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3章 安排

他們不僅人來了,還帶來了以國子監為首的眾學院的捐款,所有的捐款在京城時就換成了藥材和布料送到這裏來。

  所以車隊才那麼長。

  此時一眾學生正在縣衙裏等待見楊和書。

  龔少將軍看著院子裏站的人,皺著眉頭快步走到楊和書面前,見他還在處理公文,不由急道:“你怎麼不著急,外面這麼多學生,朝廷這是在幫我們還是在給我們找麻煩?”

  楊和書淡淡的道:“當然是在幫我們了,少將軍也太看不起國子監了,他們能力並不弱,特別是有膽識和魄力來這的人就沒有差的。”

  他擡起頭來看了外面一眼,微微一笑道:“真要我說,他們只要熟悉了庶務,用起來可比州縣的官員們還要順手。”

  學生嘛,掌握了技巧,他們就能無怨無悔的為你,為民眾,為整個國家付出,沒有那麼多的利益得失計較。

  覺得他們拖累的,多半是不會用他們的人。

  楊和書將手上的文書批完,放下筆後起身,道:“走吧,我們去看一看我們的勇士們,他們敢在這時候來夏州城,那就是無上的勇士了。”

  楊和書自己便出身國子監,在場的人都要叫他一聲學長,有這層身份在,加上他素有才名,又有德望,是不少國子監學生的偶像,指使起他們來尤其方便。

  夏州城一座城當然是用不了這麼多人,楊和書沒打算把所有人都留在夏州城內。

  而且,刺史現在還被他軟禁著呢,楊和書雖然只是郭縣縣令,但從疫情起到現在,夏州轄下另外三個縣也都是聽他的政令。

  不,應該說,是聽刺史府的政令,而現在刺史府的政令是楊和書管著的。

  本來刺史府下其他官員,比如別駕長史等對楊和書也頗多意見的,畢竟他“得位”不正,但京城那邊很快來了公文,擢楊和書代理夏州政務,後來京城送來了太醫和藥材,他們再多的意見也先憋著了。

  連城裏的別駕和長史現在都聽楊和書號令,更別說轄下另外三個縣了。

  不過楊和書也沒怎麼插手別縣事務,只是給出一些抵抗天花的意見,還有將太醫們開出來的藥方抄錄一份派人送去而已。

  現在人手充足了,楊和書便想將這些學弟都培養出來,到時候上山下村,將所有的天花病患全都找出來。

  楊和書難得抽出晚食的時間來,在夏州城最好的酒樓裏宴請學弟們。

  酒樓才重新開業不到三天,迎來這麼大一撥客人,高興得不行,殷或趁著他們點菜的時候從楊和書身邊經過。

  楊和書便與他一起出門。

  倆人站在包房外面說話,“楊學兄,白善他們呢?”

  他剛才沒有在縣衙裏看到白善,此時吃飯也沒見,以楊和書的周到,白善和白二要是在,便是為了讓同窗們見面,他也應該會讓白善和白二過來。

  楊和書道:“他們到各村鎮巡查去了。”

  他看了看殷或,見他臉色還好,便笑問:“你家裏怎麼放心你來?”

  殷或微微一笑道:“同窗們都有仁心壯誌,我雖不能出仕,卻也有濟世之心,家裏人不願我願望落空,所以就答應了。”

  楊和書信他才有鬼,不說殷老夫人,就是殷禮也不會答應他往這麼危險的地方跑的。

  不過事實卻是殷禮的確過來了。

  楊和書沒有探究根本,不過還是考慮了一下他的身體狀況,“你便直接留在城中支應吧。”

  殷禮笑著點頭,然後才問:“周太醫呢?”

  “她在醫棚那裏,輕易不出來的,”楊和書頓了頓後道:“你也不要進去,進入疫區的人想要出來就不容易了。”

  也就他和龔少將軍才能每日進出一趟,其他人,便是送物資和送病人的,也都是送到關口那裏就有人接。

  盧太醫他們開會碰頭時都是直接坐馬車到別院,一路再又坐馬車回去,路上不能停留和下車……

  而且,殷或的身體也不適合去太過危險的地方,楊和書就算不是醫者也知道體弱的人更容易染上天花。

  殷或也不強求,他素來主意正,卻不是聽不進去規勸,而且他的性格讓他不願給人找麻煩。

  進城的人分為幾撥被安定好,周立重連帶著糧食被周四郎帶著人送回租住的院子,而莆村的佃戶們則拿著手上分到的糧食和一些路費轉身便又往難走。

  走上半天剛好回到昨天晚上歇腳的驛站,於是紛紛住下。

  他們有憑證,所以驛站並不拒收他們,就是過關卡也比別人方便。

  這一趟他們可賺了不少錢,畢竟冬天,在家裏也是貓冬,給東家送一批貨還能賺不少錢。

  而周立如和劉三娘等醫者,他們是進城後直接就被分往各處,見過目前所有醫棚和別院的情況後才被組織在一起。

  盧太醫這幾天嚴重睡眠不足,所以除了周立如外,所有來援助的大夫,他直接寫了各醫棚和別院的號數讓他們抽簽,誰抽到去哪兒就去哪兒,私底下換地方的他不管。

  他道:“不論你們是民間來的,還是太醫院或太醫署來的,診脈總已經學會了吧?這是幾張對癥的方子,這是現有的藥單,你們就從現有的藥單裏開對癥的方子吧。”

  眾人:……這麼難嗎?竟然藥材都不全。

  盧太醫繼續道:“要是藥單上沒有藥方上的藥了,你們就琢磨琢磨什麼藥能替換一下,想不出來就去請教周太醫,金大夫和華大夫,還有我和鄭太醫,到時候群策群力改一下方子。寧慢勿錯,寧願看慢一些,也不能給病人開錯藥,這個道理諸位都懂吧?”

  滿寶和大家一起低頭應了一聲“是”。

  盧太醫滿意,將方子和藥單發給眾人,然後轉身就走了。

  鄭辜忍不住湊到師父面前道:“感覺盧太醫脾氣越發不好了。”

  滿寶就壓低了聲音道:“他這段時間睡得不夠,年紀又大了,你們諒解一下。”

  滿寶嘆氣道:“應該是書上寫的更年期到了,我們要體諒一下年紀大的人。”

  鄭辜:……總覺得盧太醫要是知道師父的這個想法不會太高興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