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5章 打聽

封宗平他們的小話傳得非常的順利,因為楊侯爺也在京城啊。

  牛刺史的家世和楊家比起來根本不值一提,楊和書在夏州被人欺負,楊侯爺怎會坐視不管?

  所以在國子監生之間有了些小道消息之後楊侯爺便悄悄的推波助瀾了一下。

  當然,他也沒敢太用力,但留在京城的讀書人都知道了夏州一事的前因後果,絕大多數人在被引導下站在了楊和書這邊。

  風聲慢慢就傳入了朝中和宮中。

  這件事並沒有鬧大,但該知道的都知道了,民間也有了些風聲。

  太子聽到這事兒時就和太子妃說,“這事兒有什麽好議的,楊和書要是不封城,別說去年,今年我們都別想過個好年。出了夏州,人可以往南來京城,也可以往東再轉下江南,到時候整個大晉都要完。”

  “他封了城,我們尚且忙得不行,要我說,他們就是想得太多,就他軟禁了夏州刺史一事沒什麽好議的。”

  太子就柔聲道:“殿下這樣想,不代表陛下也這樣想,便是陛下也這麽想,那朝中還有這麽多臣工呢,總有人想法不一,不然陛下也不會讓楊大人和牛刺史親自上京來自辯。”

  皇帝還真和太子一樣的想法,他和皇後道:“魏知說事急從權,但又說他的確犯了律法,哼,說來說去,不管是要做壞人,還是開一個壞頭都要朕來做就是。”

  皇後就笑問:“那陛下是要做壞人,還是要開一個壞頭?”

  皇帝便皺眉道:“此事的確不好處理,朕倒是欣賞他當機立斷,夠魄力,可這種事兒可一不可再,不然沒了規矩,天下要亂。”

  他斟酌了半響,最後還是嘆息道:“難怪他們都將此事往朕上推,果然不是好事兒。先等他們進京吧,朕已經偏向他了,他又素來聰明,應該知道會怎麽做。”

  皇後就知道皇帝還是更偏向楊和書,她微微一笑,看來皇帝並沒有因為之前楊氏的事兒遷怒楊和書。

  滿寶他們這一次足足在路上走了十天才到,還沒進城門就感受到了熱鬧,周滿便和幾個年紀輕的學生們一起低低的歡呼起來。

  停下等候的盧太醫目光就掃過來,威嚴的道:“周太醫,你是先生,要註意儀態。”

  又對那些學生道:“進城後先回太醫署報到,然後再回家去,你們有三日的休息時間,三日後回學裏上課。”

  眾學生立即斂手躬身應了一聲是。

  大理寺的官差拿了通行文書和城門官溝通,不一會兒他們的車隊便從另一個門進去,不必和其他的車隊及行人擠在一起排隊。

  進了城門大理寺的官差便先來和太醫院的太醫們告別,“我等就送大人們到這裏了。”

  楊和書和牛刺史父子是他們要帶的人,太醫院和太醫署的人就是順便。

  盧太醫也不想去大理寺,太晦氣。

  於是笑瞇瞇的和人道別,滿寶則和楊和書揮手,“楊學兄,我們改日再上門拜訪。”

  楊和書沖她微微點頭,和大理寺官員先往大理寺去了,他有可能還要立即面聖。

  盧太醫還要帶學生們回太醫署,滿寶和鄭太醫卻偷懶,在城門口那裏就和他們散了。

  盧太醫只能吹胡子瞪眼的看著周滿招呼上白善幾個,然後帶著大吉幾個護衛走了。

  殷或和他們同路,也帶著兩個禁軍一起走了。

  殷或問:“需要我父親為楊大人求情嗎?”

  白善想了想後搖頭,“算了,殷大人的身份不便,而且也不知道陛下是什麽意思,要求情,楊家那邊應該有人脈的。”

  滿寶道:“陛下的意思到下午應該就知道了。”

  白二郎驚訝:“禦前打官司這麽快?”

  “不是,”白善看了他一眼後道:“看陛下今日留誰說話就知道了,夏州的事兒又不是什麽疑難案子,爭議的地方也很清晰明了,所以只單純看聖意。”

  聖意就是,皇帝他喜歡誰,不太喜歡誰。

  皇帝顯然是不太喜歡牛刺史的,因為到大理寺辦完手續後牛刺史就被送到了驛館住下,但牛康卻被扣在了大理寺,暫時住到了大理寺天牢裏。

  而楊和書則被放歸家了。

  到得下午,皇帝便召見了楊和書,第二天才一起見了楊和書和牛刺史,在大朝會上……

  滿寶本可以先去太醫院交差,然後再申請幾天的假期的,但為了看熱鬧……不,是為了關心楊和書,她一早穿了官服進宮參加大朝會。

  周滿來參加大朝會,看見她的人都忍不住仔細的看了看她,連魏知都忍不住笑著誇了一句勤勉,還溫聲問道:“你今日就搬進宮裏來了?”

  滿寶立即搖頭,“不……”

  她腦子急轉,弱弱的道:“我先前不是上了一封折子嗎,想來聽一聽陛下和大人們的意思。”

  魏知更加和藹,笑著點頭道:“好,周大人辛苦了。”

  滿寶就在他們的友愛目光下戰戰兢兢挪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然後看向後面,小聲的問唐縣令,“唐學兄,他們這是怎麽了?”

  總覺得怪怪的。

  唐縣令看了她一眼後道:“朝中現在都傳遍了,說太醫院的小神醫周太醫為了天下黎民自願前往西域尋找防治天花的法子,包括陛下在內的人都感動極了。”

  滿寶眼睛一亮,高興的問:“真的?”

  唐縣令點頭,“真的。”

  一旁坐著的郭縣令摸著胡子插話道:“下官也很欽佩周大人,只是很奇怪,唐縣令似乎不怎麽感動。”

  唐縣令就似笑非笑的看著周滿,別人不知道,他還能不知道嗎?

  這一二年她和白善總會時不時的和他打聽起西域的事兒,還從他這裏借走了好幾本寫到西域的遊記。

  顯然,這幾人早想去西域了,跟天花關系不大。

  滿寶對上唐縣令的笑臉,嘿嘿一樂後坐直了身子,坐了一會兒,因為皇帝沒來,她又沒忍住回頭去和唐縣令說悄悄話,“唐學兄,你說陛下和太子會答應我去西域嗎?”

  唐縣令就道:“這是功在千秋的事兒,西域那邊真的有這樣的先例,陛下必定想得到,不過……”

  他上下掃視了一下她道:“你年紀太小了,恐怕陛下和朝中都不是很放心。”

  滿寶就若有所思起來。

  周滿太小了,她有此雄心壯誌是好事兒,但顯然西域危險,各種勢力糾纏,皇帝是想要防治天花的方子,但終極目的是得到,而不是失去一個良臣,所以周滿想成行,至少要帶一個老練的人才行,至少得是皇帝和朝臣認為老練的人。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