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3章 送行

封宗平一行人冒著寒風上路,殷或沒走,他體弱,所以光明正大的要多留一段時間,等天氣暖和一些再走。

  跟來的禁軍當然不會催促,還留下兩個來照顧保護他。

  京城的消息出了正月才送到夏州來,皇帝召楊和書及牛刺史進京詢問。

  而太醫院和太醫署一眾人也一同被召回京城,大理寺有官員親自來請人。

  夏州城最後的那幾個天花病人死了一個,其他都治愈出去了,別院被上上下下打掃了一遍,還給了原主人。

  但誰都知道,幾年之內,這三個院子怕是都不會住人。

  為此楊和書親自上門感激三個別院的主人,當初他們肯拿出院子來給楊和書收留病人便是大善。

  楊和書的折子,牛刺史的折子,還有滿寶及盧太醫的折子是跟著封宗平他們一起入京的,甚至比他們還早兩天進京,畢竟送折子的官差可不會像他們走得這麽慢。

  這一次楊和書進京沒有帶崔氏和兒子,他只帶了一個萬田入京,將大部分人手都留給了她,還給了她一個玉戒指,笑道:“父親派來的人我安排在了城外的職田莊子上,我走以後你就帶著孩子住到莊子上吧,緊閉門戶等我回來。”

  崔氏接過戒指,認真的點了點頭,她隱約知道些,那些人並不是一般的護衛,而是楊家以前養的部曲,只是後來天下承平,一些人被放籍進了軍中,還有一些人則留在家裏做護衛。

  崔氏有些沒落了,但手裏依舊有不少能用上的部曲,何況楊氏?

  有他們在身側,她和孩子就能平安了。

  崔氏抓著他的手低低的道:“夫君,我在夏州等著你。”

  楊和書低低應了一聲,輕聲道:“夏州經此一疫,元氣大傷,就這麽走了,我心中不甘。”

  他努力了兩年才站穩腳跟,讓朔方縣有了點兒起色,就這麽離開另外找個地方重頭開始,他的確是不甘。

  而且……

  他看了崔氏一眼,雖然妻子無恙,但當時她的確是被害得快沒命了,他查不到證據,可不代表什麽都做不了。

  有些事做起來需要證據,但有些事卻是不需要的,只需從心就好。

  楊和書拍了拍她的手,轉身去了客院。

  客院裏,周滿等人也在熱鬧的收拾行李,滿寶速度最快,因為她有一個侄女和一個侄媳婦幫忙,所以收完就跑去找白善三人,“龔三太太請我吃最後一頓羊蠍子,貼餅子,你們去不去?”

  白大郎跟著封宗平回去了,殷或搬到了白善他們隔壁,聞言笑道:“前兒不是才吃過嗎?怎麽又吃?”

  “前兒吃的是鹿筋。”滿寶咽了咽口水,“不過說真的,夏州的鹿真好吃,比京城的好吃多了。”

  不僅鹿筋好吃,鹿肉也好吃。

  白善深以為然的點頭,“還便宜。”

  倆人對視一眼,忍不住嘿嘿一笑。

  前天龔三太太請他們吃了鹿筋,於是白善便趁機了解了一下活鹿,果然,和京城不一樣,在夏州這裏要買到活鹿要簡單得多。

  因為這裏不僅有野生的,也有圈養的。

  在馬場裏圍上一塊草地就可以養鹿,然後到了秋冬時就拿出來放到草場上給公子小姐們狩獵,那賺的錢可比單賣鹿肉要賺錢。

  而且這裏許多鹿的祖宗都是野鹿,只是被圈養起來後生了一代又一代,味道比野鹿的味道更好。

  白善就買了兩頭不同品種的小鹿,然後和滿寶騎著馬到了大草原上上供給了小嶽父。

  回來就借口說箭法練得不好讓鹿跑了。

  除了白二郎和殷或,其他人都沒懷疑,嗯,其他人也就是知道他買鹿的龔三和龔三太太而已。

  因為怕他們傷心,所以今天他們沒有請吃鹿肉,而是請吃的是羊蠍子,以為他們喜歡打獵的龔三太太還道:“羊比鹿好獵,你們要是想打獵,那我讓人趕些羊到草原上讓你們練練手?”

  到時候她讓人往裏頭趕上百來頭羊,就不信他們射不中。

  滿寶連忙道:“算了,我們那天就是起了一點兒興致,對打獵一般的。”

  龔三太太點頭,其實心裏還是惋惜的,這倆人先前也不說,要知道他們是想打獵,她帶他們去草場呀,交了錢進去跑幾圈,打中了付錢,打不中當玩兒了。

  偏自己買了鹿到草原上射著玩兒,那又不是誰家的草場,就是跑了也沒處找去,白費了兩只小鹿。

  夏州城如今已經恢復了煙火氣,不少店鋪都開門了,所以龔三太太直接請他們去她最常去的那家羊肉館裏吃。

  她道:“別看這館子小,做的羊蠍子卻是最地道的,還有貼的餅子特別好吃,又軟綿又勁道,之前你們在我家吃的味道都沒這好,唉,明天你們就要走了,不然我還能多帶你們來吃幾次。”

  滿寶已經聞到了香味,連連點頭。

  他們看向窗外,笑道:“現在街上人多了許多。”

  “這哪叫多呀,”龔三太太也看了一眼,道:“疫病之前才叫多呢,那時候北來的,東去的,西往的,南上的都要經過我們夏州城,客商似雲來,尤其這兩年楊縣令手松,進出城的東西收的雜稅少,不管是東南西北哪兒的客商都喜歡到夏州城來先過一遍手,就越發的熱鬧了,現在人少了許多。”

  不僅他們夏州城的人死了不少,一些過路的客商也病死了不少,夏州城一下成了傷心地,短期內失去了這麽多客商,加上世人又對天花有些畏懼的,更不會來了。

  她嘆息一聲,東家端了一個大鐵鍋上來,將桌子中間的木板抽掉,將鐵鍋放上去,再從底下抽出一塊板子便將火燒起來。

  這和他們在龔三太太家吃的羊蠍子不太一樣,她家是做好後盛在盆裏端上來的,店家的……這是要現做?

  現做是不可能的,羊蠍子在後廚已經燉了一段時間,這會兒端上來是已經快要可以吃的了。

  他揭開蓋子,熱氣騰的冒起來,肉香撲鼻而來,連殷或都忍不住深吸一口氣,只覺得腹中饑餓。

  店家拿了一個盆出來,當即捏了面餅就攤在鐵鍋邊上……

  大家聞著慢慢散發出來的麥香,再混著肉香,都沒忍住咽了咽口水。

  這羊蠍子似乎是有些好吃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