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4章 罪過罪過

滿寶小心的將脫落的痘痂掃到瓶子裏,屏住呼吸蓋上瓶子以後才對床上的小姑娘道:“你恢復得很好,連藥都不必吃了,明日就可以離開了。”

  小姑娘怔住,片刻才反應過來,驚喜道:“真的?我,我可以走了?”

  滿寶點頭。

  她便轉頭撲向一旁的母親,哭道:“娘,我好了,我好了……”

  “對對對,你好了,你終於好了。”婦人拉著小姑娘下床,直接就給滿寶跪下。

  滿寶連忙伸手扶住,“大嫂這是做什麼,快請起。”

  “謝周太醫的救命之恩,大妞,快給周太醫磕頭,你當時送來的時候大夫們都說不成了,是周太醫把你救回來的。”

  小姑娘便又跪下,便是滿寶攔了,她也楞是磕了一個頭。

  一天之內滿寶送了八個病人出去,全是治愈活著出去的。

  有治好的,自然也有治不好的。

  滿寶收回了手,對一旁的病人親屬搖了搖頭,然後棚內便是一片哭聲。

  這段時間來滿寶已經習慣了這樣的死別。

  第一次見時她還難受,還需要站在風口那裏冷靜幾刻鐘,但一個月下來,每天都有人死了被擡出去,有別人的病人,自然也有她的病人,疼痛就變得有些麻木了。

  此時滿寶已經不會站在風口假裝風太大了迷眼,她只是靜靜地站著,看著親屬哭了一會兒後便對候在一旁的周立如點頭。

  周立如就出去叫人,不一會兒就會有人來擡亡者出去,屍體需要火化,只能帶著骨灰離開。

  這也是一些天花病患死也不願來醫棚的原因之一。

  滿寶看他們走了,轉身便去看下一個病人。

  等她終於拖著兩條腿走到熬藥的地方,和周立如一起打了晚食後便蹲在了地上。

  一旁就有大夫挪過來問:“周太醫,我看上午您那邊出了好幾個病人,還看到您在風口那裏送人,這是空出了幾張床?”

  滿寶就嘆息道:“九個,活了八個,死了一個。”

  有大夫看她興致不是很高的樣子,便笑道:“周太醫,你那邊比我們好多了,一天內能治愈八人,而只死一人是很難得的事了。”

  “是呀,是呀,我今天出去了五個,死了兩個,活著的才三個。”

  滿寶道:“可我來這兒時間不長了,這些病人都是我來後收治的……”

  她才進來時治療的病人不是已經死了,就是早已經治好出去了,此時正在各處幫忙。

  而現在醫棚裏住的全是經過她的手住進來的,一直是她看著的,她已經盡量周全,但每日依舊有人病故。

  難受是有的,但滿寶感觸最深的還是天花病毒的兇惡性。

  死亡率太高了,她可以拍著胸脯說,她的治療方案是所有大夫中最周全的,連盧太醫都比不上。

  她用的治療手段,湯劑、針灸和擦洗的藥汁,三管齊下,她自然知道醫者不能保證百分百的治好,但在她如此周全的治療手段下死亡率也這麼高,可以想見別人或別的地方死亡率有多高了。

  莫老師說的果然不錯,這是一種很兇殘的傳染性高,死亡率也高的雙高病毒。

  所以還是應該早早預防,而不是在疫病發生後再費心治療。

  滿寶一邊吃飯,一邊想著預防的事兒,她問一旁的大夫,“你們聽說過種痘之法嗎?”

  “什麼?”

  滿寶道:“出過天花的人就不會再染上天花,那要是天下人全都出一次痘,那天花不就沒有了嗎?”

  “……周太醫,您這意思是讓天下人都染上天花?那還能活幾個人?”

  滿寶道:“天花的毒性也有強有弱,你們沒發現嗎,孩子身上的痘疹要比成人要輕,一個孩子出痘可能五天就可以治愈,但大人卻需要七天,甚至更長的時間。”

  她道:“我醫棚裏的大人,就沒有哪個是在七天之內治愈出去的,但孩子卻有很多,我觀痘疹的情況,孩子的痘疹也的確比成人的毒性要小。”

  “所以如果我們可以控制天花的毒性呢?”她思索著自己看過的種痘法,道:“如果我們可以挑選毒性小的天花讓一個人或者一頭牛染上,治好他(它),再用他(它)的痘痂讓人再或者牛染上天花,如此兩三次後,毒性必定就稀釋下不少了,此時再取痘痂給人染上天花,這時候發出來的天花毒性應該是最小的,略一治療就能好,不會高熱、也不會渾身痘疹,但他又的確出過痘了,將來再遇上天花,自然就不會再傳染上。”

  聽著就跟天方夜譚似的,但是……大家竟然奇跡般的覺得有理呢。

  於是有人問:“周太醫是從哪兒聽說的這個方法?”

  思慮得這麼周全,顯然不是現想的。

  滿寶的話在舌尖轉了一圈後道:“我聽一個病人那裏聽來的,他說西域似乎有這個方法,卻不知是真是假。”

  “這一次天花似乎就是從西域傳過來的。”

  “不是吧,不是說是草原上有牛羊生了病,卻把病牛和病羊賣給夏州城的人,這才染上的。”

  “是嗎,我怎麼聽說是草原上的人先得了病,特意跑到夏州城來染給我們中原人的?”

  滿寶聽他們越說越偏,連忙道:“這個起因楊大人後面會查的,你們覺得這個種痘之法靠譜嗎?”

  “靠不靠譜得試過才知道吧?”

  “那得用人來試呀,”有大夫道:“周太醫是朝廷官員,還有死囚可用,但便是死囚怕是也不能隨意拿來試天花吧?”

  “不錯,此法有上天和。”

  “所以還是得找一找,找到此法傳出的源頭,的道確切的方法後再研究。到時候便是會用到死囚,以後的功德也能抵消去罪孽。”

  滿寶連連點頭,“我也是這麼想的,所以得去西域呀。”

  大夫們許久不說話,半響後才道:“哪兒那麼簡單,路途如此遙遠……”

  誰會願意去西域呀?

  滿寶願意呀!

  見大家已經低聲討論起來,她便滿意的點了點頭,不過她依舊忍不住想起種痘之法來。

  書上說牛痘比人痘要更安全,應該就是毒性更輕的原因,可具體傳痘之法要經過幾重卻沒提過,所以大夫們也沒說錯,等她從書上翻出具體的方法來還是得找人來試一試。

  看來真的要得罪死牢裏的囚犯們了,真是罪過罪過。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