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1章 交易

夏州的冬天太冷,大過年的,又沒有大人盯著,他們自然不會守歲守一夜,所以說完話,烤完火大家就各回各的房間。

  白善他們三個住進縣衙早,所以不僅房子近,院子也近,等走遠了三人才低聲嘀咕起來,“我就知道你們沒安好心,那種痘法靠譜嗎?”

  滿寶道:“我再研究,一定會靠譜的。”還有莫老師呢,最近他可給她找了不少治療天花的方子,雖然有用的不多。

  白善低聲道:“別說太多,就和盧太醫漏一些就行,回到京城後找人試一下種痘法,對了,你收集的痘痂收好了嗎?”

  “放心吧,我密封著呢,不會泄露的。”放在空間裏呢,她可收藏了不少,回到京城拿出一小瓶就可以了。

  滿寶計劃了一下對著盧太醫時要怎麽說,第二天睡了個懶覺就信心滿滿的去隔壁院子找盧太醫。

  鄭太醫也剛洗漱呢,看到周滿便不介意的打了個招呼,“周太醫怎麽這麽早?”

  滿寶擡頭看了一下太陽的位置,今天初一,陽光很好,這會兒正明媚著,她以為她已經夠晚了,結果他們比她還晚嗎?

  滿寶一臉的疑惑,在老周家只有孩子會睡懶覺,在她的記憶裏,上至她爹娘,下至二哥三哥都是早起的。

  嗯,她四哥以下不算在其中。

  滿寶左右看了看,問道:“盧太醫呢?”

  鄭太醫就指了一旁的房間道:“還沒起呢,你找他什麽事兒?別院那邊不是已經輪值了嗎?”

  “不是別院的事兒,”滿寶遲疑了一下,到底沒去打攪盧太醫睡懶覺,“等盧太醫起了就告訴他一聲我找他有事兒,我先去前面縣衙的書房裏忙了。”

  鄭太醫:“……周太醫,今兒是初一。”

  滿寶:“所以呢?”

  鄭太醫:“您就不打算歇一歇嗎?”

  滿寶道:“這既不是在家裏,也不在京城,外面連個店鋪都沒開,既沒有家人相陪,也不能出去玩兒,怎麽歇呢?”

  鄭太醫:……睡覺它不香嗎?

  但對上周滿的目光,他還是咽下了這句話,算了,可不能教壞了少年人,這樣的年紀還是應該進取一點兒。

  已經醒了,只是不想起床的盧太醫到底還是沒能睡太久,周滿前腳一走,鄭太醫後腳就敲他門了。

  想要假裝沒醒都做不到。

  盧太醫念念叨叨的起床,“大年初一,就算這是外差也不能這麽折騰人吧?有什麽事不能等下午再說?”

  鄭太醫笑道:“聽說周太醫和白公子他們正在整理數據,應該是為了寫折子的事兒。”

  不僅楊和書要上折子言明這一次疫病的死亡及治愈人數,他們太醫院也要上折子的,甚至只專註這一方面,重點寫防治和治療的情況。

  盧太醫是這一次外差的首官,這個折子該他寫的,但是……

  他不太有寫折子的經驗呀,以往這種事上有蕭院正,下有劉太醫,連周滿上的折子都比他多呢。

  於是盧太醫想了想,還是去前面找周滿了。

  周滿找他卻不是說的折子的事兒,還是種痘的事兒。

  盧太醫眉頭緊皺,“種痘?這個風險太大了,萬一控制不住,又成一次疫病怎麽辦?”

  滿寶點頭道:“所以我想去西域學習,要是能學成此術,大晉人年少時都種上痘,那以後再遇上天花疫病能活多少人?”

  盧太醫就沈吟起來,半晌後問道:“所以你要去西域?”

  滿寶點頭,“盧太醫,您覺得此法可行嗎?”

  盧太醫沈思起來,“倒不是不行,只是你真為此就要去一趟西域?”

  滿寶就四十五度望著門外的天空道:“要是能學得此法,那將是功在千秋的一件事。”

  盧太醫點頭,“的確。”

  滿寶見他似乎不反對的樣子,便道:“那我寫折子了?”

  盧太醫這才想起來,問道:“對了,該我們太醫院寫的折子,咳咳,我聽說你們已經將數據都算出來了?”

  滿寶點頭,“盧太醫要嗎?我一會兒和白善要一份給您。”

  盧太醫就嘆息道:“這兩月奔波勞頓,老夫覺得眼睛越發不好用了,現在別說寫字,連看自己寫的脈案都很耗神了。”

  是這樣嗎?

  滿寶疑惑的看了盧太醫一眼,遲疑了一下後道:“那我替您寫了?”

  盧太醫便綻開笑容,點頭道:“那就勞煩周太醫了,你能者多勞,寫自己的折子時順道幫我寫了,回頭我抄一遍就行。”

  滿寶算了一下時間,發現她最近都沒什麽事兒做,於是點頭。

  只不過她也提出了條件,“那我在折子上也提一下種痘之法,到時候盧太醫記得幫我和陛下保證一下。”

  這種還沒確定有效的方法盧太醫是不想推崇的,但周滿剛答應了幫他寫折子,盧太醫只能勉為其難的點頭答應了。

  於是雙方談好條件各自散開。

  滿寶去隔壁辦公房裏找白善。

  封宗平等人和國子監大半的學生都在這裏,他們還在整理文書和案卷,正如周滿所言,這既不是家裏,外面也沒有熱鬧的街市,出去也沒意思,所以還不如在辦公房裏幹活兒呢。

  白善見她來了便將數據給她一份,道:“你要的。”

  一旁的封宗平見了便笑道:“周小大人呀,我這裏還有各縣防疫後的花銷數據,你要不要?”

  周滿立即道:“要,拿來。”

  封宗平沒想到她真要,楞了一下後在一堆公文裏找出一封折子來,笑問:“你要這個做什麽?”

  滿寶接過後道:“拿回太醫署放著,以後教授學生說不定用得著。”

  一旁的國子監學生便摸著下巴道:“論起來防疫這種事兒太醫院和太醫署來做才是名正言順的。”

  白善道:“太醫院人少,太醫署如今還沒布置開,就算是布置開了,地方上也不會養太多人,所以將來防疫還是得縣衙來,只不過太醫署應該有從理之責。”

  其他人紛紛點頭,便問周滿,“太醫署可有這條規定嗎?”

  滿寶道:“自然有的,太醫院便有這條規矩,太醫署從之,一切照太醫院的來。”

  大家就明白了,所以這數據周滿還真用得著。

  其他人也找起來,“我們這裏也有些數據……”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