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8章 寒風瑟瑟

不過羅太醫還是暗示了一下,“周太醫給我們發藥的時候漏了盧太醫,我看盧太醫不是很高興的樣子。”

  滿寶就道:“可盧太醫出過痘了,他又不會再出痘。”

  一顆藥可貴著呢,盧太醫已經不需要了,為何要浪費一顆藥?

  不過,這防疫藥丸真的是太貴了,尤其是越買越貴,太不值當。所以種痘之法還是應該研究出來,到時候大家直接種痘,再遇上天花不至於又要買藥丸,她自己私底下在本子上算過,每十顆就在前面的價錢上上漲百分之十……

  這遞增的價格就和喝她的血差不多。

  百科館對於科技含量高的東西真的是把守的很嚴格呀。

  滿寶在思索錢這樣的大事兒,秦醫助和羅醫助卻是忍不住對視一眼,都覺得周太醫和盧太醫果然矛盾不輕呀。

  周太醫素來大方,竟然連一顆哄人開心的糖都不舍得給盧太醫吃,唉,說起來還是盧太醫一開始說話不好聽呀。

  滿寶沒把這事兒放在心上,盧太醫也早把周滿丟在腦後了,看到醫棚裏的混亂情況,戴著口罩的盧太醫氣得噴出了一口氣,奈何胡子沒吹起來。

  他將醫棚裏或坐或躺的病患臭罵了一頓,讓他們立即起身整理床鋪,洗臉洗手等待他問診。

  本來懶散,還對大夫們有些怒氣的病患們被盧太醫怒氣沖沖的罵後竟然膽怯的縮了縮脖子,就乖乖的起身整理床鋪了。

  急匆匆跟進來的大夫:……

  這裏住的多是無賴,有時候他們還在看別的病患,沒來得及看他們時,他們能直接找到別的醫棚去打架罵人,混得很,卻沒想到盧太醫一來就鎮住了人。

  病患們看著盧太醫身上的官服,怯生生的坐好或躺好,就算是一時沒看到自己也不敢喧嘩。

  而滿寶走到了長長醫棚的另一邊,那一邊留著的則都是婦人。

  跟著的秦醫助道:“這醫棚設得還真是貼心,這邊都是女病人,中間則多是孩子,那邊則是男病人。”

  滿寶也發現了,點頭道:“一排醫棚足夠長,如此一來,若是男子穿過來,或是女子穿過去要做什麽都易一目了然。”

  總算走到了第一個醫棚裏,滿寶掀開簾子進去,就見裏面躺著不少女子,光線有些昏暗,裏面的氣味就是滿寶戴著口罩也覺得有些難受。

  她皺了皺眉,給他們帶路的管事就嚷道:“都醒一醒,這是太醫院的太醫來看你們了,還活著的就睜一下眼睛……”

  醫棚裏的病人騷動了一下,有的甚至勉力爬了起來看向周滿。

  滿寶就沖大家點頭打了一個招呼,“諸位好,在下太醫院周滿,這位是太醫院的秦太醫,這位是羅太醫,我們今日來給你們檢查身體的。”

  說罷扭頭對秦醫助和羅醫助道:“我們開始吧。”

  秦醫助和羅醫助驚訝於周滿對外直接提高了他們身份的做法,但見醫棚裏的病患對他們一下信服了許多便理解了。

  倆人默默地點頭,拎著自己的藥箱上前看病人,一個在周滿的下首,一個在周滿的對面。

  醫棚裏的床更加的簡單,底下墊著幾塊磚石,上面就鋪著木板,一張床大概就只能容一人躺下,又矮又簡陋。

  所以一個醫棚裏兩邊都鋪了木板床,只中間留了可容倆人通過的通道。

  滿寶在最裏面的病人面前蹲下,她一早就發現她的不同了,其他人都睜開眼睛,或是撐起來看他們,只有這人一點兒動靜也沒有。

  滿寶伸手摸了摸她的脈,一驚,便去摸她的脖子,半響後打開藥箱取出針袋,一邊給她行針一邊問道:“她的家人呢?”

  一旁的病人回道:“沒有。”

  滿寶擡起頭來看了眼回答的病人,問道:“那照顧她的人呢?”

  “也沒有。”一旁的病人道:“這病會傳染,怎能讓家人跟著進來?而且家裏人還在不在都不一定,說不定都死絕了呢。”

  滿寶沈默著沒說話,擼起她的袖子給她行針,不一會兒床上的人勉強睜開了眼睛。

  滿寶就摸著她的脈問她,“你知道自己叫什麽名字嗎?”

  醫棚的病人和別院裏的病人完全不一樣,這裏十個病人裏或許才有兩個有家人陪同。

  還有的,是一家子,甚至是一家親朋好友都住在這裏,再或者是都是一個村子的人住在一起。

  病情輕重緩急都住在一起,就算管事們已經盡量將醫棚區分開來,但依舊不能盡善盡美。

  而生死面前,這點兒不便和短處也顯得無足輕重,還是醫藥最令人憂心。

  有的病人從收治到現在已經三天,人整個都燒糊塗了也沒看到過大夫,只是去外面熬藥的大鍋那裏領一碗藥喝,運氣好的熬過了發痘高燒的時候;運氣不好的,收治進來以後連大夫的面都沒看到就被擡了出去。

  由家人辨認後領了便去火化,然後家人會領了一捧骨灰回去。

  而有的,根本沒有家人來領,這樣的人,都是直接燒了,燒下來的骨灰堆在一旁,有找不到親人的人來這裏哭一場,然後抓了一捧灰回去就當是自家人了。

  真進來的時候滿寶才知道醫棚和別院的區別,而現在醫棚能有現在的安定,還全是靠楊和書一力撐著,又有龔少將軍的兵馬威懾才鎮得住。

  滿寶一頭紮進去就出不來了,餓極了才出醫棚去找吃的,這時候別說沐浴換衣服了,她連洗手都找了好久才找到人給打了一盆熱水。

  這一盆熱水還是和秦醫助羅醫助一起分享的。

  三人蹲在水盆邊招水洗手,然後整個放進去泡了泡,滿寶嘆息。

  秦醫助也嘆息,“本還想紮過的針要煮過才能給下一個人用,但……”

  羅醫助道:“知足吧,好歹他們都是天花,不過我們很少用針,就是為難了周太醫。”

  滿寶沈默的抽回手,想要擦一下手,發現沒毛巾,她就只能在寒風中默默的將手上的水珠甩幹,然後和秦醫助羅醫助一起晾著手。

  寒風一吹,本來是溫紅的手慢慢變回原來的顏色,然後大有冷紅的趨勢。

  滿寶轉身道:“走吧,去吃東西。”

  他們根本找不到盧太醫他們,直接到熬藥的地方,熬藥的兵丁看見他們,便指了一下碗,然後給他們打了一碗米粥,又給了他們一個包子,這就是他們的晚食了。

  三人蹲在寒風中吃著包子就粥,遠遠的看著頗為可憐。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