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9章 沖鴨

青玉能怎麼說呢?

他只能僵笑的道:“伺候主子是奴才們的榮幸,怎敢收主子們的禮。”

劉煥就得意的看著他們。

滿寶三人遲疑,“是這樣嗎?”

這和他們從小的認知不太一樣啊。

白善最先回神,揮手道:“算了,不管怎樣,已經定下的事便不要輕易改了。”

他對滿寶和白二郎道:“何況我們已經習慣如此,貿然改了,反倒不好管理,步入就順勢而為吧。反正我是覺著那本書還是很有用處的,至少我就覺著我們小莊子的長工比堂伯家的長工能幹多了。”

這個白二郎最有發言權,連連點頭道:“不錯,我們的長工是比我爹的長工能幹。”

於是三人便再度自信的看向殷或和劉煥,尤其是劉煥,鄭重的道:“你們也學學。”

殷或默然不語,將稿子還回去給他們,“那你這官兒可得當久一點兒,桑樹三年才能采摘桑葉養蠶,你這官兒要是當了兩年不當了,這些佃農豈不虧死?”

滿寶一想還真是,立即道:“我回去就勤勉當差。”

白善將東西收好了交給大吉,然後起身伸了伸懶腰,活動了一下手腳後道:“走吧,我們出去走走?”

劉煥就左右看,問道:“劉老夫人他們呢?”

滿寶道:“他們早出門去了,本來我們是要一起的,你們不是還沒醒嗎,我們便在此等你們了。”

白二郎興奮起來,“走走走,我們也出去看雍州的夜景和花燈。”

結果他們才開了院門,便正巧碰到一個夥計帶著浩浩蕩蕩的一群人過來,兩廂看見,劉煥和殷或立即被圍住。

劉煥家那邊來了一個中年管事,他直接撲倒在地抱著劉煥的腿哭,“小少爺,您可嚇死老奴了,您怎麼能一聲不吭自己就跑到雍州城來了?”

劉煥道:“誰說我沒說的?我不是派人回去告訴家裏我來雍州城看姑母嗎?”

中年管事哭聲一頓,擡起沒有眼淚的臉繼續哭道:“可是少爺,這兒也不是姑太太府上呀,您不知道奴才們到了姑太太府上,卻找不到您時有多慌,多虧了殷大人家的家將,他查到了兩位少爺在福來客棧,奴才們這才趕了過來,不然這一晚上找不到少爺,奴才們也不用活了……”

而距離他們三步不到的殷或那邊卻是另一幅景象。

殷家的家將沖殷或行禮過後便道:“大人讓小的給少爺送貼身的東西來,還讓小的保護好少爺。”

殷或點了點頭,指了長壽道:“我定了間上房,正好不住,你讓長壽領你們去吧,我貼身的東西就放到白公子屋裏好了。”

長壽當然不可能去的,家將也是不可能走的,最後家將和下人們的東西就就給了夥計帶去上房,而殷或的東西長壽則接了轉身送到白善的屋裏。

在此期間,家將不許他們離開,非要一起走。

劉煥頭疼不已,勉強安撫下不斷嚎哭的中年管事,最後應承下把他帶來的五個下人全帶上,絕對不亂跑後才能跟著滿寶他們出去。

白家本來就給白善他們留了五個護衛,再加一個大吉,這會兒再加上他們,浩浩蕩蕩的往街上一站,大家瞬間離他們五個人三丈遠,生怕沖撞了這不知是哪兒來的貴公子和貴小姐。

滿寶三人:……

但是,這會兒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因為耽誤的這一會兒功夫,天黑了!

而打更的更夫恰時敲了一更,然後大聲喊道:“一更——點燈——”

不僅這一條街的更夫,其他街道的更夫也不約而同的打起更次喊起來,於是,街上開始有人點亮了門前的燈籠……

一盞盞燈籠在眼前點亮,霎時如同一條火龍一般延延亮起,而寬大的道路兩旁做的燈棚也被一盞一盞的點亮……

天色越來越暗,點亮的燈棚在黑夜中越發的璀璨,別說滿寶這三個沒怎麼見過世面的鄉巴佬了,就是常年來往於京城雍州兩地的劉煥都驚呆了。

他哇的一聲,驚嘆的小聲道:“我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看人點燈……以前上街的時候,花燈都是早已點好的,正是最熱鬧的時候。”

他尚且如此,更別說白善三個了,三人紛紛驚嘆,“可真漂亮啊。”

白善感嘆,“這燈竟比花還好看,燈棚比花棚還要耀眼,一街花燈可比花千樹。”

滿寶和白二郎只有狠狠點頭的份兒了。

四人在此驚嘆著,慢慢覺著有些不對,怎麼好像少了一個人的聲音?

於是回頭看去,就見殷或早已目視前方看呆了,整個人看著前面一整條街上的花燈都回不過神來。

滿寶伸手在他眼前招了招,殷或這才略微回神,他疑惑的低頭看向滿寶。

滿寶就笑道:“你這是第一次看花燈嗎?”

殷或點頭,再次忍不住擡頭看向前方璀璨的街道,輕聲道:“我以前只在府裏見過花燈。”

然而府裏的花燈才有幾盞?

那怎能與大街上這千萬盞燈火相比呢?

何況,殷府冷清,家裏都知道他不喜歡人多,所以就算是中秋元宵這樣的節日也輕易不往他跟前湊,那冷清的模樣如何能與大街上的這些許熱鬧相比呢?

白善三人這才想起來,他們三個是因為從小生活在七裏村,所以沒怎麼見過大城市的燈節,可是像羅江縣、益州城這樣的燈節他們也是見識過的,相比之下,殷或才是真的“鄉巴佬”,哪怕他在京城裏住了十幾年,但一次燈節都沒看過。

三人同情的看了他一眼後便道:“走吧,我們上街去!”

白二郎揮手道:“沖呀——”

聲音不小,惹得不少人都扭頭看向他,他絲毫不覺,已經舉步往前沖去了,白家的護衛見怪不怪,幾乎是在他喊沖的時候便有一個擠到了他身邊,他一沖便也跟著他跑了。

白善和滿寶想也不想就拔腿跟著沖,大吉帶著人追上他們,還貼心的給劉煥和殷或留下兩個護衛。

殷或第一次逛燈節,以為就該如此,於是撩起袍子便也快步跟上他們。

這會兒人多,說沖也只是跑一小段兒,沖不到哪兒去。

留下的劉煥一頭霧水,拉住給他留下的那個白家護衛問道:“沖什麼?”

護衛道:“沖去找吃的找玩的,猜燈謎都行,劉公子,您想去玩什麼?”

劉煥一臉的玄幻,“我一個人嗎?他們人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