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7章 誰願往

盧太醫就問他們,“你們誰願與我去醫棚?”

  問的卻是周滿和鄭太醫。

  滿寶不等鄭太醫說話立即道:“我和您一起。”

  她想過去看看,聽白善說那邊的情況比別院這邊要嚴重許多。

  鄭太醫內心深處自然是不太想去醫棚的,但這是他的責任,不論是從年紀和資歷上來說都該他去,但周滿也很堅決,他搶了兩次都沒搶過,見她一副必要去模樣,鄭太醫只能默默地不說話,將這個機會讓給她了。

  眾大夫們不知內裏,見太醫們爭搶著去最危險的地方,一時感動不已,

  金大夫都沒忍住道:“我和兩位太醫一起去。”

  這自然是不行的,楊和書和各家之前說定,不論何種情況,都要保證金大夫和華大夫在別院裏為他們看病。

  不然縣衙裏哪有那麼多錢買藥材?

  醫棚裏的病患還等著藥材救命呢。

  於是楊和書出聲安撫下了金大夫和華大夫,並且幫著盧太醫將所有的大夫安排好。

  至於他們帶來的醫助,老規矩,一個太醫帶了個醫助,他們直接點了相熟的。

  反正這會兒醫助也都是當大夫用的,他們在宮裏做的是助手,但到了民間,醫術並不比在座的大夫差多少。

  只不過他們聽命慣了,一開始可能不太適應自己拿主意。

  不過滿寶覺得這種東西很好學,只要進了別院和醫棚,轉起來就不會有空去問別人的意見了,相信兩天之內他們就可以學會自己拿主意。

  滿寶要去醫棚,白善和白二郎自然也轉到了那邊,正好,這四天來他們一直在做準備呢。

  抗疫的重點其實也在醫棚那裏。

  滿寶和盧太醫帶著四個醫助跟在大夫們身後去醫棚時,還沒到地方就聽到了叫聲,哭聲,甚至是怒罵聲。

  和別院的安靜不同,醫棚這裏最大的特點就是吵鬧。

  楊和書也跟了過來,他要將太醫和藥材都安排下去。

  滿寶下車後擡頭一看,就見前方是重兵把守的關卡,遠處是一片空曠的田野,此時田野上搭著不少木棚,那裏進進出出都是人,不少木棚裏還冒著熱氣,空中不斷的飄散著藥香氣。

  通過關卡,白善就指了搭建在路邊的瞭望臺和滿寶道:“從這裏可以看到醫棚全景,這一片本來是田野,再往那邊去就是城墻。現在醫棚有重兵包圍,夏州城的守軍,除了城門,便是這裏布置了最多的兵馬。”

  滿寶問道:“他們怕這裏的人沖關?”

  白善點頭,“這裏的病人太多了,有心人一挑撥就易生事,何況,問題也是實在存在的,醫藥全都不夠。”

  他不動聲色的看了一眼站在不遠處的龔少將軍一眼,壓低了聲音道:“如今全城的兵馬都在這位龔少將軍手上,我前日才從楊學兄那裏知道,封城的公文上雖有龔將軍的印章,但其實是龔少將軍說服了龔將軍,自封城後龔將軍就一直閉門不出。”

  滿寶沒有問深層次的原因,只是盯著前面哭嚎不止的人群,偶爾會有人從裏面擡出一具屍體來放在外面空地的木板上。

  只是他們說話的這一刻鐘,她就看到擡出來三個人了。

  白善神色也有些悲戚,只是情緒很淡的道:“這裏每天都死人,且死人的數量比別院那邊大多了,你想照著別院那邊來治是不可能的,一個一個的精心養護,只怕死的人更多。”

  滿寶心內的悲傷便被擠到了一遍,她問道:“所以你建議熬大鍋藥?”

  “醫棚這邊就一直這樣熬藥的,這樣不僅節省人力,藥材,也節省了木柴。”白善道:“別看楊學兄說要什麼東西他來負責,但我看過縣衙的賬冊和各州縣來往的公文,他已經把這附近州縣的藥材搜刮過一遍了,臨近州縣還送過糧食和菜肉來,如今消耗去了不少,如果再沒有效果,他肯定受不住夏州城。”

  以現在每天的傳染率,再下去,不說朝廷可能會考慮放棄夏州城,夏州城這邊也有可能會嘩營。

  不錯,會嘩營。

  今天龔少將軍之所以這麼耐心的陪完全程,就是為了從這裏搶一個太醫和幾個大夫去軍營看一看。

  軍營裏染上天花的士兵也越來越多了,軍醫根本沒有辦法治好人。

  盧太醫也和醫棚的管事現場看了一下醫棚的情況,情況的確很不好,他看向周滿,幹脆指了一個最遠的位置道:“周太醫,我們一人一邊,從兩邊向中間看,先看過所有病人的情況再分一下要負責的病人如何?”

  滿寶沒什麼意見,看向白善。

  白善就道:“我去給楊學兄幫把手,並不是一直在這邊,你自己註意安全,要是想找我就找衙役往縣衙裏傳話。”

  滿寶應了下來,“你也要小心。”

  盧太醫不想看他們膩歪的樣子,拎著自己的藥箱帶了兩個醫助就走。

  白二郎便也和滿寶揮手,和白善急匆匆的去趕上楊和書,他們現在要做的就是將藥材分完各處。

  每一處需要分哪種藥材,分的量是多少,都要算過後分發下去。

  滿寶則帶著自己的兩個醫助往另一邊走去。

  他們也都戴著口罩,一路看過去,心情有些沈重,或許是為了活躍氣氛,秦醫助笑問:“周太醫,您剛在縣衙裏給我們吃的藥丸真的可以防治天花嗎?”

  提起這個滿寶就心痛不已,那可是花了不少錢的,一顆藥已經不止一千兩百積分了,再往下買,只會更貴。

  但正如白善所言,後面還有新的大夫加入的話,她還得買藥丸給他們吃下,總不能這邊治病,那邊醫者自己卻可能染上天花吧?

  滿寶看了一眼自己的總積分,幹脆收回意識,不再看,免得再心痛。

  她道:“當然有用了,有大用處了,你們得感激我。”

  秦醫助和羅醫助都笑起來,覺得周太醫在和他們玩笑,畢竟那藥就跟一顆糖似的,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因此他們也玩笑著點頭,“是,得謝一謝周太醫。”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