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2章 先行

滿寶道:“你可以去太醫院裏找鄭辜,他可以替你紮。”

  殷或搖了搖頭道:“算了,我還是等你回來紮吧,我用不慣旁人。”

  白善聞言從茶杯中擡頭,看向滿寶道:“都是你慣的。”

  殷或微微一笑,問道:“你們明日何時啟程?我去送你們。”

  滿寶道:“天不亮就要走了,那會兒正是陰氣最盛時,此時又天冷,你別來了。”

  白善也道:“到時候生病了,我們走都未必安心。”

  殷或沈默了一下,半響後嘆息,算是應了下來。

  滿寶和白善都松了一口氣。

  殷或左右看了看,問道:“白二呢?”

  滿寶也看向白善。

  白善道:“他說這一走不知過年時能不能回來,所以他去找趙六郎了,上次趙六郎和他打賭輸了,答應了請他吃一頓狀元樓的酒的,這次去順便提醒一下趙六郎別忘了他們之間的債務。”

  好吧,倆人頓時沒話了。

  白二郎傍晚時吃得肚子圓溜溜的回來,連晚食都吃不下去了,還和滿寶拿了兩丸消食丸,這才能好好的睡一覺。

  只是天沒亮他就頂著寒氣起身了。

  他圈著被子坐在床上,他的小廝一邊將他要穿的衣裳擺出來一邊著急的道:“二少爺,堂少爺那邊在穿衣了……”

  不一會兒又道:“二少爺,堂少爺那邊打了熱水,已經在洗漱了……”

  “二少爺,堂少爺那邊出來倒水,好像已經在穿鞋襪了……”

  白二郎這才呆呆放棄肩膀上的被子,伸手去拿衣服,不明白兩天前他為什麽要堅持跟著他們去夏州呢?

  其實,他在京城擔心也是可以的。

  白二郎穿好衣服,就拿著毛巾隨便呼嚕了一下臉就坐在凳子上讓小廝梳頭,然後縮著脖子去前面用早飯。

  周家和白家的人大多都跟著起了,他到前面時,白善和滿寶已經坐著在吃早食了。

  看到他出現,倆人一起招手,白大郎則坐在一旁念叨,讓他到了夏州聽楊大人的差遣,不要亂跑,不要闖禍……

  白二郎還有點兒迷蒙,所以這些話都沒從耳朵進去,最多在耳朵那裏繞了一圈就被腦袋擋了回去,只覺得唔唔唔的,什麽都沒聽清。

  一直到出門上馬,迎面寒風一吹,他這才清醒過來,一低頭就見堂祖母、鄭姨和大哥他們憂心的擡頭看他們。

  白善和滿寶與家裏一揮手就要告別離開,白大郎也看著白二郎嘆氣道:“二郎,你要保重啊。”

  白二郎有些感動的點頭,揚鞭跟上白善和滿寶。

  大吉等護衛便騎馬的騎馬,趕車的趕車跟上。

  到了城門口,正巧也是剛到的盧太醫等人聽到馬蹄聲,掀開簾子往外一看,就見周滿呼啦啦的帶著一大群人來。

  只帶了一個隨從的盧太醫和鄭太醫:……

  連領命護送他們的禁衛軍副官都驚訝的看著他們。

  作為這次出行的負責人,盧太醫沒忍住出馬車,不滿的看向周滿,“周太醫,你怎麽帶了這麽多人?”

  滿寶道:“他們都是去幫忙的。”

  盧太醫皺緊眉頭,“他們能幫什麽忙……”

  滿寶道:“他們自有我負責,盧太醫放心,他們不會給我們添麻煩的。”

  盧太醫的目光從白善和白二郎身上轉到他們身後的護衛和馬車上,發現他們光東西就裝了一車,還有一輛青布馬車,顯然是給他們坐的。

  而除了兩個馬車夫外還有三個護衛,也就是說周滿一個人就帶了七個人。

  盧太醫抽了抽臉皮,甩下簾子回車,聲音傳出,“周太醫想帶就帶,不過別怪我沒提醒你,天花可不長眼,這些人要是沒出過痘,去那裏無異於送死。還有,我們是急行軍,你們可別拖累了行程。”

  滿寶連忙道:“不會拖累行程的。”

  不說這五個人都是護衛,就是滿寶他們也不會拖慢行程的。

  說是急行軍還真是急行軍,一匯合,大家便開始出城去,然後車馬就跑了起來,後面用來拉藥材的都是上好的騾子,速度和耐力都足夠。

  一行人中午只是停下簡單的啃一頓幹糧,連水都沒燒,從停下到啟程不超過兩刻鐘,算是滿寶三人最急的一次路程了。

  但跑了半天後滿寶還是覺得慢,主要是車和馬比起來還是差一些速度的。

  她幹脆讓馬車停下,換了馬跑到盧太醫的車窗邊,敲了敲後頂著寒風和他說,“盧太醫,我們騎馬先走?讓藥材留後。”

  盧太醫看了看她,再看看自己的老胳膊老腿,揮手道:“你們要走便先走吧。”

  他是不可能騎馬的,要是騎馬,怕是人還沒到夏州就病倒了。

  滿寶惋惜,便去找鄭太醫,鄭太醫遲疑了一下,也拒絕了,那麽冷的天,他也不想騎馬。

  於是滿寶回身,將自己的人和車馬都拉到旁邊停下,她直接讓兩輛馬車跟著車隊,他們則帶著大吉三個護衛先行。

  一行人打開了行李箱,從裏面拿出早收拾好的簡易包裹,再帶上一些幹糧,披上鬥篷,用圍脖將脖子圍好,滿寶甚至還拿出口罩,一人一個遞給他們,然後道:“走吧,我們快馬去夏州,爭取五天內到。”

  計劃八天的行程跑五天,那可不容易。

  大吉皺了皺眉,滿寶卻道:“我帶有太醫院的手令,到了驛站可以換馬。”

  她摸著自己心愛的赤驥道:“等他們到了驛站再將赤驥它們三匹帶到夏州。”

  白善下意識的摸錢袋,“我們帶的錢夠嗎?要是讓他們帶走我們換下的馬要押金的吧?”

  滿寶財大氣粗的揮手道:“我帶了。”

  白善就看向滿寶的錢袋子,她身上有這麽多錢嗎?

  滿寶卻沒有過多解釋,給兩個車夫留下手信,和他們約好了換馬的驛站後便背著自己的行李上馬,三人帶著三個護衛很快趕到了前面的車隊,滿寶去敲了敲盧太醫的車窗,喊道:“盧太醫,我兩個車夫和兩輛車交給你了,你多幫我照應一下他們,我們在夏州等你們。”

  盧太醫見她果真跑了,氣得不行,但還是不得不掀開簾子叫來一個隨行的醫助,“你快馬跟上去,到了夏州等我們,看緊了她,可別讓她給我們太醫院惹禍。”

  醫助應下,連忙打馬追了上去……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