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3章 見面

崔氏夜裏又燒了起來,楊和書坐在床邊低聲安撫她,滿寶則給開藥和紮針,加上其他五個病人也有情況,滿寶忙得不行,一直到淩晨才停下來。

  好在住在這裏的都是家境不錯的,就算家人不在此,也至少有一個下人貼身伺候著,她只需紮針開方,倒也周轉得過來。

  等所有人都度過了危機,滿寶這才去洗手換衣服,然後就趴在她的床上躺著不動了。

  雖然累得不輕,但才睡了不到兩個時辰就又趕著清晨的時候醒了。

  何大嫂沒想到周滿那麼快就醒了,連忙進來伺候。

  滿寶打了一個哈欠便更衣起身,問道:“今日院裏有新進來的病人嗎?”

  “是。”何大嫂頓了一下後道:“今日沒有送出去的。”

  也就是沒有病重或死了的。

  滿寶點了點頭,先去用早飯,還沒吃完楊和書便過來坐在了她對面。

  滿寶這才想起他來,不好意思的道:“楊學兄,我都忘了你了。”

  楊和書忍不住一笑,“不怪你,你這是忙累了。”

  他給她夾了一個包子,問道:“夏州的饢不錯,泡著羊肉湯一起吃很不錯,可惜現在不能請你吃,得等到天花結束了。”

  “等結束了學兄可一定要請我們吃,”滿寶問道:“學嫂現在如何?”

  “睡過去了,現在只是微熱,我看著比昨晚好多了。”

  “我一會兒去給她看看。”

  他們飯才吃完,李管事就來回稟道:“大人,白公子帶了兩個人來,正等在大門外,說是周太醫的家人。”

  滿寶立即起身,“學兄先坐,我去見見。”

  一邊說一邊在腦子裏和科科道:“買吧。”

  科科就喜滋滋的問:“買多少?”

  滿寶肉痛的道:“多買些吧,就買……五十顆吧”

  話音才落,滿寶就聽到了叮鈴鈴的聲音,還一連兩聲,可見科科的速度之快。

  到了門口,士兵們仔細的檢查過才讓周滿出去。

  白善和白二郎就領著大吉三個站在邊上,旁邊則站著周四郎和周立君。

  看到滿寶,周四郎和周立君便沖上前,一人壓低了聲音道:“你不要命了,怎麼這時候跑來夏州?”

  一個則問道:“小姑,你能治天花嗎?”

  滿寶先回答周四郎,“這是聖命,太醫院的人落在了後面,也要來的。”

  然後回答周立君,“看情況治。你們都沒事吧?”

  “沒事兒,”周立君看了一眼周四郎後笑道:“小姑放心吧,我們別的本事沒有,卻是很惜命的。夏州城一封城,我們就租了個大院子住下,然後陸陸續續將手中的藥材全出了。”

  滿寶松了一口氣,點頭道:“我們不是夏州人,在這裏沒什麼根基,手上有大量的藥材和糧食都不是好事。”

  “向大哥也是這麼說的,所以我們出藥材從不瞞人,出給各家的藥材價很高,但也捐了一批給縣衙,每次將藥材拉出去時都會讓鄰裏看見,現在大家都知道我們手上沒藥材了。”

  “可惜這次我們還從草原上帶來了二十頭牛,現在我們被關在院子裏,要養活它們太難了,我們最近正想法子出手,”周立君道:“可夏州不缺牛,而且這時候也沒多少人敢往外走,我們自己都不敢,所以……”

  滿寶便看向白善,白善略一想便道:“交給楊學兄吧,不然就殺了。”

  不說周四郎,周立君都驚詫得瞪眼,“都殺了?”

  白善和滿寶道:“我昨天看了一下數據,又去醫棚那邊轉了一圈,我才知道,原來現在城裏的這些病人近乎有一半是外面村莊進來的,楊學兄說,有些小一點兒的村莊,除了一些大人和孩童,其余盡皆沒了。”

  “所以別說現在人都不好出門,就是病情結束了,你要想在夏州出手這些牛也不可能,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殺了,現在城中缺肉,好歹不會虧。”

  但再養下去就不一定了。

  每日所需的草料、牛還會生病,消瘦,越養成本會越高,到時候說不定真會虧本。

  周立君皺眉,周四郎也皺眉,不過他很快決斷,咬咬牙道:“那就全殺了。”

  滿寶立即道:“你們現在不好出門,我去找楊學兄幫忙。”

  她看了一下空間裏的藥丸,和周四郎點點頭道:“你們在這兒等一下我,我去找楊學兄。”

  她進去帶著楊和書出來,手上還拿了兩個藥瓶,她將藥瓶交給周四郎和周立君,道:“這裏面的藥丸子,你們一人一顆吃了,不要多吃,也不要不吃,我數了人頭的,一人一顆。”

  周四郎接過一瓶,問道:“這是什麼藥?”

  滿寶道:“可以讓你們不是那麼輕易的染上天花,效果不一定,所以平日也要多註意。”

  周四郎眼睛一亮,道:“有這個東西,那把方子說出來讓大家都吃不就好了?我們自己也可以做,說不定還能賺一筆錢呢。”

  滿寶一時無言,白善就皺了皺眉道:“沒有方子。”

  “這不是滿寶做的嗎?怎麼會沒方子呢?”

  一旁的白二郎就道:“哎呀,你吃了就知道為什麼了,有方子和沒方子沒多大區別的。”

  滿寶就扭頭瞪他,“這是藥,不是糖!”

  白二郎道:“你說是就是吧。”

  白善插了一句嘴道:“其實糖也是藥的。”

  滿寶立即道:“沒錯,糖也能入藥。”

  楊和書就覺得白善這稀泥和得不錯。

  周四郎聽他們這樣議論,便倒出一顆藥來丟嘴裏,本來他想著沒有水生咽的,結果他還沒來得及咽下去就嘗到了絲絲的甜味兒,然後那甜味兒越來越濃,一直到最後才有淡淡的藥味兒出來……

  周四郎:……

  他默默地蓋上瓶子,往懷裏一塞後點頭,“行吧,我知道了,回去就讓他們吃。”

  他現在相信了,滿寶是真的沒有方子,也覺得這糖……藥丸應該不是她做出來的。

  周立君也不由吃了一顆,然後和四叔一起叮囑了小姑保重自身,閑話沒多說,和楊大人行禮過後便告退。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