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9章 好轉

楊和書和龔少將軍過來時看到的就是這樣的畫面,龔少將軍還沒什麼,楊和書卻是有些心疼的。

  畢竟是自己看著長大的孩子。

  倆人是來請周滿帶著人去軍營裏看一看的。

  滿寶三兩下吃完了手中的包子,又把米粥一口喝完,便起身道:“走吧。”

  秦醫助和羅醫助速度更快些,他們是跟著周滿的醫助,自然是跟她一起走的。

  軍中染上天花的士兵都在城樓邊上的營地裏隔離,離這邊醫棚不是很遠,但他們還是坐著馬車過去。

  馬車是給三人準備的,楊和書卻是放棄了騎馬,和滿寶坐到了車上,他問道:“累了吧?”

  滿寶道:“還好。楊學兄,軍營中染病的士兵很多嗎?”

  楊和書道:“現在統計上來的有一百八十九人,依照比例不少了。”

  “他們要封路,還要看守城門和關卡,也要管理醫棚,甚至還要各家各戶的搜查染上天花躲起來的人,和病人接觸多,所以染病的概率也大。”

  他道:“白善現在正組織人做些口罩,全是給值守當班的士兵和官吏的,一直沒問你,這個的用處有多大?”

  滿寶想了想道:“最少能減少一半的染病率。”

  楊和書一聽心下大定,立即道:“我回去就再讓人多撥一些布匹給白善。”

  滿寶點頭。

  幾句話的功夫便到了,滿寶拎著藥箱下車,跟著人往裏去。

  龔少將軍跟著他們走到屋前,鄭重的和周滿行禮,“周太醫,麻煩您了。”

  滿寶點了點頭。

  這邊的條件看似比醫棚那邊好,但其實也好不到哪兒去,都是大老粗,本來就不講究衛生,這時候一病,身心一難受,幹脆就躺在炕上,因為實在是癢,有很多人沒忍住抓了好幾下,現在痘疹破開,看著就很淒慘。

  不僅滿寶,秦醫助和羅醫助也眉頭緊皺。

  對於破開的痘疹更難治療,而且傳染性也更強,他們需要更小心的處理。

  滿寶先看了看這一屋子病人的情況,發現他們的情況不比醫棚那邊的人好多少,而且好多還發著高燒,她便安排起來,“將現在高燒的人安排在一個屋裏,我給他們看過後開藥,一會兒統一紮針。”

  滿寶低聲吩咐秦醫助和羅醫助針法中的註意事項,大家就開始忙碌起來。

  這一天時間下來,滿寶已經將這邊的病人和別院那邊的病人區分開來了,她讓人寫了數字編號掛在每個人的床頭,然後一路問診和摸脈過去,看過十個人後就開始下方,直接寫上數字,將需要開一樣方子的人列在一起,直接開足夠份量的藥,然後交給一旁候著的士兵,“照方熬藥。”

  士兵不認字,拿了藥方出去後又跑回來,“怎麼要二十碗水,還要熬那麼長時間……”

  滿寶看了他一眼道:“你沒看到嗎,上面是六個人的藥,對了,熬過一遍的藥渣不要倒,一副藥能熬兩次,一會兒應該還有人會用得上。”

  士兵不由咬了咬嘴唇,“可,可別人也要熬藥,不倒走,別人怎麼用藥罐……”

  滿寶就道:“熬完之後直接裝上水再熬,後面肯定還會用到這個方子的,你要是怕記不住,那就寫個數字在藥罐上,標明了那是一號藥,回頭我會告訴你,哪些人應該吃一號藥,哪些人吃二號藥……”

  這樣一來,速度要快很多。

  一旁的秦醫助和羅醫助聽懂了,也想照著這樣做,可他們第一次做這樣的事兒,不免有些手忙腳亂,他們才看了五個病人的功夫,周滿已經看了十二個病人了,其中還有三個病人身上紮著針,她楞是能記住時間,給一人看完脈,直接告訴候在一旁的士兵道:“給他一碗二號藥,再去倒一些擦次的藥汁來給他擦洗。”

  然後就去一旁拔針。

  拔了針後又去看下一個病人……

  龔少將軍站在門口看了半響,發現她看的病人最多,用的手下最少,卻又總能有條不紊。

  他便想起了現在跟在楊和書身邊的白善,他不由笑了一下,扭頭和楊和書道:“我現在知道你為何如此推崇這位周太醫了,她果然厲害。”

  又道:“以前我就覺得你厲害,一人管著這麼多事,底下的人領了一兩件事就能忙得團團轉,你卻總能有條不紊,現在看來,聰明人總有共通之處。”

  楊和書便笑道:“龔少將軍這是在誇我,還是誇自己?”

  龔少將軍笑道:“我和你相比差遠了。”

  甚至都還比不上現在屋裏的周滿和正在縣衙裏忙碌的白小公子。

  楊和書沒有與他爭辯這一條,轉身道:“走吧,我們去看看別的營地情況。”

  夏州城守軍是楊和書最大的依仗之一,所以他不容有失。

  龔少將軍自然也知道這一點兒,和楊和書一起去查探別的營地情況。

  所有人都在忙碌,如此過了兩天總算慢慢有了好消息,別院那邊,尤其是一號院那裏,治愈的人數開始明顯上漲。

  而醫棚這邊的情況也慢慢好轉,至少每日死亡的人數不再大幅上漲;

  更好的消息是,城中每日的感染人數開始下降,而城外,開始有南下的人回轉求醫,其他村莊的人也有相攜來求醫的。

  楊和書在和州縣的官員們商量過後開始在城外也建立醫棚,特意避開了官道,設在了下風口。

  醫棚一建成便開始收錄徘徊在城外的病患,滿寶受命帶著兩個醫助出城去負責。

  沒想到還能在醫棚裏碰見吳祥一家。

  滿寶看了一下他女兒,開了藥方後道:“最難的時候她已經熬過來了,我給她開幾服藥,將痘疹消下去就好了。”

  吳祥大松了一口氣。

  白善則奉命來此打理新建起來的醫棚,這裏的醫棚完全就是靠衙門支援了,所以每日消耗的糧食和藥材等都要經過精密的計算,以免用多浪費,或是用少害死人。

  白善讓人熬煮的米粥並不濃稠,一人一天就兩頓,一頓就一碗粥,想要多的就得靠自己從家裏拿了糧食出來熬煮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