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8章 離開

丫頭領著他們繞過正院往後面去,到了書房的院子外時正巧碰見一位年輕的小姐一臉失望的轉身,看到周滿三人不由停下腳步,“秀紅,這三位是誰?”

  秀紅笑著停下腳步,道:“表小姐,這是大爺的客人。”

  她遲疑了一下,還是和周滿三人介紹了一下她,“這位是我們府上的表小姐。”

  滿寶見她似乎比她大一點兒,便笑著先行禮,“原來是表小姐。”

  表小姐見她行的是儒禮,遲疑了一下才蹲下去行了自己的禮,但見秀紅沒有介紹的意思,一時有些尷尬起來。

  滿寶也看了一眼秀紅,然後笑著介紹自己:“我叫周滿,這是我兩個師弟。”

  白善和白二郎也行了一禮,然後就尷尬的頓住了,雙方面面相覷。

  秀紅見他們似乎沒話說的樣子,這才提醒道:“滿小姐,白少爺,我家大爺還等著呢。”

  三人便對表小姐點頭示意,然後笑著和秀紅進院子去了。

  秀紅只把人送到院門口,裏面自有人出來接。

  三人進了書房便大出一口氣,彼此相望一眼都忍不住笑起來。

  唐縣令坐在火爐邊添茶,見了問道:“遇到什麽好笑的事兒了?說出來我們也聽聽。”

  “沒有,”白善自然不會當著主人家的面說主人家下人的不是,何況又不是什麽大事,他拉著滿寶在爐子旁的矮凳上坐下,笑道:“怎麽只喝茶沒有吃的東西?”

  唐鶴便扭頭和楊和書道:“一趟夏州行,你們回來怎麽都饞上了?”

  楊和書笑了笑道:“之前夏州缺肉也缺菜蔬,突然回到京城自然就想補一補了。”

  唐鶴問:“你現在接手夏州會不會很難?”

  楊和書輕輕一笑,“最難的時候都度過了,以後再難還能難過那四個月的名不正言不順嗎?”

  在夏州經歷過的白善和白二郎一起點頭,不錯,再難還能有疫病橫行時難嗎?

  唐縣令問:“夏州那些人仇視你……”

  “過不了幾天牛康就會被放出來了,”他道:“他不是惡意引入天花,所以律法並不能問他的罪名,有他在,還有牛家在,想要轉開我身上的恨意並不難。”

  唐鶴便提醒道:“要適可而止。”

  楊和書:“等我到了夏州,我會勸說牛家離開夏州回老家生活的。”

  牛刺史肯定回不去了,他此次失職嚴重,算重罪,多半要判刑,有可能還會流放。

  本來牛家有姻親在夏州,牛刺史又在夏州經營多年,就算他致仕家族也可以在夏州繼續經營,但以現在牛家的名聲,他們留在夏州不會有什麽好結果的。

  其實之前夏州的輿情就被人可以引導過,楊和書也不是不知道,只是當時滿城悲戚,他知道大家都需要一個宣泄口,若是他與他們當即鬥起來,不說對幸存者的傷害,對已經死去的人的褻瀆,於他而言,也未必能贏。

  但他現在離開夏州了,連妻兒都避到了城外莊子裏,這時候民間再議論起來對他便利大於弊了。

  人,總是天然偏向弱者的,尤其他還沒有大錯,一切大義之內。

  在四人面前,他也沒有掩飾自己的心機,還教尚且懵懂的白善三人道:“有時候示人以弱反而能得到更大的收獲。”

  唐縣令嘖嘖道:“你這教的一點兒也不君子,小心把他們教壞了莊先生來找你算賬。”

  楊和書便哈哈大笑起來,樂道:“你說得對。”

  於是不再提這件事。

  白善他們幾人還略有些失望呢。

  滿寶下午要去見蕭太醫,並不是很有空,今天是因為擔心楊和書才過來的。

  所以他們在楊府用過午飯便告辭離去。

  飯是在書房用的,楊和書也沒讓他們去拜見他家裏的長輩,直接把四人送到側院,看著他們上馬車後便頷首目送他們離開。

  等兩輛馬車都走出去了,他臉上的笑容就淺淡了,他偏頭對隨侍在側的小廝道:“去問一問萬田,今日上午是誰領著滿小姐他們過去書房的,路上可遇到了什麽人或是見了什麽事?”

  小廝應下,伺候大爺回書房後才去找萬田。

  不過兩刻鐘萬田就找了過來,將周滿他們從下馬車時開始說起,一路到書房,事無巨細全說了一遍。

  楊和書正練字靜心。

  萬田便道:“大爺,要不要和管事嬤嬤說一聲?那丫頭也太沒有規矩了,還要讓滿小姐他們自己開口。”

  楊和書道:“她只是不夠機靈而已,周滿他們尚且沒往心裏去,我們何必大動幹戈?不過府裏的丫頭現在是比不上往昔了。”

  竟然連教都沒教好。

  萬田就垂下眼眸想:哪裏是比不上往昔,分明是連少夫人身邊的小丫頭都比不上,侯夫人也不知道怎麽管的家……

  楊和書看了看自己寫下的字,微微皺眉,他道:“收拾東西吧,我有些生病了,最近府上熱鬧不好養病,我們去莊子上住幾天,等吏部的公文下來了我們就走。”

  萬田楞了一下後問,“大爺不是還想知道滿小姐他們去不去西域嗎?”

  “滿寶說陛下送信去安西了,這一來一回需要不短的時間,怕是一時半會兒沒有結果,我們先回夏州等著吧,他們要去西域,總還要從夏州過的。”

  萬田一想也是,於是轉身去收拾。

  他們才回家兩天,帶的行李又少,根本就不用怎麽收拾,直接一卷就走。

  楊侯爺不在家,等下午回家知道時,他兒子都出城住到莊子裏去,管家額頭冒汗道:“奴才看大爺身子虧得厲害,去湯泉裏泡一泡也好,這才二月呢,北邊來的寒風一吹,那是冷到骨子裏的。”

  楊侯爺就瞥了他一眼道:“不用你替他找補,他必定是嫌棄家裏客人多擾到他了。”

  楊侯爺一開始是有些生氣的,哪有一回來就住到城外別院去的,而且還沒和他這個老子說一聲。

  但氣過之後,想到瘦了那麽多的兒子,他到底心疼,於是揮手道:“算了,他想去就去吧,讓人給他送些東西去,夏州荒涼,許多好東西都沒有,他現在既然在京城就趁機多補補。”

  看這都瘦成什麽樣了,當年去羅江縣那個下縣當縣令時都沒那麽慘,夏州還是府城呢,哼。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