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6章 過年一

楊長博知道後並沒有立刻就鬧出來,而是先去求見了牛刺史。牛刺史自然是否認這件事,楊和書也沒有緊逼,而是很懂事的退身而去,想要給他處理的時間和空間。

  不管是把人送到莊子上,還是在自家隔離楊長博都能接受,牛刺史愛護名聲他容許,不願擔此責他也可以退讓一步。

  只要他願意配合控制住患了天花的人,所以離開酒樓後楊和書沒有將此事宣揚出去,只是讓人盯著刺史府而已。

  誰知道刺史府安靜了兩天,大夫倒是請了不少,但十月初三牛老夫人的壽宴竟還沒取消。

  所以楊和書才和牛家站在了對立面,牛刺史不倒,夏州城就是他做主。

  朔方縣和別的縣不一樣,它是郭縣,別的縣可以天高皇帝遠,交通一斷絕刺史就管不到他們頭上來,但朔方縣縣衙和刺史府就隔了半條街,他早上在縣衙裏多吃一個包子的事兒對方都能知道。

  所以牛刺史要是和他不一條心,楊和書什麽也辦不了,誰叫他是上官呢?

  所以楊和書幹脆一不做二不休,也不知道怎麽和龔少將軍談的,龔將軍自願生病,將軍隊交給了龔少將軍。

  然後楊和書就和他借兵,直接圍了刺史府。

  楊和書道:“刺史府裏得天花的人不少,牛刺史沒了一個兒子,兩個孫子和兩個孫女。”

  滿寶忍不住問:“牛康……”

  “還活著,”楊和書道:“死的是他大哥。”

  滿寶真是一言難盡。

  白善也道:“這仇結大了,我到的時候刺史府都還想著離城出去求醫,你不記得了嗎,去請你出診的那麽多管事裏就有牛家的,你沒有去,盧太醫和鄭太醫也沒去,最後牛家還是松口把人送去了別院,但在送去之前,他們府上就已經開始死人了。”

  “知禮的會找自己的因由,此事說起來全是由牛康而起,但牛刺史之前那樣作為顯然是不知禮的,他身上的罪責已經脫不掉,光腳的不怕穿鞋的,他真要舍了命上告,楊學兄也不好脫身。而且,此次天花疫情很可能就這麽虎頭蛇尾了。”

  白善道:“說起來,這一次死的人數是多,我等回顧起來固然心疼,但這是天花,能活下來這麽多人的確是難得的功績來,但你我身在其中,都知道此事發生時其實是可以做得更好的,不論是最開始,還是後來我們到了夏州城,或是最後的這段時間,不僅我們,其他縣城和村鎮都可以做得更好。”

  他道:“本來死的人應該更少的。”

  楊氏道:“你想將此事明著說出來,讓後人為鑒?”

  “是,”白善道:“天花並不能隔絕,誰也不知道將來何時又會有,而且除了天花,還會有別的時疫,這些都是可記於冊上,將來地方官吏都可以學習。”

  滿寶:“還有太醫院和太醫署,這一次我們受益良多。”

  而要將這些掰開了來說,那要問責的人可就多了。

  楊和書忍不住笑瞇了眼,“你們這一下可是讓我把整個夏州的官吏都得罪了。”

  白二郎:“反正您早得罪了,不過是得罪得更徹底一些而已。”

  楊和書就垂下眼眸想了想,半響後看向一旁幫忙擺菜的崔氏,“你說得對,早已互相得罪了,現在不過是得罪得更徹底些而已。”

  他就對白善道:“你寫折子吧,回頭把折子給我,不解的就去問陳師爺,此事從頭到尾他都知道,需要用什麽數據,自己去縣衙裏調。”

  白善大喜,起身行禮道:“多謝學兄成全。”

  又去拉殷或和白二郎:“你們來幫我。”

  倆人表示沒問題,白善便道:“再叫上大堂哥,要是封宗平和易子陽肯幫忙就更好了。”

  他的目光落在滿寶身上。

  滿寶就揮手道:“別找我,我最近好忙的,而且我也有別的事兒要做?”

  連楊和書都好奇的看過來,笑問:“做什麽?”

  滿寶一本正經的道:“開會!”

  是真的開會,一場疫情下來,不僅她記了厚厚的一冊脈案和藥方,其他大夫和太醫也記了不少。

  只是可惜很混亂,畢竟面對疫情不像平時坐堂,可以慢悠悠的記錄,他們都是事後有空就補錄,沒空就丟棄的。

  但就是這樣,他們記下來的脈案和用方也不少。

  一群大夫便讓人將別院的一個側院騰空,然後就坐在裏面討論起這次疫情中用的藥方以及各種治療手段及其效果。

  白善說官員們應該總結經驗教訓以待將來,太醫院和太醫署更該如此,因為疫病本就與他們息息相關的。

  一個地方的疫病和另一個地方的官員沒關系,卻一定會和太醫院及太醫署有關系。

  而且大過年的,家在夏州的還可以回家與人團聚,他們這些京城或別的地方來的大夫能怎麽辦呢?

  因為疫病,現在外面到處是白麻,根本沒有多少過年的喜慶,而且天花也沒完全斷,自然是呆在家裏緊閉門戶最好。

  所以即便是大年二十九,外面也沒多少人。

  周四郎將最後一頭牛殺了,還沒拿出去擺攤呢,各家來預定的人就先分走了一半,剩下的一半才拉到街上去,不一會兒也都賣完了。

  然後他就將布袋的錢甩在肩膀上,晃晃悠悠的到別院這邊來接人。

  他也沒靠近,就在別院的斜對面找了地方蹲下,等了有三刻鐘左右別院的側門才開,滿寶披著鬥篷縮著脖子從裏面出來。

  他就拎了布袋上前,“滿寶。”

  滿寶便和其他人告別,走上前來,“四哥,你怎麽來了?”

  周四郎就伸手將她鬥篷的帽子給她戴上擋風,笑道:“明兒就是三十了,總不能還忙吧?走吧,我們回家過年去。”

  他道:“牛殺了以後我提議留下一條腿,回頭你拿去和白善他們吃著玩兒,家裏還剩下不少骨頭,我出來時就已經讓人熬上了,大頭媳婦往裏添了一些藥材,說是驅寒的,回頭你喝兩碗。”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