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4章 大朝會

休沐收假後都有一次大朝會,這一次也不例外。

一大早,大家就一些重要事項討論完以後便開始屏氣等著,不少已經知道消息或察覺到了風聲的大人們都沒動。

最後是戶部一位官員站了出來,躬身行禮後道:“陛下,臣對禦史臺王績彈劾太子和太醫署聯手斂財一事有話說。”

皇帝便掀起了眼眸,頷首道:“說。”

戶部的官員道:“太醫署開設私醫教學,一年也不過賺兩千兩而已,臣看過太醫署對這筆錢的規劃,只是買些太醫署教學中的損耗,一年便差不多是這個數,談不上什麼斂財。”

王績立即起身出列道:“陛下,太醫署不過是學習醫術而已,就算是府學,一年束脩也不過八兩左右,外面再好的私學也不敢取用超過二十兩的束脩,而太醫署區區醫匠之學竟敢開價百兩,要知道,這可是十萬錢呀。”

正低頭喝茶的皇帝差點把茶水給噴了,嗯,換成銅板是挺多的。

他也不喝茶了,見他們就要吵起來,他便翻了翻桌子,將已經又還回來的周滿的折子從桌案上挑了出來,丟給一旁的古忠道:“巧了,今兒朕收到了一封折子,其中也說到了此事,不過這折子是彈劾王愛卿的,古忠,給他們念一念吧。”

古忠躬身接過,打開看了一眼後擡頭對底下的百官道:“此乃崇文館編撰周滿上的折子。”

然後他就開始念起來,周滿到底是年少,寫的折子太活潑了,開頭就是“陛下,臣今日聽聞禦史臺王大人就太醫署收取私學班級百兩紋銀束脩一事彈劾太子及蕭院正之事,臣聽說以後,傷心憤怒不已。”

“傷心於我大晉和陛下竟有此臣子,憤怒於我大晉和陛下竟有此臣子……”

古忠念到這裏頓了一下,忍不住擡頭和眾臣解釋,“這是折子上寫的,非下臣反復。”

皇帝用一只手撐住額頭,擋住底下的視線,暗暗偷笑起來。

古忠頓了一下後繼續念,“陛下當知,太醫署一事是臣和白善白誠二人一同主張,折子陛下也早傳下各官署輪流查看過,成立太醫署的初衷便是大晉的千萬百姓,不止在於貧困之人,富人之間也多受恩惠,這世上的病癥是需要鉆研才能醫治好的,培養醫者,不僅會用於窮人,同樣用於富人之間。”

“而陛下和娘娘仁心厚愛,體諒天下窮苦百姓的不易,這才掏空了私庫也要建造太醫署,免費培養醫者。僅東宮與太醫署算出來的三年花費便不下於百萬錢,更不用說三年以後,醫者通行天下,開始為百姓看病的支出,此處花銷只會越來越多。”

“而陛下和娘娘明知此花費卻還是同意了建造太醫署,為的是私利嗎?自然不是,為的是百姓之利,為的是千秋萬代後醫學和疾病的發展,為的是整個後代的壽命……”

周滿素來嘮叨,就一個前情鋪墊就能寫老長,等她終於吹完了帝後的彩虹屁,話鋒一轉就說到了私學班級上。

她本來還想寫一寫這私學班級到底是為什麼成立的,還不是你們這些權貴世家想著挖墻角塞人,我們太醫署迫於權勢才想出來的招兒嗎?

不過白善說這樣寫仇恨拉得太多,主要是,送上來的名單,崔家、王家、盧家、甚至太子妃的娘家,皇後的娘家,還有孔祭酒家都在上面。

滿寶要不想被群毆,就只能先略過此事不提。

所以她此時就略過了,沒有提他們太醫署被權勢所迫的事兒,只道:“……娘娘心疼眾功臣,想著朝臣為國事操勞,的確要小心身體,這才讓我們花費心力辦了這一私學班級,百兩定價也是趙國公夫人等在皇後面前商量好的。”

“王大人一邊彈劾我們太醫署斂財,一邊卻往太醫署報了一個名額,”古忠往下一目十行的掃了一眼,看到一些詞句,想了想,還是硬著頭皮繼續念,“……王大人以為我們醫匠就低於士人嗎?要學醫,先學文識字,這天下哪個醫者不識字?而又有哪個文人丁點醫理都不通的?別忘了,醫學之租為黃帝。真論起高貴來,誰比得過他?”

“往太醫署報名送人是為私利,此番彈劾,又打壓醫者,更不是為國利,而是為的私利!”滿寶道:“禦史該監察百官,為民求利,而官者更該以民為本,忠君之事,但你等且一心想著私利,為此不惜將朝堂弄得烏煙瘴氣,不僅要挖國家和陛下的墻腳,挖了還嫌棄國家和陛下給的不夠多,簡直是豈有此理!”

她寫到:“你們是以什麼來衡量這一年的束脩的?我告訴你們,我是以一個醫者的價值來衡量的,今日所取不過一個醫者十成中不到一成的價值,你知道他們放到地方醫署可以救多少人,可以讓地方每年多增加多少人口?而人的價值是不可估量的!”

“你以士為傲,想著士能治國,但醫能治人,而國是由人組成的,何況,我等做好了為醫者的本分,你卻做不好一個士人的本分。身為一個飽讀詩書的士,每日想的不過是蠅頭小利,為私利而不顧國家和陛下的利益,屍祿素餐……”

剩下的話更難聽,簡直是各種文雅的罵人的話堆積在一起的,古忠悄悄的掀起眼皮看了一眼底下已經氣得臉色鐵青的王績,見皇帝沒有叫停,便硬著頭皮將那些罵人的四字成語全念了出來。

本以為這一封不算友好的折子一念完朝堂就要開始吵起來,誰知道氣得不輕的王績怒氣沖沖的正要開口,便又有一人出列道:“陛下,臣附議周滿所奏,臣也有一封折子彈劾王績、梁飛等人……”

立即又有一人起身出列,“臣也要彈劾王績、梁飛屍位素餐,只謀私利……”

“臣附議……”

“臣等附議,”大殿裏立即呼啦啦的跪了十多個人,齊聲道:“請陛下徹查王績、梁飛等人考核。”

朝堂一下就安靜了下來,一直半閉著眼睛的魏知也睜開了眼睛,出列道:“陛下,為官者最忌屍祿素餐,臣也附議,懇求陛下徹查此事。”

王績瞪大了眼睛,立即跪下道:“陛下,臣冤枉,周滿此舉是為報復。”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