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8章 我是一把尖刀四

白善將另一個罐子也給開了,他們在裏面撈出了十枚針。每一個罐子裏都是五根,和滿寶被替換的那五根一模一樣。

可能是因為徐雨被抓了,這罐子裏的藥汁許久沒有更換,此時味道有點兒重。

大家蹲在地上稍稍往後挪了挪。

白善道:“這是通過采買送進來的?”

唐大人點頭,“一定是。”

他從袖子裏將那疊紙找出來,很快找到了一個備註,東宮采買處有一人。

“又正巧碰上冬天,”唐大人道:“更方便他們了。”

冬天少菜蔬,除了宮裏的一些主子還有新鮮的菜蔬吃外,大部分宮女和內侍吃的都是腌菜和幹菜,這些也需要每日從皇莊,或是從別處采買後送進宮裏來。

冬天,往宮裏運送的瓶瓶罐罐是最多的,如果看守宮門的侍衛不註意,這種小罐子是很容易蒙混進來的。

把口封緊了塞在大缸的腌菜中,難道侍衛們還會把缸裏的腌菜都掏出來檢查嗎?

他們大可以在外面熬好了藥,封好後送進宮,再通過另一人的手送到徐雨的手上,徐雨再將毒針起了泡進去,毒針浸泡三天即可。

而她現在就有三副毒針,也就是說,她永遠都有一副已經完成的毒針,兩副正在浸泡的毒針,不論太子妃哪一天生產,她只要保證可以碰到滿寶的針袋,她就能夠把針替換進去。

唐大人都忍不住贊道:“好精巧的心思。”

唐大人將這兩罐毒藥和毒針也給封好,讓白善和白二郎抱上,一起回了滿寶的房間。

東西都放在了桌子上,唐大人推向滿寶,道:“你拿去救人吧。”

滿寶微楞,然後看向唐大人,“唐學兄,徐雨不信你,但我是相信你的,案子是你在查,你匯報更好吧?”

唐大人搖了搖頭道:“我不能和太子殿下要人,我也要不著。”

他道:“徐雨應該也是猜到了。”

他垂下眼眸看著桌上的東西道:“案子是我辦的,破案本就是我的職責所在,算不上什麼太大的功勞,何況,到這會兒,案子也才查了一半而已,連徐雨都不知道她背後的人是誰,其他人可能更不會知道。”

“殿下不會給我這個面子把人給我的,”唐大人道:“何況,你們嫂子出自王氏,我身上也未必那麼幹凈。”

四個少年瞪大了眼睛。

唐大人便笑了笑道:“怎麼,還猜不出來嗎?此事牽連甚廣,連我都不知道是否能查得出來。你拿去吧,你才是最合適的。”

連唐大人心底都忍不住佩服徐雨,那時候還能計劃得這麼周全。

周滿的確是最合適的。

她和太子太子妃有一種特別的關系和感情在,而她不僅年紀小,還是太醫,跟這事似乎有關系,但根底糾纏不深,家世清白,她以功要人,太子很大概率上會把人給她。

換成他就不一樣了,說不得太子惱起來連他一塊兒處置了。

徐雨顯然算準了這一點兒。

他嘆息一聲,繼續道:“別的都好,只兩件事,第一,你要了人要安置在哪裏?”

“帶回家唄,”滿寶道:“讓他給我家幹活兒,只要他不特別壞,我以後會給他養老送終的。”

唐縣令:“……我記得你們一般大吧?”

滿寶不好意思的小聲道:“但我活得長。”

這點兒自信她還是有的。

唐大人:“……那也不一定了,你把人帶回去,最後你倆怎麼死的可能都不知道。”

四人:……

唐大人嘆息一聲道:“許安的身份在其他人眼裏是秘密,但在背後之人那裏一定不是,徐雨自盡也就能麻痹他們片刻,等我們把名單上的人拿了,你再把許安帶走,他們肯定能猜出是徐雨背叛了他們。”

“到時候,就算是為了殺雞儆猴,警告手底下那些人,他們也不會容許許安活著。”唐大人道:“這是其一,其二,他們要是容許安活著,也必是因為他身上的價值。”

唐大人看著還懵懂的四人,問道:“你們就沒想過,他們可以用許安來威脅徐雨,難道就不能用徐雨來威脅許安嗎?”

滿寶:“許安不記得徐雨了。”

唐大人道:“不是不記得,他只是沒認出徐雨是自己的姐姐而已。但他一定知道自己是有個姐姐的。”

五歲多的孩子已經有記憶了,而在四歲前,徐雨每隔一段時間都會去看他,他肯定知道自己有個姐姐。

“有心人再暗示一些,比如和對徐雨說的那樣和他說,他只要好好聽話,好好為主效命,那他姐姐就能在別的地方過得很好,再時不時的通過別人的手給他送些東西,表示是他姐姐送來的,你們說,他會不會為他們效命?”

四人驚訝的張大了嘴巴,顯然年紀小,對人類的無恥和惡毒認識度還不夠。

唐大人嘆息道:“所以,讓他一無所知的留他在身邊是很危險的。”

他顯然還記著滿寶說的那句“不告訴他”。

然後滿寶在守諾和自家安危之間猶豫了一下後道:“那就告訴他,告訴他,他姐姐死了。”

白二郎叫道:“被那些人害死了。”

白善搗了他一下,“許安又不是傻子,告訴他姐姐是徐雨,他還能不知道嗎?不過我們得少說些,至少不能讓他知道,是因為他的出現,徐雨才選擇自盡的。”

唐大人沒想到她只猶豫了一小會兒,忍不住問道:“你不多猶豫一下嗎?”

滿寶一臉認真地道:“這是為了彼此好,總不能讓他做親者痛,仇者快的事兒吧?”

白善和白二郎深以為然的點頭,他們才不會做話本上那種愚蠢的事兒呢。

唐大人和殷或:……不該堅持一下堅守諾言,永不改變嗎?

或者多糾結一下也是好的呀。

滿寶並沒有糾結這一點兒,她糾結的是,“誰去告訴他呢?”

大家都不說話。

唐大人想了想後道:“我去吧,不過在此之前你得先把人從太子那裏要過來。”

徐雨如此,他可不敢小看了許安,而且,他也想看一看這個許安是個什麼樣的人。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