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5章 起源

小年過後,每日染病的人數就只有零星幾個了,醫棚那邊每天都有治愈的人出去,楊和書看人少了,而別院這邊已經快要清空,幹脆就把醫棚裏的病人全都挪到了別院。

  滿寶便不再管別院這邊,專心管著軍營這邊還剩下的病患,等他們也陸續康復,除夕也快到了。

  再想回京過年是不可能了。

  滿寶抱著一個手爐,才下馬車就被迎月給迎了進去,她笑容滿面的道:“白公子他們都到了,就等滿小姐了。”

  滿寶縮了縮脖子,道:“夏州可真冷,比京城冷多了,幸虧送來的藥材中有不少治療風寒的,不然又是一堆麻煩。”

  正坐在火爐邊有些昏昏欲睡的楊和書隱約聽到了這番話,擡起頭來正好看見她披著鬥篷進來,便笑道:“說起來還要謝你們想得周全,準備藥材的時候提前備了這些。”

  這次是私宴,周滿剛從軍營裏出來,算是給她洗塵,也算是慶祝,現在除了別院那邊還有些未痊愈的天花病人外就沒有了。

  衙門這兩天正在大街小巷的進行清掃與核對,並沒有發現新的天花病人。

  除了周滿外,他只請了白善白二和殷或,還有龔少將軍。

  他道:“龔少將軍一會兒也該到了,他說要好好的謝一謝你,軍中天花的死亡率比外面要低一些。你負責的醫棚死亡率也是最低的。”

  滿寶連續兩個月睡眠不足,此時只想睡覺,她抱著手爐坐在火爐邊上,連鬥篷都沒去,問道:“數據出來了嗎?”

  “還沒有,”回答的是白善,他道:“還在統計,只是我們所能找到的所有人都記錄在冊了,要知道確切的數字還得再等上幾天。但僅夏州城及其轄下,總人數該不低於六千,死亡的人逾兩千。”

  他頓了頓後道:“一開始傳播太廣,城中還好,一些鄉村閉塞,我們找過去時已經十不存一。”

  滿寶有些悲傷,楊和書心中更痛,夏州城總共四個縣,其中以他所轄的郭縣受災最嚴重。

  白善卻壓低了聲音道:“但我發現,死亡率最多的並不是朔方縣,夏州六千疫人,起碼有四千在夏州城中,但夏州城內的死亡人數不過七百五十八人,鄉村是我巡查的,總的死亡人數應該不會超過二百數。”

  朔方縣是夏州城的郭縣,楊和書就是朔方縣縣令。

  也就是說,朔方縣之外,不到兩千的病患竟死亡超過一千。

  這是超過百分之五十的死亡率了,一開始還罷,後來太醫院的方子流傳出去,治愈率提高,應該不會這樣才對。

  楊和書坐直了身體。

  屋內一片寂靜,半響,殷或淡淡的道:“天花,族滅都有可能,只是百分之五十左右的死亡率,朝廷應該已經滿意了,我想,他們也不會多傷懷,又不是死了八九成的人。”

  白二郎震驚得說不出話來,半響才找到自己的聲音,“那,那就這麽算了?”

  白善理智的道:“真要問罪,最先問的應該是楊學兄,天花是從朔方縣開始的。”

  楊和書袖中的拳頭緊了又松,松了又緊,送食材過來的崔氏擔憂的看著他。

  白善伸手接過裝著肉的盤子,滿寶也擡頭看向崔氏,擠出一抹笑問,“學嫂近來如何?”

  崔氏笑道:“我很好,我很註意,所以那些痘疹都沒留下痕跡。”

  滿寶便點了點頭。

  白善將肉片價到鐵板上,肉發出滋滋的聲音,肉香味將眾人的神思拉了回來,他問楊和書:“楊學兄寫請罪折子了嗎?”

  楊和書點頭,“朔方縣的那一份已經在路上,過兩天應該就到了京城,但夏州城的這一份還得等你們將數字算出來才好些。”

  白善就道:“我和同窗們會加快速度的,不過這會兒想趕在年前完成是不可能了。”

  “是啊,今年註定是不平的一年。”楊和書往外看了一眼,道:“刺史府那邊已經解了軟禁,過完年,我要回京和他打官司的,你們要一起回京嗎?”

  他把刺史給軟禁了,這事兒顯然不能這麽算了;

  而牛刺史那邊也不會這麽算了,他們在禦前肯定有一場官司要打,加上夏州城的情況,也需要他們在禦前做奏對。

  白善看向滿寶。

  滿寶想了想後點頭,“如今別院裏沒多少病人了,再過幾天他們應該也有了結果,只要沒有新增的病人,我們就可以回去。”

  殷或一直有一點兒不解,“楊學兄為何要軟禁牛刺史?”

  楊和書臉上就浮現一言難盡的神色,背後說人是非實在非君子本色。

  “因為他蠢!”龔少將軍大步從外進來,直接將鬥篷解了丟給下人,對要起身行禮的幾人揮手,一屁股坐在火爐邊的凳子上,和楊和書道:“你只管回京,我父親已經允諾,到時候會上書為你說話的。哼,就算軟禁了他牛峰又如何?沒有將他一家問罪已經是念在他是朝廷命官的份上了。”

  這下不僅殷或,連白善幾人都忍不住好奇起來。

  他們來得早,平日又忙,只是調查天花起源時從官吏們的討論中偶爾得知,天花好似是從刺史府中傳出來的,可具體的卻沒人肯說。

  別的官員還顧忌刺史府面子,龔少將軍卻不會,他道:“牛峰有個小兒子叫牛康,九月時,他領著人去草原上狩獵,結果和一西域來商隊沖突起來,他仗著人多勢眾把一個胡姬給搶了。”

  “他把人帶回府上,整日與那胡姬廝混,也不知為什麽,那胡姬就發熱,還上吐下瀉的,請去的大夫一開始以為她是水土不服,就給她開了方子,結果沒兩天人就發了十幾顆痘疹,又高熱,病情來勢洶洶,從發現痘疹到人死就一天不到的時間。”

  龔少將軍道:“看病的大夫覺得不對,就說她有可能患的是天花,結果叫牛家給打出去了,牛康那小子也不知死活,心裏喜歡那胡姬,不僅抱著人哭了一場,還大辦喪事,他那些狐朋狗友全跑去湊熱鬧了。”

  “沒兩天,他自己也發了痘疹,曾經和那胡姬接觸過的人也陸續出了紅痘,牛家這才想起那大夫的話,就讓人一邊去請大夫,一邊封鎖了消息。”龔少將軍恨恨的道:“偏那牛康不知所謂,明智病情有異,當天還跑去春風樓裏赴宴,不僅如此,牛家上下也沒阻攔,采買、丫頭和小廝,該出門還是出門,不到五天,他們就把半個夏州城轉了一遍,還是有大夫覺得不好,悄悄的告到長博這裏,長博才知道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