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4章 心機

馬老爺是白馬關鎮上的人,他有九個閨女,只有一個兒子。

前年滿寶從益州城回家過年的時候偷聽到了一耳朵,說是白老爺想為他兒子求娶滿寶,原因是滿寶上頭有六個哥哥,不過老周頭嫌棄他家凈生閨女不生兒子,所以不太樂意。

當時滿寶悄悄的聽著她嫂子們議論了好一通馬老爺家的事,據說因為他家有九個閨女,姻親就遍布了整個白馬關鎮,還有兩個閨女嫁到了羅江縣呢。

滿寶以為馬老爺已經夠厲害了,沒想到崔氏比馬老爺一家還要厲害呀。

白善這會兒也才能感受到崔氏或者說,是世家的力量。

他咽了咽口水,和滿寶道:“我們還是來商議一下這職田的事吧,其他的東西還不急,但雞卻是可以養起來的。”

白二郎道:“沒那麼多雞苗。”

滿寶道:“買種蛋回來孵吧,種蛋的錢我們出,再買上一些要抱窩的母雞就行。”

以前他們的小莊子要養雞時就是這麼幹的,不過種蛋是他們買的,母雞卻不是。

當時都交給了老周家的母雞幫忙孵化。

滿寶蓋完了章,將佃租的文書都交了一份給裏長,這才要去找她爹說這事兒,就見她爹已經跟人在地裏忙碌起來了。

老周頭這會兒看見滿寶就忍不住念叨起來,“你怎麼把地都租出去了,一畝也沒給我們留?”

滿寶一呆。

老周頭道:“你不給我們留地,我們留在這兒幹啥?”

滿寶呆住,半響後道:“爹,你留下管他們呀,這有一百戶佃農呢,他們種著我們家和先生的一千兩百畝地呢,您得看著呀,對了,我們是不是要漚肥了?”

滿寶看向白善,白善立即道:“沒錯,是要漚肥了,周伯,您看這地多肥呀,但如果肥料不夠,再好的地也會種貧瘠的。”

老周頭立即被轉移了註意力,轉身去找那些佃農,他得問問,他們今年準備了多少糞肥來漚肥。

老周頭有事忙起來,立時顧不上他們了。

錢氏看了眼他的背影,招手叫過滿寶,看了她一會兒後伸手點了一下她的額頭,道:“其他的事也就算了,以後你爹他們過來看地的時候住哪兒呢?”

滿寶立即道:“我找地方給爹蓋個房子?”

錢氏道:“隨便搭間茅草房就算了,這地畢竟只給我們耕作,並不在我們名下,能種多少年還不一定呢。”

滿寶則想起了她要挖的塘,忍不住看向白善。

倆人目光交流了一陣,然後笑著應下。

錢氏看了看倆人,道:“有錢也不是胡鬧的,雖然家裏現在不是太缺錢,但你也不能亂花費。”

滿寶保證道:“娘你就放心吧,我什麼時候亂花錢過?”

錢氏勉強信她。

滿寶轉身卻跟裏長商量起買地的事兒來。

裏長一聽說滿寶想要買地就頭腦發昏,對她的好感唰的一下落到了最低點。

滿寶指了遠處的荒地道:“那塊砂石很多,不知是能買,還是能租。”

裏長還在心裏想著怎麼拒絕她,聽說她要買那塊荒地,就忍不住一楞,然後戒備的問道:“周大人買那塊地能幹什麼呢?”

“建房子吧,”滿寶道:“沒辦法,我看你們村的房子都好緊湊,以後我家裏人要過來管莊子總要有個落腳的地方,還是在左近好,從白家的莊子過來得要三刻鐘呢。”

裏長就松了一口氣,笑道:“那是塊荒地,倒是可以建房子,也不貴,周大人意思意思給一些就行了。”

滿寶眼珠子一轉,就問道:“那我要是買大一點兒,要在那裏挖一個大塘呢?”

裏長道:“地倒是不貴,但挖塘的花費可不少,而且這會兒幹旱……”

“就是因為幹旱才要挖塘儲水,”滿寶道:“這附近的田都是我的職田,明年還不知光景如何,若能儲下水,多少能緩解一些旱情不是?”

她道:“能救得一畝地是一畝地。”

裏長覺得她錢多人傻,於是便笑道:“周大人覺得好便好吧。”

然後一點心理負擔也沒有的把那塊啥用處也沒有,走路還嫌硌腳的荒地賣給了滿寶。

因為想搞好關系,他還只取了最低的那份錢,然後就給開了地契,到時候上衙門就能備案。

至於錢,一般是放在他這兒,將來村裏有什麼需要時會從公中出。

老周家人對這些一無所知。

老周頭和周大郎跟著村裏人認真的將這一千畝地走了半圈,和他們確定了今年要種的冬小麥畝數,勉強心裏有數後才回莊子裏去。

白善已經開始計劃著塘要挖多大多深了,白二郎則在紙上亂畫著給滿寶計劃要蓋幾間房,“就算是砂石地,那也不能就光禿禿的蓋幾間房,你盡量多當幾年官,這麼大一塊地,將來有桑田,有果樹,還有麥田稻田和各種瓜果菜蔬,我們休沐時完全可以來住。”

他在紙上畫著,道:“所以我要有一間房,白善也要有一間,還有你和先生,這園子裏總得再種些花草才好看,我看就種薔薇吧,那個一株就能長好多,也好養活……”

滿寶道:“別忘了還有我家裏人呢。”

“知道,還得給周四哥他們留房間,他現在都把生意坐到夏州去了,從夏州到京城必要經過雍州的,要是天晚了還能在這裏歇腳,第二天一早啟程回京城正好趕在午時前進城,從從容容,多好。”

“嗯,那再往旁邊蓋一點兒。”

白善抽空看了一眼,忍不住拍他,“你這麼建,我池塘都沒地挖了。”

殷或正幫他們整理文稿,見了笑道:“哪有房子是這樣橫著建的?”

他取過筆幫白二郎規劃,劉煥無聊得很,問道:“這種事交給管事就行,何必親力親為?”

滿寶道:“我家沒管事。”

劉煥就指了白善道:“你家沒有,他家還能沒有嗎?而且沒有就雇呀,或者買也行,要不要我送你一個?”

白二郎擡頭看了他一眼,搖頭道:“你是不是傻呀,連白善都不送她人,你竟然送她。”

滿寶道:“不要,我家裏的事我大哥他們就能幹,這會兒並不需要什麼管事。”

她前腳請了管事,她爹後腳就能帶著她娘和大哥大嫂回家去。

別看她爹娘在京城裏似乎過得樂呵呵的,但卻想念家鄉得緊,要是沒事給他們做,他們就是再想她,也是會回家去的。

家裏還有那麼多地呢。

滿寶眼尖的看到她爹的身影在門外走過,立即道:“這麼多地,我還要進宮幹活兒呢,可管不來,就全指著我爹他們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