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4章 名聲

蕭太醫和滿寶在側屋等著他,其實在他來前,蕭太醫已經和滿寶說了,“其中有個胎兒不太好呀,胎心很弱。”

  滿寶點頭,“是,我好認真才能聽得到,不過現在才五個月,還有機會養回來。”

  蕭太醫就憂慮,“就怕生產時困難。”

  滿寶也怕,她垂下眼眸想了想後道:“一步一步來吧,先試著保,不行只能減胎。”

  “已經五月,此時減胎對母體和另一個胎兒影響都很大,”蕭太醫表示反對,“到了如今,也只能向前了。”

  但等唐大人找來時,蕭太醫還是露出笑容,先安撫了他一下,然後將實情告訴他。

  總之這胎很危險,讓他做好心理準備。

  唐大人沒想到是這樣的結果,捏著拳頭思考了半響才艱難的問道:“那要是兩個孩子都打掉呢?”

  這是要下定決心保大了。

  蕭太醫頓了一下後道:“雖對母體傷害很大,也有危險,但比生產時要好些。”

  滿寶則道:“這事兒得問過唐夫人吧,她會同意嗎?”

  唐大人就泄氣了,半響後道:“我試著問問。”

  試著問一問的結果就是唐大人第二天是青著臉頰去上大朝會的。

  滿寶就坐在他隔壁,看到他臉頰上青起來的那一塊,默默的沒有說話。

  但下了朝會後唐大人還是找了她,“你嫂子不答應,所以以後我家那裏還得你多費心。”

  滿寶表示沒問題,然後指點他道:“家裏現在就可以備一個穩婆,或是府上有懂些生產的嬤嬤伺候也可以,回頭我寫了註意事項給你,你可以拿回去教穩婆和嬤嬤。”

  她道:“我八天才能出一次宮,她現在這樣的情況其實半月檢查一次就足夠了,但你們要是不放心,隔兩天檢查一次也沒什麼。”

  滿寶教他怎樣量肚圍,“有經驗的穩婆都摸得出來胎位正不正,這個是一直要看的,胎位要是不正,從現在起就要慢慢調整……”

  唐大人聽得很認真,就跟滿寶站在太極殿前的石獅子邊說了半天話。

  有路過的官員覺得他們嘀嘀咕咕的不對勁,便特意假裝路過走過來,就聽到滿寶道:“你也不要太緊張,學嫂身體好,這又不是第一胎,只是有點兒問題,遇到問題我們就解決問題嘛……”

  路過的官員:……

  於是午時才過,整個皇城裏的官員都知道唐鶴又要當爹,因為太憂心妻子還跑去找太醫院的周滿拉著人在太極殿前說了近半個時辰的話……

  連專心於朝政的皇帝都知道了,於是下午他和大臣們開小會時就笑瞇瞇的恭喜老唐大人,“唐卿又要做祖父了呀。”

  老唐大人:……

  他這一上午光被人恭喜了。

  他只能擠出笑容來表示感謝,皇室還在守孝,他也不能同喜回去呀。

  其他大人忍不住低頭笑起來,等他們回家,不過半日家裏的女眷們也都知道這事兒了。

  可惜唐夫人閉門養胎,許多家的帖子都拒了,讓她們想要打趣一下都不行。

  不過大家還是沒忍住私底下對她表示了欽羨。

  畢竟京中這麼多官眷,能像她和唐大人一樣恩愛的沒幾個,唐鶴連個侍妾都沒有呢。

  “所以家風是很重要的,看老唐大人對發妻,再看唐大人對唐夫人,以後小唐公子必定搶手。”

  “我們家兩個小姑娘今年就六歲了,年齡正相當呢。”

  於是,京中不少人都想做唐大人的親家,連宮裏的滿寶都知道了。

  她現在已經不是一人在宮中了,白善他們重新進宮伴讀,就算他考中了進士也不是立即能選官的。

  他道:“禮部的考試定在了臘月,吏部的考試則定在了明年,等明經科考過後兩科一起。”

  明經和其他科的科舉通常是在正月舉行,二月出榜單,緊接著就禮部考試,然後是吏部考核,之後就能等著選官了。

  因為進士科最難,所以每年都是單獨在十月舉行,一番操作下來,最後一關吏部考核就和其他科一起舉行。

  這都是常例了。

  白善拿出一封信給她,“平榜眼給你的。”

  滿寶一聽,驚奇得不行,“平榜眼為什麼給我信?”

  她打開信封,卻拿出一張薄薄的金片,雖然只是金片,但還是一下把食堂中各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來。

  封宗平端著碗從隔壁桌坐過來,仔細的看了看她手裏的金片道:“應該有半兩吧,你做了什麼?”

  滿寶也在思索她做了什麼。

  白善自己都沒想到裏面是金片,他接過信封往下倒了倒,發現裏面就一片金片,啥都沒有了。

  他默默地和滿寶對視一會兒,最後還是拉著她避過所有人出去說悄悄話,“平榜眼想讓請你幫他治一治臉上的痘痘,我以為他會寫信說明情況的,卻沒想到他沒寫,卻是直接給了錢。”

  滿寶一聽,放心的將金片收進了懷裏,道:“當時念榜的時候我就留意到了,不過還是得面診一下,也好好摸摸脈,看是什麼情況才好下藥。”

  白善就道:“他現在特別著急,能不能他在外面請脈,將脈案給你,然後你開藥給他?”

  滿寶稀奇,“他幹嘛這麼急?我看他都有胡子了,應該已經成親了吧?難道現在還急著去說親?”

  “不是,”白善一言難盡道:“再過一個多月就是禮部考試了,禮部考試就兩項,言和容貌,他怕他會因為他的臉被刷下來。”

  滿寶吃驚,“不至於吧?”

  “還是至於的,”白善道:“這樣的情況又不是沒有過,雖然以後也能再申考,但傳出去不好聽呀,所以他希望他臉上的痘痘在禮部考試前就好。”

  滿寶就摸著下巴沈思,“我也不敢肯定呀,不過這種事可以請教一下他夫人,到時候敷粉就是了。”

  話是這樣說,該治的時候還是要治的,滿寶這裏答應了下來,第二天就拿到了平榜眼的脈案。

  滿寶很懷疑的看著白善,“你讓先生給你傳遞消息?”

  “沒有,”白善道:“我怎麼會讓先生去做這種事?我讓三娘幫忙傳的。”

  滿寶:……

  劉三娘是她徒弟吧,為什麼她不直接給她,卻還先轉一道手給白善?

  自然是因為平榜眼找的是白善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