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4章 多花錢

楊和書笑看著他們離開,扭頭和滿寶道:“我回頭讓萬田去聯系各家,你四哥他們帶回來的牛都沒有入編,想殺還是挺容易的,而且這是夏州。”

  說夏州不缺牛,那是真的不缺牛。

  夏州境內有三分之一在遊牧,這裏還有朝廷及各家的馬場,所以對耕牛的限制沒有關內這麼嚴格。

  但是,這時候城內的人出不去,城外的人正努力的躲避這座城,糧食什麼的倒不是很缺。

  畢竟事情發生時秋收已經結束,不僅各家有存糧,衙門那邊也有不少的稅糧,現在糧價上漲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人心惶惶,不知疫情何時結束導致。

  但菜蔬和肉卻是真的缺。

  所以別看周四郎手裏的牛不少,但夏州城還是吃得下的,不說城內的一般百姓,就是那些富貴人家就能拿去不少。

  他還讓萬田給了一個定價建議,不要一次全殺了,一天殺一頭,或是隔一天殺一頭,價格盡量往高了開。

  這時節還能吃得起肉的,基本上就是大戶,不會在意貴出來的那幾十文錢的。

  沒看糧食都漲了嗎?

  這也才秋收結束沒兩個月呢。

  楊和書進去看了一下崔氏便離開,他還有許多事情要做。

  白善和白二郎則開始理起院子裏的事務起來,通過管理這一個院子,他知道了現在夏州城的布匹存貨和各布莊的大致情況;

  知道了現在夏州城的糧價和大致的儲備情況;

  還知道了楊和書是怎麼跟夏州的豪富及普通百姓們鬥智鬥勇的。

  這三個院子的存在和六個夏州最好的大夫就是楊和書的退步,而設在城中,收留了大半病患的醫棚就是夏州本地豪紳的退步。

  白善通過這些賬冊,再一點兒一點兒的安排這個院子裏的病人、奴仆的衣食住醫了解到這些。

  白二郎才將東院今天要吃的菜安排下去,轉身回來看到白善還在翻著那厚厚的名冊,就頭疼道:“你看這個做什麼?”

  “看一下都是夏州城的什麼人住在這個院子裏,還看一下曾經都有什麼人住過這個院子,他們現在是死了,還是活著出去了。”

  白二郎聽著感覺陰森森的,問道:“看這個做什麼?”

  白善道:“昨日城南有人沖關你不是跟著去看了嗎?”

  “是啊,不是被壓下了嗎,”白二郎一頭霧水,“沖關的都是普通的老百姓,跟這院子裏住的人有什麼關系?”

  白善搖頭,“我有一點兒不解。”

  “哪兒?”

  白善道:“現在夏州城內有糧,醫藥雖少,但醫棚裏的病患好歹還能輪上,城中,不論是多貧苦的人得了天花,哪怕是街上的乞兒,只要頂著痘疹都可以住到醫棚裏去,他們為什麼要沖關?”

  “你也說了醫藥不夠……”

  “是不夠,但還是有不是嗎?”白善道:“出城以後可不一定,城外的藥都要花錢買,他們有足夠的錢嗎?城外的大夫會給他們看病嗎?夏州城外的城池會放他們進去嗎?”

  “就算他們是普通百姓,不怎麼聰明,但在這種事兒上卻也不至於愚笨,何況人都戀鄉,尤其是這些沒有資本離鄉的百姓,不到萬不得已他們是不會離開的。”白善:“所以他們為什麼要沖關?”

  “那是……”

  “有人挑撥,不過我覺著更像是有人指派,”白善道:“出城對普通百姓來說意味著弊大於利,但對有的人來說不是。離開夏州城,他們有足夠的錢,什麼樣的藥材和大夫找不到呢?”

  白二郎臉色一沈,怒道:“最好的六個大夫已經給他們了,他們還有什麼不滿足的?”

  “因為病人太多了,死的人也太多了,”白善翻開冊子,直接點了一頁上的名字道:“還沒有統計,但我粗略看了一下,僅僅這個院子,從封城後到現在,死的人就有二十八個了。這還是一號院,送來的時候都是癥狀都還算輕,其他兩個院只怕更嚴重。”

  白善嘆息一聲道:“天花,是可以滅族的病癥。”

  所以不怪他們慌亂。

  可夏州城外是大晉的千萬子民,一旦天花南下流入京城,甚至去往江南、西南等地,那才是人間煉獄。

  就是為此,他們也不能讓人出去。

  甚至城外村莊的病人也要開始處理了。

  白善吐出一口氣,擡頭和白二郎道:“現在我們接手別院,你小心些,別讓人設計了。”

  白二郎悚然一驚,“難道他們想像對付學嫂那樣也讓我染上天花?”

  白善就嚇唬他,“未必不可能。”

  白二郎臉色一白,立即道:“我一定不亂跑,也不亂摸東西,亂吃東西……”

  他苦著臉道:“這趟事也太難做了吧?”

  白善道:“我們算什麼難的,滿寶才難呢,大夫太少了,夏州這邊根本周轉不過來,以我們昨天去醫棚看到的情況來看,就是盧太醫他們帶著醫助來了也不夠用。”

  這一次出差,滿寶他們一個太醫帶著兩個醫助。

  因為很危險,所以太醫院就避開了今年新入的醫助,專門挑老練一些的,甚至還特意挑選了已經娶妻生子的六個……

  別看他們只是太醫院的醫助,但水平比民間的大夫也只強不弱,也可以獨當一面的。

  今天上午魯醫助還聽金大夫和華大夫的醫囑,現在他已經自己領著人開方看病去了,偶爾金大夫和華大夫還會找他商討一些病情。

  白善按下冊子自己在心裏算了算,當即道:“還是寫信回去,或是從附近的州縣裏再招募一些大夫,或是從京城中調派,總之夏州還需要大夫。”

  對於太醫院的人白二郎還是挺熟悉的,他算了算道:“太醫院裏調不出人了吧?”

  “你覺得從太醫署裏調人怎麼樣?”

  白二郎一驚,“這不好吧,他們醫術沒到家呢。”

  白善卻道:“和醫棚裏的大夫差不了多少,而且,他們也能幫把手,比如聽命紮針,用藥,處理痘疹等……”

  白二郎驚疑不定的看著他,懷疑道:“你是白善嗎?”

  白善橫了他一眼,“你最近是不是鬼怪小說看多了,想什麼呢,我不是白善是誰?”

  “那你怎麼會提這樣的事?”白二郎道:“天花危險得很,他們都還那麼年輕,會死人的吧?”

  就是因為知道很大概率不會死人他才有此提議好不好?

  滿寶手上的藥雖說只有百分之八十九的防疫效果,但也足夠了,他相信,只要足夠用心,他可以把剩下的百分之十一填補上,只是多花錢和精力而已。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