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0章 交代

才徹底放心,昏昏沈沈的崔氏聞言眼睛就睜開了些。

  滿寶繼續嘆氣道:“聽萬田私底下說楊學兄已經兩三天沒睡覺了,今天更是不吃飯,我剛才看他和在京城時相比憔悴了好多。”

  崔氏呼吸就粗重了些,還舔了舔嘴唇,滿寶立即看向迎月,迎月就端了茶杯小心餵她喝水。

  見她心氣又起來,滿寶松了一口氣。

  熬煮的藥汁也好了,她教迎月給崔氏擦拭,然後就轉身出去。

  楊和書站在院子裏等,看見她出來便迎上去,“怎麽樣?”

  滿寶壓低了聲音道:“她的痘疹發不出來,偏又高燒,很是危險,我才換了三套針法,最後一套是刺激痘疹發出來的,但這針法我是第一次用,並不知道效果如何。”

  “用的藥是盧太醫給的藥方,既可以治一下已發的痘疹,又可以保護痘疹發出來,我不知道她能不能熬過去,接下來兩個時辰內讓迎月不斷的給她擦藥汁和溫水降溫吧。”

  楊和書知道高燒是會死人的,他忍不住轉了兩步,問道:“就不能開藥降溫嗎?哪怕一點點兒。”

  滿寶搖頭,“不行,她痘疹本來就發不出,再開祛燒的藥,她的痘疹更發不出來了,一旦過了藥效,反撲只會越發厲害,到時候才是回天無術。”

  楊和書抿緊了嘴巴不說話。

  滿寶便勸慰道:“我今晚就留在這兒守著,楊學兄,我去看看別的病人吧。”

  楊和書這才從怔忪中回神,低聲道:“留在這兒過夜太危險了,一會兒我帶你見別院裏的大夫,天暗下來就回去。”

  滿寶卻搖頭,“不行的,她今晚上才是最要緊的,我給她吃了藥,又紮針,要是有效,今晚上痘疹肯定要發出來,正是最可能高燒的時候;要是藥和針灸都沒用……”

  滿寶頓了頓後抿嘴道:“那就得及時換別的方法。”

  楊和書一聽就明白了,今晚是崔氏的關鍵時刻,成則活,敗則亡,他眼睛有些發熱,點了點頭後低聲應道:“好,我讓人送些東西來給你,你需要什麽和我說。”

  他看了一眼房門,到底沒有進去看崔氏,而是轉身道:“走吧,我帶你去見過兩位大夫。”

  兩位大夫,一位姓金,一位姓華,年紀都不小了,面容看著只有四五十歲的樣子,但楊和書說他們在夏州城內坐診就有四十來年了,所以應該上了六十。

  兩位大夫正帶著藥童們各自忙碌,見楊和書帶著一個披著鬥篷的小姑娘過來也只是擡起眼皮看了一眼。

  實在是太忙了,忙到他們沒空與主官寒暄。

  他們還以為這又是哪家生病了的富貴人家派來問方的小姑娘,誰知道楊和書介紹道:“這位是太醫院來的周太醫,滿寶,這位是金大夫,這位是華大夫。”

  金大夫和華大夫驚訝。

  滿寶已經躬身行禮叫了他們一聲。

  倆人連忙起身回禮,一臉好奇的看著她,“就是治好了太子殿下的周太醫嗎?”

  楊和書代她點頭,笑道:“太醫院的其他太醫押送藥材落後,還需要三天左右才能到達夏州城,所以這三天周太醫先隨兩位一起在這別院裏看病,還請金大夫和華大夫多照顧些。”

  滿寶也行禮笑道:“還請兩位前輩多多關照。”

  倆人連忙回禮,口稱“不敢”。

  於是三人就交流起來,“太醫院那邊可有應對天花的方子?”

  滿寶就先將盧太醫的方子說了,這才說起別的方子,“第一個方子是我們太醫院盧太醫的家傳藥方,其他的方子則是我們從太醫院的典籍和病例中找出來的。”

  兩位大夫這半個多月來一直在治療天花,各種方子都試過了,突然得到這麽新鮮的方子,還是太醫院出品,一時高興得不行,於是不顧病人在側,直接拉著周滿討論起來。

  滿寶則又說了兩套針法給他們聽,道:“藥物降溫會壓住痘疹,但針灸不會,它本就是散熱引邪,所以藥不能用,但針灸可以。遇到高燒卻不發痘疹的病人可以一用。再配以激發痘疹的針法,應該會更好。”

  金大夫一聽,扼腕道:“可惜我不曾學過針灸啊。”

  滿寶驚訝,“您沒接觸過針灸嗎?”

  金大夫有些尷尬的道:“是,我師父也不會,這針灸需要對人體的經脈穴道特別熟悉,我這一門都沒怎麽學過。”

  華大夫也表示他只是粗通,周滿說的針法他並不能紮出來。

  滿寶一聽,想了一下後叫來一人,讓他去前面把她的醫助叫來,“這次我帶了一個醫助來,他與我學過針灸的,這邊的病人要是需要行針時可以找他。”

  等魯醫助過來,滿寶已經和金大夫華大夫商量好他的去處和具體工作內容了。

  魯醫助沒想到自己的任務竟然這麽重,一時又是高興,又是……悲傷,前者自然是因為被看重,後者……這是天花呀,他也沒出過痘。

  但周太醫對他似乎很有信心,鼓勵他道:“口罩要一直戴著,記得換洗,身上的衣服每天一換,用手摸臉上的部位時一定要用熱水洗過手……魯醫助,你身體好,我都可以,你肯定也可以的。”

  鼓勵完,她就把魯醫助送給金大夫和華大夫了,她則轉身出去找楊和書。

  楊和書給她找來了兩個健仆,看著三十歲左右,手腳很是麻利,只是她們臉上都有麻子,他道:“這是何嫂子,這是高嫂子,她們兩個都出過痘,還粗通藥理,之前是在別院三號那邊幫忙,我將她們調過來給你,若有翻動這樣的事兒就讓她們來。”

  滿寶應下,高興的收下了兩個人。

  楊和書又找來一個女管事,和她道:“這是管著這邊院子的李管事,一會兒由她帶著你去見其他的女病人。”

  他畢竟是男子,多有不便。

  滿寶應下,還沒來得及走,便有人匆匆來報,“大人,醫棚那邊需要您去一趟。”

  又有人來道:“大人,城北那邊又鬧起來,士兵們要彈壓不住了。”

  楊和書還沒來得及說話,又有個人跑過來道:“大人,城南那邊有人沖關,想要打開城門出去。”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