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5章 串通

老周頭轉身離開,找到錢氏道:“算了,我們還是留在京城吧,雖然滿寶把地全租出去了,但我看莆村那些人也不像是很勤奮的人,你也都看到了,這都快要秋播了,結果一點兒糞肥都沒準備,要沒個會種地的人幫著管,來年四成的租子怕是連他們出的一半種子錢都收不回來。”

這會兒老周頭還不知道滿寶他們連麥種都全承擔了。

錢氏頷首,“這樣的大事自然是聽你的。”

老周頭自得起來,然後想了想後道:“既然都租給他們了,那就不能把兒媳婦們叫來做白工,就我和老大過來盯著不讓他們偷懶就行,回頭我們爺倆搭個茅草屋就好。”

錢氏想了想後道:“先回去吃喜酒吧,等吃了喜酒你們再過來。”

老周頭點頭。

白善也在和滿寶計劃此事,“我們得先回去吃大堂哥的喜酒,我估摸周伯他們也要過了二十才來,趁著這會兒功夫請人將地基挖出來,周伯和周大哥他們來了就先住在莊子裏吧,雖然遠了點兒,但有車倒不怕。”

滿寶道:“誰盯著建房的事呢?”

白善拿起殷或畫出來的圖,笑道:“就這麼建吧,既然想閑時過來住,總要建好一些,一會兒我去找祖母,讓她給我兩個人手,我留下他們來管這事,不過錢呢?”

白善看了看白二郎,又看向滿寶,道:“親兄弟明算賬,你既然說了這莊子要拿出一成來給我們平分,那這我和白二也多出些力,將來這屋子雖是你的,但我們肯定也沒少住,所以我和白二一起出五成,剩下的五成算你的。”

滿寶便看向白二郎,“我是沒問題的,你呢?”

白二郎下意識的捂住荷包,問道:“先問好,這一套宅子得花費多少?”

“看你嚇成那樣,就是算上裏面的家具和花木,最多也不會超過百兩,我們分一半,一人二十五兩吧,剩下的五十兩滿寶自己出。”

白二郎算了算後發現自己還能承擔,於是點頭,“行吧,不過我最近沒什麼收益,我要等到莊子上的錢來了再給。”

滿寶忍不住問,“你那麼多的錢都上哪兒去了?”

白善道:“別問了,肯定是借給別人了。”

他道:“他進了崇文館,別的還沒學到,倒學會了貸錢給人。”

白二郎道:“又不是我主動的,是他們主動問我借錢,還要給我利錢的,反正錢收在手上也沒別的用處,不如借貸給別人,甭管收上來的利錢有多少,反正是錢不是?”

滿寶驚奇得不行,“你把錢借給誰了?”

“誰都和我借過,封宗平,趙六,諾,劉煥也和我借過。”

大家就一起扭頭看向劉煥。

劉煥立即道:“我借錢是有正經用途的。”

白善很好奇,“什麼正經用途?”

劉煥憋了一下後道:“給我祖母買壽禮了。”

白二郎就道:“他和我借了三次。”

眾人:“……”

滿寶很好奇,“利息高嗎?”

白二郎道:“我不定日期,他們看著給,有的人不給我利息,直接請我吃飯,這樣也是可以的。”

滿寶便扭頭對劉煥道:“我也有閑錢。”

劉煥沈默了一下後憤憤:“我不借錢!”

滿寶略有些失望。

白善看著樂得不行。

反正這事兒就這麼定下了,只有殷或對他們如此分攤錢利很感興趣,不過他什麼都沒問,只默默的看著。

白二郎暫時賒欠,滿寶就暫且把他的那份錢給田上,她悄悄的拿了七十五兩銀子給白善,小聲道:“可得瞞著我爹,別讓他知道。”

白善道:“放心,地基打好以後周伯就是知道也不怕了。”

到時候,老周頭就是心疼錢,看著已經買好的地,打好的地基,要是不把房子建起來,那才是真的打了水漂,就算是心疼他也會讓他們建的。

倆人心領神會的嘿嘿一樂,把這事交出去後就開心的在莊子裏撒歡玩起來了。

沒辦法,明兒他們就要回京去了,下次再想出來玩就不定是什麼時候了。

就連殷或和劉煥都有些依依不舍,但一看到京城的城門口,倆人便皮微緊,就算殷或知道家裏不會責罵和責打他,他心裏也是忍不住有些忐忑的。

進了城門口,大家便往內城去,最後在崇遠坊的岔路口分開了。

劉煥從殷家的馬車換到了他們家的馬車上,還抓著他們家的馬車邊依依不舍,和白善幾個道:“稍晚一些記得派人去我家看我,就說約我明天一起上學去。”

白二郎便道:“明天我們不上學,我們請了假了,我大哥後天要成親。”

白善則道:“放心吧,我會派人去叫的。”

劉煥就松了一口氣,然後就羨慕的看著他們,“我也想去吃喜酒的。”

滿寶笑嘻嘻的道:“禮到就行,等我們二十一進了宮給你帶喜餅。”

劉煥心想:他是想吃那點喜餅嗎,他想的是這兩天的假期好不好?

殷或已經道:“那我們先走了。”

劉煥也依依不舍,一副英勇就義的模樣走了。

但他回到家時,預感中的棍子卻沒落下,而是被狠狠的罵了一頓後趕到祠堂裏跪著了。

劉煥覺得特別奇怪,悄悄的問押送他到祠堂的管家,問道:“祖父怎麼不打我?”

管家:“……這都四天了,老太爺的氣消了不少了。少爺,您可別再惹起老太爺的火來,不然真的要被打一頓的。”

劉煥立即保證他絕對不惹祖父生氣。

殷家則要風平浪靜許多,殷或一回來殷老夫人就松了一口氣,也不罵他,就是噓寒問暖了一陣,確認他出門一趟沒什麼損傷後便讓他回屋休息去了。

殷或行禮後退下,自己也悄悄的松了一口氣。

然後他扭頭對長壽笑了一下,道:“將我們從莊子裏帶回來的東西送到廚房去吧,讓他們選能做的做了,晚上吃。”

沒錯,他們從莊子裏離開時不僅摘了很多新鮮的水果帶上,還去菜園裏割了好多新鮮的菜蔬帶上,全是給各家嘗嘗鮮的。

於是殷家晚食就吃到了白家莊子出品的各類瓜果菜蔬,劉家也是,同時白家的下人也替主子進來傳話了,“我家少爺讓叮囑劉少爺,別忘了明天一早進宮要背書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