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9章 共閱

滿寶捏著酸疼的脖子從床上爬起來,看了看手中抱著的書,很幹脆的放到空間裏,這才打著哈欠開門出去。

  周立如已經洗漱好了,正捧著一本醫書在院子裏背藥方,轉頭看到小姑就楞了一下,“小姑,你怎麽還穿著昨日的衣裳?怎麽這麽皺……“

  周立如目光就落在了小姑的頭上,沈默了一下後問,“小姑,你不會一夜沒睡吧?”

  和鄭大掌櫃他們湊在一起的時候不是總說熬夜不好嗎?怎麽自己一人時就犯了?

  滿寶這才伸手摸了摸腦袋,覺得自己這會兒多半有些狼狽,於是道:“立如,你幫我打盆如水來,我先梳洗一下。”

  頓了頓後道:“我沒有一夜不睡,還是睡了的,你可不能告訴爹娘。”

  周立如盯著小姑的臉色看,半響後點頭,乖乖的給她打熱水去了。

  等洗漱換好衣服,滿寶便去和家裏人用早飯。

  因為她說了家裏人別往外走,所以今天一大早也就周大郎和小錢氏跟著周六郎去飯館,其他人都在家裏幫著方氏他們切藥熬藥膏。

  滿寶一邊吃早飯一邊聞著縈繞在鼻尖的藥香味兒道:“爹,家裏還是得準備一些藥材,就當時以防萬一,一會兒我開了藥單讓人去別的藥鋪抓藥,回頭京城的藥要是貴了,就請了大夫在家抓藥就好。”

  雖然自家現在準備有許多藥材,但這種人還沒病就特特準備好了許多藥材在家等著的事情老周頭還沒幹過,一時稀奇,“這不是咒人生病嗎?就不能等人病了再請大夫?而且我們家也未必會有人病。”

  滿寶道:“這就是以防萬一,各家都會準備一些藥材的,就跟準備糧食一樣。”

  她道:“反正大多數藥材都是常用的,這次用不著,以後也能用著,去買藥的時候讓他們單獨裝了,不要混在一起就行。”

  這件事劉老夫人就很能理解,一拿到藥單她就找了四個下人分開去各個藥鋪抓藥。

  老周頭便也只能出了自家的那一份錢。

  滿寶特意叮囑,“不要報我的名字,也不要報府上的名號,買了藥就回來。”

  等人回來她就問藥價,果然,今天有兩家藥鋪漲價了,不是很多,但也能看得出來。

  白善也看了一眼,道:“今明消息應該就會傳出來,楊學兄的折子不是秘密。但會傳到民間盡知應該還需要一段時間。”

  滿寶點頭,“到時候朝廷也做好布置了。”

  滿寶轉身回屋繼續看醫書,白善則去安排出行的事宜。

  滿寶快速的翻著莫老師圈出來的目錄,照著目錄找到內容一目十行的掃過去,只要發現內容是看過的就放到一邊,這樣的速度非常快,不過半個時辰她就翻過了四本書。

  滿寶再次翻起一本來,照著目錄找過去,看到上面的內容忍不住坐了起來,“種痘?”

  滿寶立即拿著書坐好,將書叩下便鋪紙倒水,才摸到墨條就一手磨著墨,一手將書翻轉回來繼續看。

  等她一目十行的先過了一遍這個內容,墨也磨出來了,她立即沾墨將書上的內容一邊再細看一遍,一邊用筆墨記下來……

  白善找過來時,她已經又翻開了第八本書,桌子上攤了不少寫過的紙張,十有八九竟都是種痘法,真正在病中治療天花的法子卻沒兩個。

  白善敲了敲門,滿寶下意識的想要將書藏起來,看到是他就松了一口氣,將合起來放在膝上的書又放到了桌子上,“你都收拾好了?”

  白善看了一眼書桌上堆著亂七八糟的書和紙張,笑道:“所以你這是答應我們跟著去了?”

  滿寶點頭。

  他站著頓了一下,見她沒有再收書的打算,便走了幾步上前,看了一眼她案上的書,翻了翻後問:“這是他給你的?”

  滿寶頓了頓後點頭。

  白善很好奇,“嶽父就不能直接給你方子嗎?為何要整冊整冊的書給你看?”

  滿寶一邊低頭繼續記一邊道:“因為他也不會防治天花,他沒學到的本事自然不能直接告訴我。”

  白善一聽,驚奇得不行,同時心生向往,“原來……也是要學習的呀,不知道百年之後我們能不能像嶽父一樣,還是會和我父親一樣無知無覺的走過奈何橋投胎去。”

  滿寶想了想後道:“應該會和你父親一樣吧。”

  白善也並不怎麽失落,點了點頭後看向案上的書,將袖子挽了一截道:“我來幫你吧。”

  滿寶求之不得,她一個人翻找還是太多了。

  她就教他,“有些書的內容是重復的,我只要防治的法子,其他的先不管。”

  白善明白,搬了一張椅子來坐在她對面,把桌子上的書收拾了放在邊上,就也攤開了紙拿過一本書來翻開。

  白善的運氣比滿寶的還要好,翻開第一本書裏面就記了三個治療天花的方子,只可惜不能驗證是否有用,反正他看過後覺得其中兩個方子有些扯,什麽叫用蜜塗滿全身,那樣真的能治療天花嗎?

  他看了滿寶一眼,覺得這樣的事兒還是交給大夫去判斷吧,於是伸手從筆架上抽了一支筆,一轉便浸了墨水開始記錄下來。

  一時之間屋裏安靜下來,只有倆人不斷翻動書頁和寫字的聲音。

  等白二郎收好自己的行李,又去和自己的小侄子依依惜別了一會兒後找過來,便看見倆人正相對著翻書的場景。

  他撓了撓腦袋,到底還是不想看書寫東西,於是轉身離開,他再去準備一點兒出門要的東西吧。

  夏州那麽冷,他們或許應該再多帶幾件衣裳,鬥篷、鞋襪這些也要多準備一些。

  成氏剛生下兒子沒多久,本來她是在常青巷自家裏坐雙月子的,但今天一大早母子倆就被白大郎接到周宅裏了,聽說外面生了瘟疫,應該很長的一段時間他們一家三口都要住在這裏。

  她此時正把孩子交給奶媽帶,自己在一旁盯著伺候白二郎的小廝給他收東西,看到他過來,便笑道:“二叔,我將行李都收好了,您看還有什麽添置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