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2章 群英

等周四郎得到信趕來時,周立重已經都快被拉到縣衙了,一看到四叔,他立即激動的和他揮手,叫道:“四叔,四叔,我們的糧食還在城門呢……”

  正拉著周立重的管事們看到周四郎,立即松開了周立重的手,臉上是一片惋惜。

  怎麼是這摳門潑皮的子侄?

  周四郎沖上去將周立重給拽回來,連連和眾人行禮,笑瞇瞇的道:“各位是要買糧呀,緣分緣分,都是緣分呀,立重,快過來叫人,這是陳記糧鋪的管事……”

  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就算周四郎做生意又死命要價,還滑不溜手,對上他的笑臉,大家還是擠出了笑臉回應,然後一臉惋惜的和他另外約定時間看糧食。

  他們是今兒一早收到消息,說是京城的人要到了,隨行的不僅有賑濟的藥材,還有跟在車隊後面來的糧商。

  雖然他們庫存裏也還有糧食,但今年特殊,糧食這種東西他們是不會嫌多的。

  所以早早等在城門口,一確定了那批糧食的東家立即把人給拉進城,本想去酒樓裏吃頓飯,順便談個生意。

  誰知道縣衙也打了糧食的主意,他們只能跟著一路往縣衙來。

  本來還疑惑呢,怎麼這東家這麼年輕,看著才及冠的樣子。

  這麼年輕的小子也敢在這時候運糧食上夏州城,謀算不一定有,但一定夠膽氣。

  誰知道竟然是周四郎的子侄。

  眾人走遠後紛紛搖頭,知道想從周立重手裏占便宜是不可能了。

  周四郎見人都走了便拖著周立重往城門去,問道:“誰看著糧食呢?”

  “莆村的佃戶,我才給他們發了糧食,還沒得及讓他們啟程呢,四叔,城裏生病的人多,我和他們說好了不讓他們進城的,我們得叫人去把糧食拉進來。”

  周四郎道:“立君和向銘學帶著三子他們去了,我是走到半路聽說你被人拉走趕過來救你的,你也是,膽子這麼大,認識他們是誰嗎就跟他們走?”

  他道:“你也不怕他們灌你酒,硬給你在文書上按手印。”

  走南闖北時這樣坑人的事兒他們也不是沒經歷過,刀架在脖子上的時候都有過呢。

  周立重就道:“打頭的是縣衙的吏員,我總不能不給面子,而且這不是楊大人的轄下嗎?”

  對別人他沒信心,對楊和書還是很有信心的,不覺得他管理的官吏敢強買強賣。

  周四郎就問:“你一個人來的?立威怎麼沒跟著?”

  周立重就憨憨一笑,“家裏總要留一個知道管賬的人。”

  他頓了頓後道:“我媳婦還有三妹也都來了。”

  周四郎瞪眼,“她們來幹嘛?這兒危險著呢,我們都沒敢隨便出門,她們……”

  周四郎突然想起來,大侄媳婦和立如都是大夫……

  周立重就對周四郎點頭,“朝廷發了招募公文,她們就全報名了。”

  他道:“來的人很多,民間的大夫便有九個了,濟世堂的陶大夫也來了,本來丁大夫也要來的,可京城那邊也有人患了天花,朝廷留下了好幾個大夫……”

  鄭辜也在和周滿做匯報,“京城也發現了天花,師父你們才離開沒兩天,就有人悄悄來濟世堂看病,那人身上的痘疹都壞了,全身高熱,丁大夫只看一眼便知道救不回來,因為全身起痘,一時不確定是天花還是水痘,但聽他們說話不像是京城人,像北邊來的,所以就報到了縣衙。”

  “唐縣令順著線往下一查才知道,他們是從夏州偷偷出來求醫的,和他們一樣的人還有不少,好在發現的及時,現在京城的天花病患是三十八人,其中有三十二人是新添的。”

  也就是說六個人就傳染了三十二個人。

  滿寶揉了揉額頭,問道:“京城人口這麼多,既然那裏都有天花了,你們怎麼還來這裏?”

  “唐縣令說,京城人口雖多,但發現得早,只要控制得當就不會有太大的問題,而且,大晉最好的大夫在京城,最全最好的藥材也都在京城。相比之下,夏州現在卻是生死存亡之際,”他道:“唐縣令說,現在被封住的只有夏州城一城,外面的村鎮卻還是開放的,若是不能在夏州牽制住所有病患並治愈他們,一旦生亂,災民南下,甚至是四散開來,後果將不堪設想。”

  也是因為知道這一點兒,朝廷才花了大價錢招募大夫往夏州來,並且不會克扣給夏州的賑濟銀子。

  因為鄭太醫在夏州,周滿也在這裏,所以鄭家對朝堂上的動向很關註,他道:“我父親打聽到,此次朝廷撥出的銀子由魏大人和戶部共同監管,所買的藥材全部由禁軍送往,而除了夏州,此下的延州、慶州等地也都有賑濟款,全部換成藥材後送往。”

  這是防止地方官員截留賑濟款不幹人事。

  滿寶大松一口氣,“所以後面還有藥材過來?”

  鄭辜點頭,“戶部那邊通過我們家和好幾個藥商搭上了話,我爹估摸了一下,我們出來後八九天應該可以再進一批藥材,再一分撥,我想著再有十一二天也就該到一批了。”

  “太好了,現在夏州城最缺的就是藥材了。”滿寶道:“你們既來了便先休息,等盧太醫騰出空來肯定要將大家招在一起開個會的,到時候會分派任務,這次病情不比以前,我恐怕照應不到你們,但我會讓盧太醫盡量把我們分在附近,到時候你們有不懂的便來問我。”

  四人一起應下。

  滿寶就問:“好了,我們來說一說吧,這次來的人中除了你們還有我的什麼熟人嗎?”

  鄭辜和鄭芍看向劉三娘,劉三娘則看向周立如。

  和滿寶最親近的周立如只能道:“小姑,這次大夫是只有二十八人,但除了大夫外,還有奉詔過來幫忙的國子監學生以及崇文館學生。”

  滿寶眉頭跳了跳。

  周立如就道:“白大少爺來了,殷公子也來了……”

  崇文館裏只來了四個人,一個是殷或,另外三個就是劉煥、封宗平和易子陽了。

  國子監則來了很多人,包括白直在內,共有三十八人,算在一起就是四十二人。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