第2090章 請求

春天菜少,肉是不少,但最近肉價有點兒上漲了。

肉一拉回家,小錢氏就讓周大郎兄弟幾個把肉砍了,然後分了一些給白家那邊,剩下的便或蒸、或腌制起來。

她還割了幾條很好的豬肉掛在廚房裏熏起來,家裏人都喜歡吃熏肉,出門也好帶,塞在箱籠裏存上半年都沒問題。

滿寶和白善白二郎吃得心滿意足,連白大郎都沒忍住帶上他媳婦兒子住回來,吃了兩天才又搬回常青巷去。

滿寶吃完以後還帶了兩盆進宮,直接分給太醫院的同僚們,然後她用一個碗夾了一些給蕭院正送去,笑瞇瞇的問他,“蕭院正,種痘的事兒您和陛下說了嗎?”

蕭院正伸手接過碗,放在前面後打開自己的食盒吃午飯,道:“說了,陛下已經批復,我們運氣好,刑部裏現在已經核準的斬刑犯人有三個,一說可免斬刑改為絞刑他們都答應了。”

他道:“不過人放在哪裏試還沒決定,不可能在刑部天牢,甚至不能在京城內。”

滿寶就沈思道:“最好是個獨立的小莊子,把裏面的人清空,除了我們外,所有人都只在外,生活由他們自律。”

她道:“他們四肢健全,若只是染上天花,我們錯開時間他們應該可以互相照顧。”

蕭院正點頭,“若是能找到出過痘的人看管照顧他們最好。”

他頓了頓後道:“之前京城統計過,縣衙那邊還有記錄,只是他們願不願意卻不一定。”

當時京城情況特殊,很多人是被強征,過後就領了錢放歸家了,這次卻是太醫院的試驗,顯然是不能再強征了。

滿寶想了想後道:“我去問唐縣令。”

第二天滿寶去太醫署上課時就給唐縣令寫了一封信,讓太醫署的差役送去長安縣縣衙。

其實她想著唐縣令回她一封信就好,誰知道中午時唐縣令親自找到了太醫署來。

“你們要試驗種痘法?”

滿寶點頭,“先試一試人痘,若真如傳言說的那樣有效,那我們就去尋找更安全的牛痘之法。”

唐縣令就垂眸想了想後道:“也好,我去幫你們找人。”

以前出過痘,以及這一次染上天花又治好的人縣衙都有記錄,再沒人比他更容易找到他們了。

唐縣令問道:“工錢多少?”

這個滿寶還真不知道。

她頓了頓後道:“這是件危險的事兒,哪怕他們出過痘卻也要很長一段時間不能出去與親朋見面,卻心理壓力也大,我會和蕭院正說盡量給多一些的,現在一般的工錢是多少?”

唐縣令道:“城裏的夥計是六百文到八百文之間。”

滿寶就沈思起來,“那給他們一個月九百文,或是一千文的工錢?”

“可以,”唐縣令起身道:“你和蕭院正談吧,盡量提高一點兒,你也說,照顧看管天花病人,尤其還是死刑犯,他們肯定不太願意,價格高點兒我好給你們找人。”

滿寶連忙叮囑道:“最好是成年的男人,老實聽話,或是力氣大的老婦人也可以。”

唐縣令表示沒問題,往外走了兩步才想起來一般,回身看她,“滿寶,所以這世上真有種痘之法嗎?”

滿寶道:“我是那種信口雌黃的人嗎?當然是有的了。”

唐縣令便不由感嘆起她的好運氣來,“看來老天爺的確獨愛你,你想去西域遊學,那邊卻正好傳出種痘法。”

滿寶只是一笑。

唐縣令回去找人,滿寶則回去找蕭院正要錢。

在這一點而上蕭院正還算大方,他道:“我回頭就和戶部要錢,既然刑部那邊答應了,那此事就辦起來,我昨晚想了一夜,最後找出了三個地方。一個是長安縣或者萬年縣的職田,在邊邊上建個幾間屋子關人;一個則是刑部在城外的山神廟,有時刑部大牢住不下這麽多犯人,他們就會把人暫且壓在山神廟裏,現在是春天,很多犯人要到春秋時才押解進京,所以現在山神廟裏是空的,裏面門禁還算嚴,我覺著可用。”

“還有一個就是和陛下在皇莊裏求幾間房,”他道:“第一條得花錢,而且長安縣和萬年縣可能都不會答應,但他們官兒小,肯定是刑部和陛下欺負他們;第二條現在拿著最簡單最方便,但事後清理要難一些,你也知道,天花這東西存活時間長,就怕他們住在裏面一時有遺漏,到時候夏秋住進去的犯人會把天花往外帶,另外兩個地方,用完以後大不了房子一拆,一把火就把一切都燒了。”

“第三條嘛,又方便,又省錢,事後也好清理,正如我所言的,再難一把火燒了就是,不燒,封起來也不難。”

反正皇莊那麽大,只要說了裏面有天花,任他有十個膽子也不敢進去。

滿寶就摸了摸下巴思考,覺得這會兒她最缺的就是時間,她得趕在安西的信回來之前敲定去西域的事兒,於是道:“就選山神廟或皇莊吧,您先跟刑部商量,不行我去找陛下。”

蕭院正揚了揚眉,半響後笑著應下。等她走了便看著她的背影搖頭失笑,“到底還年輕,幹勁兒太足,這種事怎麽能心急呢?自然是穩紮穩打的來。”

話是這樣說,蕭院正還是去找刑部溝通了。

刑部當然不同意了,正如蕭院正考慮的那樣,現在借出去一時爽,後面他們刑部要用了真染上天花怎麽辦?

不說病人,他們刑部的衙役也惜命的好不好?

於是他們一口回絕了,不管蕭院正怎麽說都不答應。

於是滿寶第二天就去給皇帝請平安脈去了,給皇帝請完平安脈她還順勢去給皇後請了一下脈,最後喜滋滋的回太醫院,和蕭院正說,“還是皇後娘娘通情達理。”

蕭院正就知道這事兒八九不離十了。

皇帝傍晚和皇後一起用飯,聽到皇後的話不由吹了一下鼻子道:“朕也沒說不答應,不過看她心急火燎的想要鎮一鎮她,免得冒失出錯,她怎麽就找到你這兒來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