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3章 姻親

因為十五玩得晚,他們第二天雙雙睡遲了。

等起床時,外面又是一片熱鬧了,他們倒也不急著回莊子裏去,一群小夥伴呼朋喚友的分了好幾撥出去將雍州城逛了逛,買了些不太貴重卻又亂七八糟的東西。

到了下午太陽沒那麼大了,看著涼爽了些,大家這才退了客房離開。

殷或和劉煥並不想立即就回京城去,反正已經出來了,那就多玩兩天唄。

殷家的下人倒是不催殷或,但劉家的下人忍不住催促劉煥啊。

不過劉煥是充耳不聞,他悄悄的和小夥伴們道:“反正回去後一頓打是免不了的,既如此,自然是要玩夠本才好,晚兩天再挨打也是好的呀。”

白善幾個深以為然,於是帶著他們兩個一塊兒回了莊子,還翻過來幫劉煥勸劉家的下人,“既來之則安之,等回去以後你們把這些事都推到劉煥的身上就是。”

劉家的下人:…………

到了白家的莊子,劉煥和殷或跟著他們趁著天沒黑又跑到果園裏摘了些果子,然後繞著莊子走了半圈道:“你家這莊子也不怎麼大嘛。”

白善道:“能在京城和雍州之間買到這一個莊子算不錯的了,我祖母可是等了好久才等到的機會。這兩城之間的地,通常才出來便有人搶,反正是不愁賣的。”

劉煥道:“我家在京郊就有莊子。”

白善笑道:“知道,我家在這方面自是不能與你家比的。”

殷或道:“你祖籍隴州,隴州離這兒也不是很遠,你家裏在那裏沒有田產嗎?”

“有的,我家裏的田產多數還是在隴州,”白善道:“不過隴州距離京城還是有點兒遠了,這個莊子主要種些蔬果和慣常吃的瓜豆,可以應季送到京城。不過糧食也種,倒在其次了。”

殷或點頭,不由問:“那滿寶的職田主要種什麼?也是瓜果菜蔬嗎?”

白善:“……一千畝的職田呢,哪能主要種這個,自然種的糧食了。”

白善將主要規劃給他們說了一遍,劉煥對這種不是很感興趣,殷或卻聽得津津有味。

白善道:“劉貴去隴州取麥種了,這會兒應該已經往回走了,最多兩天就送回來。正好中秋過了,大家也可以開始耕種了。”

種地這事兒說起來簡單,卻也不容易,自然不是他們說可以種了就可以種了的。

第二天是十七,老周頭天還沒亮就起來,把大兒子叫醒以後換了一身幹活的衣服便要帶著幾個兒媳婦和孫子孫女們到莆村去看看。

莊先生竟也換了一身衣服要同去。

本來想賴床借口要讀書練字的滿寶幾個也只能從床上爬起來,默默的換了衣服一塊兒過去。

劉老夫人她們才不去呢,決定在莊子裏給他們打理好內務。

等到了莆村,滿寶幾個基本上插不上話了,因為各家已經定下了要佃租的田畝數,連地都分好了。

朝廷的職田規劃得特別方正,一畝就是一畝,這樣每有官員要替換時,再重新分配職田就要容易得多,數著塊數就行,哪兒來的那麼多人力物力還給你重新測量一遍?

當然,這樣是挺快速的,但弊端也是肉眼看得見的,職田很容易被侵奪,有的職田種著種著就沒了,就是因為一些大官兒在分配到職田後會出錢把分布在職田中間或周圍的私田買下,然後種著種著,他家的私田就越來越多,職田就越來越少。

過個幾年或十幾年,官員外放,或者致仕,再或者因為別的原因不分這塊職田了,戶部來收回時就發現職田縮水了大半或是直接就沒了。

此時戶部就有兩條路走,一條是眼睛裏不揉沙子,用接下來幾年的時間,和問責一大批戶部官吏的代價將這批職田找回來,然後牽扯出更多的事兒;

再一條就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上報因為各種天災人禍,職田被毀,需要重新勘選新的職田。

天真浪漫的滿寶白善幾個坐在村裏搬出來的椅子上,一邊蓋章確定佃租合同,一邊聽鄉民們說起他們十幾年前為什麼會搬到這裏來。

就是因為他們的地緊挨著一大塊職田,後來那一大塊職田變成了一位崔老爺的私田,然後他們的田地就被朝廷贖買去當了職田,而衙門買了他們的地去當職田後卻不願意讓他們佃租。

有一個老人悄悄的道:“裏長說,官老爺們不讓我們種,是怕我們在那兒鬧事,所以就把我們遷到這兒來了。”

滿寶和白善白二郎對視一眼,總算明白了一些書上為什麼直接點明了,戰爭的起始都是因為土地兼並嚴重,農民活不下去後才造反的。

這才是本朝的第二代呢,就已經有人侵占了大量的職田,再下去,豈不是要明目張膽的圈占良民土地了?

白善皺緊了眉頭。

殷或和劉煥顯然沒看過那些書,對他們仨的心有靈犀不了解,他們只覺得震撼。

殷或道:“這有違律法吧,劉煥,你祖父竟也不管嗎?”

他祖父是戶部尚書。

劉煥漲紅了臉問道:“姓崔?難道是崔氏?”

殷或就不說話了,崔氏是名門望族,最要緊的是,他家的姻親遍布朝野,遠的不說,坐在他面前的劉煥,他有個堂叔娶的就是崔氏的女兒。

朝中的魏知魏大人,他的長媳也出自崔氏,還有楊學兄的妻室、韓尚書和陳國公家都有一個兒媳婦出自崔氏,這還是青中年一輩,更別說老一輩了。

各家盤根錯節的關系更是沒法兒說,殷或的祖母,她娘家一個嫂子也出自崔氏。

所以,就是殷或本人,見到崔家的人,也得論著關系叫一聲表兄弟或表叔之類的。

可以說,崔氏是真正的靠著姻親連接起了整個朝堂。

殷或因為體弱沒有背氏族誌,但也是看過的,加上家裏有六個姐姐,京城的這些關系他想不知道都難。

更別說白善了,他可是把整本氏族誌和白氏的族譜都背下來的人呢。

對了,白氏也和崔氏聯絡有親。

這麼一想,白善自己都驚呆了。

滿寶聽說之後嘖嘖稱奇,道:“崔氏比我們鎮上的馬老爺家還厲害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