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9章 互不相讓

滿寶看了一眼長豫,理所當然的道:“對啊,你不知道嗎?皇親國戚本來就不能做生意,連官員都不能呢。”

  長豫一呆,好像還真是,然後她不服氣起來,指著滿寶道:“你不就在做生意嗎?”

  滿寶立刻否認,“我可沒有,我就是給我侄女和嫂子提供了幾個方子,生意是她們做的,我可是一文錢都沒分的。”

  長豫怔了一下,察覺到她在耍賴,氣得不輕,“你騙人,你們是一家的,她們賺錢還能不給你花?”

  滿寶就攤手道:“是啊,可這有什麼辦法呢?朝廷只禁止官員經商,卻沒禁止官員的家屬經商。”

  長豫兀自生氣,明達卻是瞬間理解了周滿的意思,感嘆道:“所以姐姐你看,朝廷法規對滿寶這樣的小官尚且沒多少約束,何況你這個公主呢?”

  長豫反應過來,“弄了半天,你們不是在氣我,還是在規勸我?難道我賺錢了就一定會害人嗎?”

  明達道:“三姐也沒想過害人,但她不也妨害到人了嗎?那還是被禦史彈劾出來的,沒被彈劾出來的且不知有多少呢。”

  她道:“我們是人,不是神,父皇的手下尚且有貪官汙吏,何況你我這樣只能受縛於後宅的女子,下人們要糊弄我們多的是辦法。”

  長豫覺得明達這樣想的不對,往後去了一步後上下仔細打量她,問道:“你比我還小呢,怎麼聽著倒像個小老頭?”

  滿寶也對明達道:“你這樣想不對,世上難事多,豈能還未做就顧慮這麼多的?”

  明達笑道:“我這是思慮周全,而且,還是那句話,我並不缺金銀,何必費心勞力的去做這些事?”

  滿寶覺得也對,於是扭頭看向長豫。

  長豫就扭捏道:“我,我不行,公主雖有份例,也有封地,但我日常聽三姐她們私下說話,地裏產出並不高,她們剛出嫁的時候手頭常不寬裕。”

  “尤其是五姐,我聽她悄悄和三姐說,她剛到盧氏的時候,雖有單獨的公主府,但公主府裏的東西還遠遠比不上盧氏家裏用的,日常要買些東西,她尚且要思慮一些,她的妯娌們卻是能夠眼都不眨的買下。”

  五公主是庶公主,皇帝的女兒多,總有照顧不到的,她出嫁時就是按照規制出嫁,皇後從自己的私庫裏額外添置了一些東西,所以陪嫁並不多。

  工部雖給她修建了公主府,但只負責建造,裏面的擺設家具這些卻是需要公主們自己添上或更換的。

  對於不受寵的公主,三五塊石頭壘在一起也是假山,想要好的假山,那就得自己出錢去買,去更換,更別說一些擺件了。

  可以說,不受寵的公主府,才修建起來連一些世家破落戶都比不上呢。

  長豫還是很好面子的,不好意思的扭捏了一下後便直言道:“我可不想像五姐她們一樣,雖然書上和先生們都說行商卑賤,但我看三姐她們可沒少讓手下的管事去做這樣的事兒,既如此,又哪裏卑賤了?”

  明達就嘆氣,“你們也太愛攀比了,錦綾是衣,難道綿綢就穿得不舒服嗎?”

  明達今日身上就穿了細綿衣,可能是因為懼寒和不喜熱,相比於錦綾,她自己也更喜歡細綿衣。

  長豫瞥了她一眼道:“各人有各人的性情,也不是誰都跟你一樣的。而且,你也並不缺這些東西。”

  她道:“父皇最寵你,你若是出嫁,怕不止是十裏紅妝,而且日常的賞賜也不會少的,更別說母後已經和太子哥哥三哥說過了,將來她的私房有一半要給你,剩下的一半才是太子哥哥和三哥一起分了。”

  明達好奇,“你怎麼知道的,我怎麼都沒聽過?”

  長豫就晃著腿道:“你不知道的還多了去了,你知道這次雲鳳回宮為什麼不喜你嗎?”

  李雲鳳以前都是和長豫最不對付,但這次,她對明達更是愛答不理。

  明達迷茫的搖頭。

  長豫道:“因為之前查抄皇叔的東西裏有一批是皇叔提前給李雲鳳準備的陪嫁,裏面有一批字畫和擺設,父皇都收起來了,聽說都是給你留著的。”

  明達:……

  滿寶咋舌,悄聲道:“陛下可真疼你,跟我爹似的。”

  這下換長豫和明達一起無言了。

  滿寶見她們看著她不說話,她便輕咳了一聲道:“好了,好了,我們繼續正題,說到這個行商卑賤的話題,我和我師弟們討論過的,一時半會兒的也說不完,要不我選個時間大家坐在一起討論討論?”

  長豫一臉迷茫,“討論什麼?”

  “討論商業對國家的影響,還有你們這些皇親國戚,我們這些朝廷官員參與商業行為對商業的影響。”

  長豫更迷茫了,“討論這個做什麼?”

  滿寶道:“討論出來後寫折子問陛下唄。”

  她理所當然的道:“既然我們三人彼此都不能說服,好多問題都不能得到解答,那不如去問陛下,陛下有滿朝文武可用。全天下最聰明的一批人都在陛下手下,我們想不出來的答案,他們總能想出來的吧?”

  她道:“到時候我們就知道你到底應不應該和我侄女一塊兒做生意了。”

  長豫:……

  要不是周滿是她熟悉的朋友,她一定認為她在威脅她。

  長豫氣得從鼻子噴出一口氣來,她就想悄悄的參一股生意,賺一點兒胭脂水粉錢,怎麼就這麼難?

  明達捂著肚子笑得不輕,眼淚都快要流出來了,她和周滿道:“這個主意不錯,你做個東,到時候我們一起討論討論。”

  長豫想也不想道:“不行,我才不要被寫到折子上被人議論呢。”

  滿寶就道:“到時候給你想個代稱就是了,參股做生意的皇親國戚隨手一抓都是,你不說,我不說,誰知道寫的是你?”

  長豫還是不樂意,別人不知道,但她知道啊。

  滿寶道:“到時候我和太子借一塊鹿肉,再和太子妃借一塊地方,我們就邊烤鹿肉邊說話,對了,明達你上次給我喝的葡萄酒酸酸甜甜的,我覺得很好喝,到時候我想辦法弄一瓶來,我們一邊喝酒一邊吃肉。”

  還想反對的長豫立即不說話了,她咽了咽口水,和周滿提要求,“我聽人說,你除夕夜值守時和劉太醫在茶室裏吃家裏帶來的蒸肉,很好吃呢。”

  明達:……她懷疑她姐姐想賺錢不是為了賺胭脂水粉錢,而是為了賺飯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