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9章 本性

打架是很容易失手的,尤其是這麼多人混在一起拉架,不知道是誰,先一巴掌打在了拉架的夫人臉上,於是場面更加混亂起來了。

  等龔三和楊和書到後院時,場中互相打架的夫人都增加到六七個了,丫鬟婆子們根本拉不住人。

  崔氏正拉著滿寶站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看到楊和書進來,臉色頓時一變,整個人氣質一變,丟下滿寶,揪起帕子便上前三四步,一臉憂心的指揮丫鬟婆子拉人,“不要傷了龔三太太,快護住陳夫人,哎呀,快把人分開呀……”

  楊和書眉頭一皺,回身吩咐萬田,“去前面再叫些仆婦來。”

  前面的仆婦並不是楊家的下人,而是受雇於縣衙,平時做些灑掃和廚房的粗活,力氣大,手上的勁兒也大,她們一下場,立即三下五除二,一人拽住一位太太的手就往外拖,很快就把眾人給拉開了。

  崔氏大松一口氣,忍不住揪著帕子抹眼淚,那眼淚是真掉呀,一顆一顆的,她一臉愧疚的對楊和書和龔三道:“老爺,妾身辜負了你的信任,龔三爺,真是對不住,今日讓三太太受驚了。”

  又立即去找眾太太和夫人道歉,別說龔三爺,就是場上的太太夫人也不能說她錯。

  事情太突然,她們就是要打架,崔氏一個人怎麼可能攔得住?

  崔氏很體貼的讓丫頭們扶著被波及到的太太夫人們去後院梳洗,有傷的上藥,沒傷的也可以哭一哭。

  因為楊和書從前面調派了仆婦來拉人,所以男客們擔憂出事,不少人都進來看了。

  他們親眼看到這些太太夫人是怎麼打架的,不過為了她們面子上過得去,見仆婦才把人分開後便悄悄退了出去。

  但依舊有夫人看見了,知道醜態被人看了去,一時羞憤不已。

  崔氏面無異色的將人待到後院梳洗,還止住了滿寶去給她們看傷,她笑道:“你今晚既是功臣又是貴客,怎麼能勞累你呢?反正也不是什麼重傷,我讓人給她們找一些藥膏就是了。”

  滿寶楞楞的點頭,龔三已經習慣,就說了他媳婦兩句,然後就甩手回前面宴客廳,生怕被打得很慘的陳夫人找他算賬。

  到了前面,他想了想,還是提著一杯酒去找陳老爺道歉去了。

  陳老爺當時沒去後院,只是聽說後面打起來了,見龔三來道歉也沒往心裏去,只以為是後宅婦人口角,不小心動手而已,所以龔三一來他就樂呵呵的跟他哥倆好起來。

  要是以前,陳老爺還看不上龔三。

  龔家雖然掌著夏州守軍,而夏州也的確是重鎮,但現在沒有戰爭,回紇都納入關內道了,只要回紇和突厥不再作亂謀反,夏州幾十年內都不會有戰事,龔家也只是守軍而已。

  他們家兒子這麼多,一成年就進軍隊,根本沒多少好職位,相比起來,陳家走文官一途,天地比龔家廣闊多了。

  但這次疫病,過錯都是楊和書的,功勞龔家最起碼占一大半,到時候往外一調,說不定還真起來了。

  所以陳老爺對龔三客氣了許多。

  龔三見陳老爺接了他的酒,便爽快又賠了一杯酒,嘴角微翹,心裏卻想,果然大哥說的沒錯,他們龔家要是什麼都不做,那撐死了就是永世守著夏州。

  但夏州田地鋪子和一些進出關的生意多是陳家和宋家經營,他們龔家說是重鎮守軍,卻窮得很。

  別說錢,權也沒有,子孫一出生就看到了頭,他們家人讀書又不擅長,而且供出一個能出仕的讀書人,最少也得三十年。

  三十年後,他們都成土了。

  說真的,龔三對比了一下自己,並不覺得他的兒子和未來的孫子會是讀書的料,所以還是從軍吧。

  但從軍要有前程就不能一直留在夏州,他們得有別的門路。

  看陳老爺這樣,這次他們家的路子算走對了吧?

  果然楊大人說的不錯,想要大的收益就得冒大的風險。

  崔氏安撫眾太太去了,楊和書也去給男客們道歉,滿寶默默的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抓起筷子便夾了一塊燉得爛爛的羊肉,吃了。

  盧太醫看了她一眼,問道:“後面怎麼了?”

  滿寶搖了搖頭道:“沒事兒,打架了而已。”

  盧太醫等人:……都打架了還沒事兒。

  打架自然沒什麼事兒,有事的是,崔氏原來是這樣子的嗎?

  楊和書也受到了沖擊,對於妻子的能力他還是很信任的,不覺得她鎮不住場子,所以還是……因為她想要她們打起來。

  所以送走了客人,楊和書便好奇的回去見妻子。

  崔氏也知道瞞不住他,不等他問便道:“她們一個個都沒把我放在眼裏,今晚我算是東道主,外頭的丫頭婆子都是我安排的。但龔家可以越過我讓丫頭去前廳請人,陳家更不必說,當初那套小衣就是他們家送到後院裏來的。”

  她微微一笑道:“我想著她們既然都不把縣衙當外地,幹脆就讓她們當自個家一樣,想怎麼鬧就怎麼鬧好啦,也好去一去火氣。”

  她擡頭看向楊和書,柔聲問:“夫君,妾身沒壞了您的事吧?”

  楊和書略一想,笑著搖頭,“沒有,今日的事兒不算壞。”

  相反,陳家和龔家鬧起來對他反而有些好處。

  楊和書垂眸想了想後微微一笑,和她道:“但我看滿寶嚇得不輕,明日你派人給她送些東西去,她年紀還小,別嚇著了。”

  崔氏就撲哧一聲笑出來,“我看她看得津津有味,可不像是被嚇到的。”

  滿寶是真的被嚇到了,不過此時卻也是津津有味的和白善他們形容後宅打架的經過,然後驚嘆道:“楊學嫂和我以前知道有很大的不一樣了,我一直以為她柔柔弱弱的,沒想到來夏州一趟,她竟也變得和唐學嫂一樣彪悍了。”

  白善就笑道:“楊學兄可是很受歡迎的,唐學嫂不是說過以前京中的貴女為他差點打破了頭嗎?她能脫穎而出,最後嫁給楊學兄,固有她是崔氏女的原因在,但別忘了,她可是母親早亡,現在當家的是她繼母。”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