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8章 熱鬧

白善他們更不必說了,道:“楊大人也要酬謝來援的義士,所以不能回來了。”

  其實兩個宴算做一個宴,只不過大夫們和大夫們坐在了一起,國子監和崇文館的學生們則是另外坐了一邊。

  說是酬謝宴,但玩樂的東西很少,主要還是坐在一起說說話,再吃些好吃的。

  這一次一直“病”著的龔將軍終於好了,領著龔少將軍來赴宴,不少官員還帶了家眷。

  滿寶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夾著肉片吃,一個丫鬟過來請她,“周太醫,我家太太請您過去相見。”

  滿寶擡頭看了看她,發現不認識,便問道:“你家太太是誰?”

  “我家夫人是龔家的三太太。”

  滿寶就笑道:“是她呀,她現在和楊夫人在一起嗎?”

  “是,好幾位夫人都在那裏呢,周太醫請。”

  滿寶便點了點頭,起身和劉三娘點了點頭後便往後頭女眷們坐的地方去。

  她一出現,陪著崔氏的女眷們便轟動起來,好幾個眼熟的年輕婦人上前拉住她的手和眾人笑道:“這就是我們說的周小神醫了,你們看,她是不是神醫?”

  崔氏沒想到會有人跑到前面去請滿寶來,她忍不住皺了皺眉,目光掃過守在大廳門口的丫鬟,上前從眾人手裏拉過滿寶的手,將人拉到身邊後笑道:“你們快別這麼誇她,她雖醫術好,卻還是孩子脾氣,你們誇得太過,小心她驕傲自滿。”

  便有人冷笑道:“怕不是吧,我看這位周太醫聰明得很,主意也很大呢。”

  鬧哄哄的年輕夫人們頓時一靜,看向說話的人,見是陳夫人,頓時不好說話了。

  這位陳夫人的娘家和夫家都是夏州城的大戶,前頭明盛街上有一半的鋪子不是她夫家的,就是她娘家的。

  而且家裏也有人在朝為官,只是在外地而已。

  崔氏依舊拉著滿寶的手,不軟不硬的頂回去,“陳夫人連我這妹妹的面都沒見過,倒是了解她。她的確聰明,也的確主意大,不然也不會這麼危險的時候還主動請命到夏州來,你家裏爹娘沒少念叨你吧?”

  滿寶微微一笑道:“這倒沒有,他們都很通情達理的,知道這次出來是救人,且又是皇命,雖然擔憂,卻依舊讓我出來了。”

  崔氏就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陳夫人後笑道:“伯父和伯母果然是通情達理。”

  龔三太太總算是說話了,笑道:“難怪能養出周太醫這樣靈秀的人呢……”

  於是氣氛又熱鬧起來。

  陳夫人還要說話,一旁的一位夫人便拉了拉她後微微搖頭,小聲道:“你得罪她做什麼,她將來又不在夏州城營生,這次過後還是要回京城去的,這樣的神醫,誰也不知道將來什麼時候就要求到她門上,而且這樣的人認識的名醫肯定不少,便是不能交好,也不能得罪。”

  陳夫人就壓低了聲音道:“二姐,我怎麼會不知道,可就是咽不下這口氣,當初我讓人去請她,她要是肯來,我的珍兒也不會……”

  “唉,這都是命,你想一想這一次夏州城死了多少人?你要是早幾日把珍兒送去別院,說不定反而能救她一命。”

  陳夫人臉色微變,甩開她的手有些生氣道:“二姐,我家珍兒就要議親了,怎麼能住到外面的別院去,那些地方魚龍混雜,男的女的混住在一起……”

  這話雖是壓低了聲音說,但大家離得也不是很遠,而且因為怒氣,她的聲音還是比之前高了一點兒,所以還是有人聽到了。

  這屋子裏熱情捧著滿寶的多是在別院裏被她治過的人,要麼就是家裏有人被她治過,或是女兒媳婦,或是姐妹母親,陳夫人這話一出來倒顯得住在別院裏的人被做了什麼壞事一樣,大家頓時不樂意了。

  龔三太太之前一直忍著,這會兒忍不住了,直接沈下臉問道:“陳夫人這話是什麼意思,我就住到一號別院去了,在座的許多人都去了,那裏伺候的是丫頭,進出院門也都有門禁,幹幹凈凈,清清白白,陳夫人以為我們幹什麼去了?”

  她冷笑一聲,諷刺道:“這可真是臟者見臟了。”

  說壞話讓人聽見了,陳夫人姐妹都有些尷尬,但見龔三太太這樣諷刺,陳夫人也沒忍住脾氣:“三太太好伶俐的口齒,我是不知道你們在別院裏是什麼境況的,我又沒進去過,只是想著一個院子裏一邊住著外男,連什麼城南城東亂七八糟的人家也能住進去,一邊則住著女眷,不說出入時擡頭不見低頭見的,連浣洗衣裳時都混雜在一處……”

  龔三太太臉色難看起來,只是略一聯想便渾身不自在,於是更惱起來……

  楊和書正在和龔將軍說話,聽見後堂的喧嘩,忍不住擡起頭來看向萬田。

  萬田略一彎腰便要跑去後院看,結果他還沒來得及跑到後院,一個丫頭便小跑著上來,附在他耳邊低聲說了一句話。

  萬田面色奇異,頓了一下後才去給楊和書匯報,聲音不高不低,剛好夠龔將軍和龔少將軍以及旁邊的別駕和長史聽到,“老爺,後院龔三太太和陳夫人打起來了。”

  楊和書:……

  龔將軍和龔少將軍:……

  另一邊聽到說話的別駕和長史也驚呆了,打起來是什麼意思?

  楊和書思索著是不是該去看一看,這種事兒他還是第一次碰到,於是便遲疑住了。

  龔少將軍卻沒怎麼遲疑,目光一轉,瞥向下面桌子邊已經和人劃拳喝酒的龔三,直接上前將人拖到一邊道:“你媳婦跟人打起來了。”

  龔三便頭疼,“又跟誰打起來了?老六家的?”

  “不是,陳夫人。”

  龔三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不,不會吧,那,那位的年紀可比我們大不少呢。”

  “反正同輩,你趕緊去看看,別打出好歹來就行。”

  龔三連忙往後院跑去。

  楊和書遲疑了一下,便也起身告罪一聲往後院去,他好歹算是主人,怎麼也要去看一看吧?

  滿寶和崔氏躲在一旁看熱鬧,看見龔三太太揪住陳夫人的頭發用力的拉扯,她就覺得自己的頭皮也一陣的疼,她嘶嘶兩聲,問崔氏,“嫂子,我們不攔真的可以嗎?”

  崔氏道:“沒事兒,讓她們打,回頭我哭一哭就行。”

  一邊說一邊讓仆婦們去拉架,還道:“別讓龔三太太傷到臉,可憐見的,她才病愈,身體虛著呢。”

  於是仆婦們就明白了,拉架的時候就專門拉陳夫人……

  拉偏架拉得這麼明目張膽的,滿寶還是第一次見,一時目瞪口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