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5章 安排

和京城調人這樣的事兒自然是要找楊和書。

  楊和書沈吟片刻就答應了,於是再次給京城發了一份公文。

  官差取了公文快馬加鞭的往京城送去,晚上就在驛站裏碰見了太醫院的車隊。

  盧太醫聽說他還要回京城調人,吃驚不已,“怎麼還要調人?”

  官差道:“病患太多,大夫不夠用。”

  盧太醫就憂心起來。

  他們一路走來,各縣已經開始緊閉城門,官道上設了許多關卡,越靠近夏州,情況越不好。

  京城的號令還先周滿他們一步出京,只是周滿他們經過時各州縣還沒安排妥,不過他們運氣似乎不錯,才走過,各州縣就做出了反應。

  倒是盧太醫他們一路被盤查不少,好在他們是北來,而不是南去,從北下南的人被盤查得更嚴厲,凡是發燒或是身上長了痘疹的都要就近收治,直接被拉到城外的醫棚裏看管起來。

  盧太醫他們路過時曾經進去看過,還傳了幾張藥方和幾個治療的法子才起身。

  還有的州縣看他們帶了不少的藥材想要強買,只不過盧太醫脾氣不太好,這又是給夏州城的,所以沒能讓人得逞。

  只是盧太醫這段時間依舊心力交瘁,以至於行程都比預定的慢了一些。

  他看了一眼官差身邊的兩個大包袱,皺眉問道:“傳急令,怎麼還背著這麼大的包袱?”

  官差:“這是周太醫托給家裏帶的東西。”

  盧太醫立即問:“什麼東西?”

  他道:“疫區的東西是不能隨便帶出城的。”

  兩位官差立即道:“是信件,有給家裏的信件,還有給什麼太醫院,同窗的信件,反正很多,周太醫說一並交給她家裏,讓她家裏去送就是了。”

  其實不止,還有一些藥,她都分好了,叮囑了周立如和劉三娘給該給的人。

  可惜她離京的時候沒能找到天花病毒的疫苗,不然就近給他們是最好的。

  盧太醫這才不再問,只是提醒了一句,“過關時你們最好高喊是夏州城急報,這樣好過關。”

  官差還不解,第二天才明白這話的意思。

  德靜縣也緊閉城門了,幾個官道路口都設了屏障,凡是從北而來的人都要嚴厲查看,他們一路上遇到了不少返回北邊的人,也看到有人直接在沒到關卡的時候走入山林,似乎是想繞開關卡南下。

  官差們沒管,前兩日才下了大雪,山林豈是那麼好進的?

  不說山裏可能有的大蟲和熊瞎子,就是凍都有可能把人凍死,何況人在其中還極易迷路。

  就是他們這些朝廷養出來的人都沒膽氣這時候進山林抄近路。

  到了關卡,他們才喊出“夏州城急報”,守關卡的人立即退後,離他們有十步遠,都不要他們下馬,遠遠看了一眼公文上的紅章就放行。

  官差甲忍不住高興道:“盧太醫說的沒錯,還真挺好用的。”

  官差乙怒,“難道這還是什麼好事嗎?趕緊走吧,五日內要到達京城。”

  而此時滿寶正在送走她到別院後第一個痊愈的病人,目送她被人簇擁著回家,她便轉身回去看新收治來的病人。

  白善接手後,發現這段時間豪富之家新增的病人不多了,於是開始將房間裏的病人騰挪了一下,主要讓他們圍繞主院。

  理由也是很貼心的,西院這邊,周太醫會主要在主院活動,畢竟楊夫人在此。

  東院這邊,不僅金大夫、華大夫和魯醫助的精力主要在主院這邊,就是周滿過來時也會先來主院看診。

  於是本還有些不願意搬房間的病人立即主動搬了,於是邊緣的一些院子便空了出來。

  白善就讓人打了幾張木板床,將裏面的屏風撤了,每間房裏又加進去兩張床和四張床。

  然後拿著他從縣衙裏拿來的病人名冊,開始從裏面挑選一些病人送進來。

  那些病人之前都被安排在醫棚,這會兒被送進別院,並不覺得一個房間裏十張床很多,還覺得寬敞呢,於是千恩萬謝。

  大多數選進來的病人都有家人照顧,但也有沒有家人近身照顧的,他就盡量安排一家人在一起,然後讓他們互相照顧。

  於是去前堂抓藥的人中竟然出現了病人。

  好在住在主院附近房間的病人基本上不出門,就是臥床了,所以並不知道外面的改變。

  丫鬟小廝們倒是知道,但在白善笑瞇瞇的警告中,還有白誠調停,於是他們也都沒說。

  楊和書忙完了一天的政務過來時,看到別院裏竟然進了這麼多普通人家的病人,忍不住微微一笑,問白善:“金大夫他們沒有意見嗎?”

  “有抱怨的,但小子告罪了,”白善道:“醫棚那邊病患更多,現在我們手上大夫不夠,所以只能這麼幹了。”

  才感覺輕松一些的金大夫和華大夫沒想到好日子沒過兩天,白善就往別院裏塞了更多的病人,比之前多出近一倍的病人。

  倆人頭一暈,但見白善滿臉愧疚和憂心病患的樣子,他們又說不出氣話來。

  尤其是他看著廊下的樣子,大有想要將走廊圍起來也擺上病床的趨勢,他們立即不敢說了,紛紛轉身去看新來的病人。

  滿寶也忙,到最後白善塞進來這麼多病人,她幹脆就去東院把魯醫助給搶了過來,他除了不能紮針,診脈開方都做得。

  前堂也很忙,從頭到尾一直在抓藥,排隊的人呢卻還是很多。

  白善就另外讓人多開了一個位置,偶爾他和白二郎會頂上去幫忙。

  他和白二郎都勉強認得大部分草藥,而且藥櫃上都寫著名字呢,只是一開始速度慢一些。

  只是因為都是統一的病癥,方子上的藥就是有劑量和些微的差距,但所用的藥材卻是差不多的,抓上一二十副,他們就熟了,尤其是白善,有時候白二郎藥名才念出來他就找到了地方……

  和他同排抓藥的藥童心中復雜不已,難道讀書人都這麼聰明嗎?

  滿寶看了看龔三太太的痘疹情況,又去摸她的脈,道:“今日已經沒有新發的痘疹了,再等兩天,要是不再出,那就算是好了,等痘疹消了以後就可以回家。”

  龔三太太驚喜不已,“我這就算好了?”

  滿寶點頭道:“差不多。”

  看著戴口罩的滿寶,龔三太太感激不已,她沒忍住,一把拉住滿寶的手,笑道:“等我好了,一定請周太醫用我們夏州城的羊蠍子,楊大人來得時間短不知道,其實我們夏州城的羊蠍子才是最好吃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