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9章 心氣

滿寶道:“我們太醫院也沒有具體的方子,只能通過隔絕病毒來防治,就算接觸,也要掩好口鼻,勤洗手,盡量不要讓接觸過病者的東西靠近口鼻。所用的衣裳,被子等最好熬煮過後再使用……”

  會有些效果,但其實是不能隔絕的,天花應該是滿寶見過的傳染性最大的疫病了,而且它存活的時間還長。

  這次之後,誰知道它會躲在哪個陰暗的角落或者哪一粒塵埃中,一年半載後又附著在某一個倒黴的人身上,然後傳染開來。

  所以為盡量隔絕開病毒,她能想到的辦法就是煮,用開水的消毒。

  只是這樣一來就需要大量的木柴,現在又是冬天,取暖本就困難,雪一下,能取用的木柴就更少了。

  不過楊和書沒有說困難,他記下了滿寶說的註意事項,點了點頭後領著她進了一個院子。

  院子裏共有上三,左右各兩間房,加上兩邊的耳房,一共是九間房,全部住滿了人。

  耳房裏只放四張床,其他房間卻是放了六張,但其實還是比耳房寬敞一些。

  崔氏就在正房中,六張床裏只住了三個人,還有三個床位,聽說明天會有人住進來。

  因為裏面是女眷,楊和書沒有第一時間進去,而是敲了敲門,裏面便知道有男客來。

  因為大夫都是男的,所以屋裏的人一直是穿戴好的,不一會兒便有人來開門。

  迎月開門看見楊和書便眼眶一紅,“老爺,夫人,老爺來了。”

  一句話說完,看到他身後帶著的人便好奇的多看了一眼,滿寶就將兜著的帽子取下,迎月眼睛瞪大,瞬間驚喜,“滿小姐!”

  她激動的轉身跑進屋,“夫人,滿小姐來了,是滿小姐來了。”

  楊和書:……

  滿寶幾人:……

  白善讓大吉等候在外面,他和白二跟隨楊和書滿寶一起入內,進去便是一股熱浪鋪面而來,顯然是燒了火盆。

  迎月將崔氏扶起來,滿寶快走兩步上前按住她,“嫂子別動。”

  崔氏先看了一眼楊和書,往後退了退,低聲道:“你別太靠近,小心傳染給你。”

  楊和書腳步不停的上前,與她低聲道:“我身體一向康健,不會有事兒的,我之前不也每日進出疫區嗎?”

  滿寶已經摸到了崔氏的手,很滾燙,她伸手摸了摸她的額頭,便給她聽脈,“除了發熱和長痘,還覺得哪兒不舒服?”

  崔氏看了眼楊和書,見他沒有退出去的意思,這才回答滿寶:“渾身沒勁兒,頭也痛得厲害。”

  迎月補充道:“夫人晚上根本睡不著,身上不僅癢,還腰酸背痛,反正就是哪兒都不舒服。”

  滿寶看了看她的舌苔和眼睛,心中便有數了。

  她點了點頭道:“你還在發痘,痘疹沒有全部發出來前不能壓著,但我可以用針灸給你稍稍降溫,再用溫水擦一下手腳,多少有些用處,我一會兒給你開些塗抹的藥汁,可以讓你好受點兒。”

  崔氏一直提著的那口氣泄了下來,或許是對周滿過於信任,她這口氣一下來便覺得頭更暈,也更腰酸背痛了。

  滿寶看見,便從白善手裏接過藥箱,打開藥箱拿出針袋,“現在就來吧。”

  楊和書便帶著白善和白二郎退出去。

  他們一走,同一個房間裏的兩個病人就讓婢女將擋著的屏風收起來,一起好奇的看過來。

  素來周道的崔氏卻沒發現她們的目光,只是微閉著眼睛臉色通紅的躺在床上。

  滿寶主要在她的四肢上紮針,胸口紮了兩針。

  她伸手摸了摸她的鼻息,見她呼出來的氣都是熱的,便皺著眉頭思索起來,半響後拿出一張紙來寫藥方,寫完又忍不住改了兩味藥,這才將方子交給迎月。

  “上面的是喝的,下面的是擦的,兩方都抓,但先熬喝的,快去。”

  迎月一凜,立即接過藥方出去。

  楊和書已經低聲和白善白二郎說起這別院的管理,道:“本來我是想這一整個院子都只收女病人,另一個院子則只收男病人,但有些人家裏有多人生病,母子父女妻兒皆有,將他們分開得太遠,不說他們鬧起來,心中總免不了牽掛擔憂,對病情也不好。”

  所以他才將院子一分為二,病情只要不是相差太多一家子就能分到同一個別院,這樣探望和問候就會方便許多。

  白善仔細的聽著,楊和書已經決定將這一個別院交給他們練手,暫由他們來管理。

  正說話,迎月拿著方子急匆匆的出來,楊和書收住了話,伸手接過單子,遞給萬田,低聲道:“速去抓藥。”

  萬田應下,轉身往正堂那邊跑去。

  那邊就有衙門買來的藥,要是不夠,還有駐紮在此的藥鋪,藥材種類還算多。

  滿寶撚針,半響後摸了摸她的體溫,便又換了一種針法。

  迎月雖然不懂醫術,但見夫人的臉越來越紅,體溫越來越高也知道不好。

  滿寶收了針,示意迎月將屏風打開將人擋住,然後把崔氏的衣裳脫了,直接在她身上施針。

  正好奇的盯著這邊看的兩個病人惋惜的盯著屏風看,然後對視一眼,眼裏都有散不開的疑惑。

  能和崔氏住在一個房間裏的身份自然不會低,當然,這是僅限於夏州來說,家世上她們還是遠比不上崔氏的。

  但她們夫家和娘家都算是夏州的地頭蛇了。

  也因此,這個院子的兩個大夫算是夏州境內醫術最好的,見病房裏來了個年紀這麽小的女大夫給崔氏看病,倆人都很驚奇。

  滿寶手又快又穩,不一會兒針就紮滿怕崔氏的後背,迎月看著那針都有些怕。

  滿寶不斷的撚針,額頭微微沁出汗來,她看了一下時間,對迎月道:“去看一下藥好了沒有,快端來。”

  迎月應了一聲,轉身出去,不一會兒就端進來一碗熱騰騰的藥。

  滿寶將崔氏紮醒,但見她精神不濟,整個人已經有些昏沈,就等藥涼了一些後整碗給她灌了下去,然後對她道:“嫂子,我今天來時還抱了琪哥兒一下,他哭得眼睛都腫了,我拿了糖也沒把他哄好。”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