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9章 商量

滿寶坐在椅子上端著藥茶喝了一口,心滿意足,“還是蕭太醫您這兒好東西多,這赤小豆炒得正好,香香的。”

蕭太醫雙手一攏放在腹前,等她喝了兩口茶才道:“說吧,找我何事?”

滿寶嘿嘿笑,“瞧蕭太醫這話說的,沒事兒就不能來看您嗎?”

蕭太醫就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沒說話。

才休假三天,第二天就跑來找他,要說沒事兒,用腳趾頭想也不可能呀。

滿寶便放下茶杯,正襟危坐道:“我找蕭太醫還真有事兒。”

蕭太醫露出“果然”的表情,示意她說。

滿寶道:“我想問一問種痘法。”

她之前的折子蕭太醫也看了,不僅看了,皇帝還招他和劉太醫去問過,此法是否可行。

周滿在折子上寫得很清楚,若果然如她所說的那樣,天花會不斷的削弱毒性,那有可能成,但……

“看這次天花傳播,並沒有毒性減弱的趨勢。”

“那是因為生人傳生人,我們要做的是用已經愈合的痘痂再傳一遍,甚至傳兩遍,三遍……”她道:“第一個人抗住了天花,那痘痂裏的毒性會減弱的。”

蕭太醫想了想,還是搖頭,“這只是你的猜測,並無實證,人命關天的事,不能想當然。”

滿寶也知道這一點兒,那些都是書上看來的,莫老師說是經過驗證的,但那是在那個時空裏,在這個世界裏並不曾。

而且,滿寶自己也想親自確定一下,於是她道:“那我們找人來試一試。”

蕭太醫嚇了一跳,沒想到她膽子這麼大,“陛下已經去信詢問安西,西域若真有此法,我們太醫院再派人去找就是,現在八字還沒一撇就用人試……”

滿寶道:“此去安西路途遙遠,途中還危險重重,誰知道信什麼時候才能回來?而且他們又不懂醫術,萬一打聽時正好錯漏了此法呢?”

她道:“大人,您看這次天花死了多少人?可我聽一些老人說,能死這麼少人已經是因為國力強盛,朝廷負擔了絕大部分人的醫藥,不然……”

不然吃不起藥,看不起大夫的人不知有多少,到時候又不知死多少。

她道:“這個病癥太磨人了,便是熬過去了,很多人臉上和身上也留下麻子,不論男女,留下麻子後前程婚姻都受影響,與殘缺無異,我還是想早點兒找到防治的法子。”

蕭太醫便搖頭道:“少年人急什麼,你這一生還很長呢,我這一大把年紀了都沒急。”

滿寶就默默地看著他。

蕭太醫便揮手道:“好吧,好吧,我會和陛下言說,到時候看能不能從刑部大牢裏找出幾個判了斬刑的犯人來試。”

滿寶就好奇的問,“他們會被免以死刑嗎?”

“不會,”蕭太醫道:“不過倒可以免去斬刑,改為絞刑。”

死刑也分幾種的,斬刑算是最殘酷的一種,身首分離哪怕是對犯人來說也很殘酷,傳說死後都不能投胎做人的。

滿寶就問:“那萬一沒有斬刑的犯人,或是斬刑的犯人不答應呢?”

“那就只能選絞刑的犯人了,但那樣一來他就死不了了,”蕭太醫想了想道:“還真有可能找不到斬刑的犯人,這才開春呢,去年秋後才殺了一波。”

別看大晉這麼大,每年犯罪被判斬刑的人並不多,大部分會被押解進京復核,只有個別情況特殊的會在本地處斬。

蕭太醫道:“我還得去刑部打聽一下消息。”

瞬間覺得事情好繁瑣。

蕭太醫擡眼看了她一眼,搖了搖頭,不太想留她了,“行了,此事我記下了,你回去吧。”

滿寶便嘿嘿一笑道:“我還沒祝大人升任院正呢,我一回來就聽人說了,您此次立了大功,所以陛下將院正之職又給您了。府上要擺酒慶祝嗎?”

蕭太醫嘴角翹了翹,不過很快就壓了下來,“只是官復原職,有什麼好值得慶祝的?”

他突然想起一事兒,上下打量她後道:“我差點兒忘了,你和盧太醫鄭太醫這次也立了大功,朝廷應當會有封賞。”

他若有所思,“說不定還能升官呢。”

滿寶精神一振,問道:“升品嗎?”

蕭太醫點頭,“有可能。”

滿寶就興奮起來,然後一滯,“所以我和盧太醫還是有可能同品,還是他比我高?”

蕭太醫看見她的表情,忍不住樂,“你們此次去夏州,共患難了四個月,怎麼感情還沒培養起來嗎?”

滿寶沒說話。

蕭太醫便微微搖頭道:“盧太醫是此次外差的首官,按說他的功勞最大的,但從上報的病例來看,你治愈的人最多,死亡率也最低,所以你的功勞也不小,吏部那邊應該會升同品。”

滿寶這才開心起來。

蕭太醫就又給她打擊,“不過你也別高興的太早,你的年齡和資歷擺在這兒,吏部那邊或許會考量這兩點壓一壓也不一定。”

滿寶:“……大人,您說話能不能別大喘氣,萬一我期望過高最好失望了怎麼辦?”

蕭太醫哈哈大笑起來,揮手道:“行了,回去吧,這事兒我們也不能做主。”

這事兒蕭太醫的確不能做主,但皇帝會詢問他的意見,畢竟他又是太醫院的首官了。

蕭太醫的意見是倆人同升半品,畢竟,周滿這次的確表現得很出色,他道:“而且周太醫年紀這麼小就敢沖到最前面去,如此膽魄本就該嘉獎的。”

皇帝就點了點頭。

於是蕭太醫升任院正,盧太醫升為從五品太醫,周滿升為從五品太醫,以及鄭太醫升為從六品太醫的公文一起下了。

除此外,還有戶部此次給他們的獎賞,都是些吃的,用的。

比如羊半只,豬肉半扇,米面稍許以及一些布匹。

都不是很貴重,但還挺榮耀的,滿寶拿了公文後便跟她爹以及周六郎一起去戶部拿東西。

拿了東西,父子女三人便趕著車一路高高興興的回家,老周頭坐在車轅上點評道:“我都看見了,那殺豬匠分豬肉的時候盧太醫的比我們的多一些。”

滿寶道:“他年紀大嘛,爹,這個羊頭要怎麼做?”

老周頭就想了想後道:“蒸了先祭給老祖宗,然後交給你大嫂。”

因為他也不知道要怎麼做。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