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2章 交易二

滿寶最後抱了一懷的折子,她幹脆不走了,讓仆人給她騰出一張桌子來,就在他們旁邊埋頭看起來。

  回他們大夫們的屋子空落落的不說還得重新起火盆,她一個人都好不意思用太多火盆。

  現在夏州的炭也是很貴的好不好。

  所以還是一個屋吧,省錢。

  滿寶花了兩天的時間才將這些數據做出一個表來,初三那天先去城門那裏送周四郎他們,回來後才開始動手寫折子。

  早上神清氣爽,適合幹腦力工作。

  其實關於種痘法建議的折子不難寫,最難寫的還是盧太醫的那一封折子。那封折子要是寫好了,她的折子跟著一起上時便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所以滿寶對此很上心,她一邊慢慢的磨墨,一邊斟酌。

  最後攤開了一張大白紙,想了半響才落筆。

  滿寶洋洋灑灑的寫了半天,白善叫了她幾次才把人叫醒出去一起用飯。

  眾國子監生也在吃飯,他們道:“我們該處理的公文都處理完了,也該準備回京了,白善,你與我們同回嗎?”

  白善道:“我等周滿。”

  滿寶則道:“別院裏還有三個病人,等他們都好了,我們便和楊大人一起進京。”

  其他監生相視一眼後道:“也好,那我們先走。”

  現在回去,就是慢慢走也能趕上元宵佳節,今年這個年才不算白過吧?

  過了兩日,封宗平等學生告辭,和他們一起離開的還有來夏州支援的大夫們,他們是結伴來的,現在依舊結伴離開。

  當初護送他們來的禁軍便跟著他們回去了大半,楊和書也代表夏州城派了幾個差役跟著,送了他們一些土特產,將人歡送出城。

  這兩天,城裏總算恢復了一些人氣,也有了一點兒喜慶的樣子,不知是誰將這些人要走的事兒傳了出去,城中不少人都跑來送行。

  民間的大夫們揪著胡子一臉的欣慰,更不用說封宗平等還沒入仕的學生了,見沿途有這麼多人相送,不少學生手裏還被強塞了不少雞蛋,一時心中激蕩不已。

  有學生感嘆道:“夫者,當以今日為榮。”

  “將來我等為政一方,若也能得百姓如此愛戴便此生無悔矣。”

  也有人眼尖,“你們看楊學兄。”

  大家紛紛扭頭去看楊和書,他正一臉平靜的看著這一幕,只是眼底含著淚水。

  就有人感嘆道:“此一次,楊學兄算首功吧?”

  “這可不一定,這些百姓感激我們,卻不一定全都感激楊學兄。”

  “這是什麼意思?”

  “我出去統計戶籍,計算死亡人數的時候聽不少人抱怨,要不是楊學兄關閉城門,夏州城內不一定會死這麼多人。”

  眾人就好似被潑了一桶冰水,感動瞬間消了不少,“這是什麼話?不關閉城門,難道任由天花南下嗎?京城可有百萬人口。”

  “我們是外人,這個道理不難接受,但夏州城內的人會覺得正因為楊大人將天花患者都關在了城裏,所以城中染病的人更多,加上太醫院來前醫藥不足,聽說那時候為了搶大夫,不少人徹夜在藥鋪門口等著,最後人不是因為天花而死,卻是凍死的。”

  他道:“這世上,懂得道理的人少,懂得為他人犧牲,為他人著想的人更少,想一想楊夫人是怎麼染上天花的吧,還不是有的人認為只要楊學兄家裏人也染上了天花就會送出城去尋醫問藥……”

  有學生憤怒起來,“太過分了,他們不去恨帶入天花的人,卻來恨楊學兄,簡直是無理取鬧。對了,是誰帶入天花來著?”

  “你忘了,是牛刺史的小兒子,他搶了一個胡姬,那個胡姬估計沒來過中原,水土不服,所以引發了天花……”

  這是大眾的猜想。

  “聽說牛刺史過後也要進京,為的是告楊學兄以下犯上,軟禁上官。”

  “所以才說楊學兄危急,別說首功,他能不被問罪就不錯了。以下犯上可是大忌。”

  “但那也是不得已的權宜之計,牛刺史要是通情達理,肯控制疫病,楊學兄怎麼會做這樣的事兒?哼,回了京城我一定要宣揚一下此事,過是過,但功也是大功。”

  “不錯,想想我們來時看到的病人,已經做了這麼多準備卻還是有人染上了,也就我們六藝從不懈怠,又年輕體壯才不染上病,要是放任天花出城,夏州以南豈不是成了煉獄?”

  “沒錯,回京以後我要和我爹說一聲,可不能讓楊學兄憑白受罪。”

  “正是,我也和我哥說一聲。”

  “那我和我祖父說一聲。”

  封宗平悄悄的溜回白善身邊,伸手道:“怎麼樣,我做到了吧?”

  白善將一袋肉幹放在他手上,贊嘆道:“這種事果然還是你做最合適。”

  封宗平將肉幹塞進自己的包袱裏藏好,不客氣的道:“別拐著彎的罵我,其實要不是你跟楊學兄關系太近,你去辦肯定也成。”

  白善微微一笑,道:“回到京城還希望你再幫忙宣揚一下,不用往朝上宣揚,就只學生們之間說一說就行。”

  “為什麼,打鐵趁熱不好嗎?”

  白善搖頭,“太過了就有挾輿論逼迫陛下的意思了,我其實就是想和大人們解釋一下楊學兄軟禁牛刺史也是迫不得已的選擇。”

  他強調道:“是真的迫不得已,不是進退一步奪職而已,而是進退一步是百萬百姓的性命,所以當時什麼律法、規則全不在考量之內了。”

  封宗平若有所思,“我明白了,你是想讓大人們認同楊學兄的選擇,就算最後他還是會因此被罰,卻不會被人延伸出別的含義來。”

  比如有人攻擊:“今日他敢軟禁上官,焉知他日不會再因政見不和再軟禁上官,甚至冒犯聖駕。”

  將楊和書的為難之處在學生之間宣揚,既不會對陛下造成壓力,又能讓百官考量一下楊和書的立場,讓他們不至於由此延伸出那種誅心的猜測來。

  只要贏了這一點兒,楊和書就不懼了。

  封宗平就道:“那可不是一袋肉幹的量。”

  “回去我給你送十袋。”

  “別,”封宗平道:“肉幹這會兒值錢,等回了京城可就不值錢了。”

  現在他要肉幹是因為夏州城肉少呀,嘴裏沒味兒成什麼樣了,等回了京城,他封公子還缺肉嗎?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