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6章 失約

劉老夫人包了一個客棧的兩個院子住下,他們要在這兒住一晚,看過了花燈十六才回去。

滿寶他們到的時候,劉老夫人他們已經分男客女客的在兩個包廂坐下了,就等他們到了便吃飯。

見他們風塵仆仆的,劉老夫人便指了幾個小丫頭道:“快去廚房裏給他們打些熱水洗漱。”

又讓下人帶他們回自己的房間裏洗漱換衣服去。

肚子餓,正想坐下去就吃的三人不得不轉身去他們的客房。

周立君跟著跑去了,因為滿寶的衣裳是她帶著的。

她給小姑找出來一套衣裳,問道:“小姑,莆村的人答應佃租了嗎?”

滿寶點頭,“答應了,每一戶要佃租的田畝數我們都記好了,後天我們就可以去村裏簽章,正式定下合約。”

滿寶扭頭和周立君笑道:“回頭我給你一筆錢,專門用作職田的開銷。”

周立君不在意的道:“從公中出吧,這些地種出來的東西都是我們家的嗎?”

滿寶想了想後道:“四成的租子,拿出一成來我和白善白誠他們平分收益吧,剩下的都是家裏的。”

滿寶說到這裏一頓,壓低了聲音問她,“你有沒有聽你爺爺奶奶說要留在京城這裏還是回家去?”

周立君也壓低了聲音,“爺爺才想不到這些呢,他現在就想著中秋後帶著我們去整理那些地,先把冬小麥種下,奶奶倒是提了一句,我看爺爺很著急,既心疼那些地被種壞了,又舍不得家裏,今天來雍州城都不怎麼開心呢。”

滿寶道:“我看出來了,那大哥和大嫂呢?”

“大伯母放心不下家裏的大姐,想回家去,但大伯想在這兒看著大哥,我還偷聽到大伯說大伯母,大哥年紀早到了,卻一直沒定親,不如在這兒留兩年,等大哥成親了再回去。”

周立君看了眼小姑,又看了眼小姑。

滿寶一臉莫名,“你說就說,看我幹什麼?”

“大伯還說小姑年紀也不小了,又和小姑父定了親,要是說得好,說不定過兩年也要成親了,小姑一成親,家裏更難見到了,說大伯母要是心疼小姑,就多留京城兩年。”周立君壓低了聲音道:“我看大伯母好一會兒沒說話,態度已經軟和了。”

滿寶立即道:“等我回了京城我就給大丫送東西回去。”

周立君掩嘴樂。

這是已經認定爺爺奶奶和大伯大伯母要留在京城了。

滿寶喜滋滋起來,和周立君道:“既然是家裏拿大頭,那就從公中出錢吧,我答應了佃農谷種我們家出一半的錢,還有,我看過他們的農具,實在算不上好,我記得曲犁我們村早換上了,他們這兒用的還是直犁,這農具也得重新打……”

周立君聽得目瞪口呆,連忙攔住她,“小姑,這一百戶呢,你難道要打一百副犁嗎?”

她在心裏快速的心算了一下,道:“這肯定不行,一家一副犁,我們家一年四成的租子就全進去了,相當於我們費心勞力,啥都沒落著。”

滿寶想了想後道:“那就租借?我們打了犁,他們和我們租借,分年用糧食償還,多少年以後這犁就完全屬於他們了,至於具體的數額,你回頭算一算就是了,我們不要利息便是,這犁好,省了力,我們也賺了不是?”

周立君:“我們賺他們的力做什麼?”

“那能做的可就太多了,”滿寶換好了衣服,一邊系上帶子一邊道:“我和白善小的時候曾經做過一篇文章,就是想著我們要是有了足夠的地,那該如何讓生態循壞利用起來。我希望種地只占去他們一半的精力就好,剩下的一半,我還有別的用處。”

周立君聽得一楞一楞的,問道:“小姑,什麼是生態循環利用?”

“就是用稭稈牧草養牲畜,又用牲畜的糞便肥地,飼料還可以養魚,那就要修個水利大塘,平時養魚養鴨子,旱時可澆灌,澇時可排水,反正挺多學問的,我一時半會兒也說不清楚。”

周立君聽說還要修水利大塘,只覺得自己的錢袋子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癟下去,她深呼吸兩口氣才找到自己的聲音,“小姑,這是職田啊職田啊,你要是不當官兒,或是被貶了,是要被收回去的,這不是我們家的地,怎麼能花銷這麼大呢?”

滿寶:“所以我沒有讓你立時就拿錢出來修水利大塘嘛。”

周立君這才呼出一口氣,就聽到滿寶道:“你先出錢買些雞苗好了,你看那地裏這麼多草和螞蚱,不拿來用可惜了。買了雞苗給他們餵養,養大以後下的蛋,還有肉也都是照四六分成。”

周立君那口氣就呼不出去了。

“小姑,你就說你決定往這農莊上投多少錢吧。”

滿寶嘿嘿一笑道:“我不知道,回頭我問過白善再告訴你。”

這事兒顯然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定下的,而天大地大不如吃飯大,所以滿寶換了幹凈的衣裳便拉了周立君去吃飯。

周立君小聲嘀咕,“爺爺一定不知道你打算在職田上花這麼多錢。”

倆人繞過熱鬧的前堂,然後上三樓去,夥計知道她們是包了後面兩個客院的貴客,因此給她們帶路,還給她們介紹,“小姐們是來看花燈的嗎?今晚李家在主街那邊搭了花棚,小姐們可以過去看看。”

說起花棚滿寶就想起了一件事,路過白善他們的包廂時就停住了腳步,和白善白二郎道:“完蛋了,我們答應了殷或去他家的花棚賞燈的。”

白善:……還真忘了這事兒。

白善和白二郎對視一眼,都覺得要糟。

白二郎咽了一口口水問,“我們出院門的事兒你沒告訴殷或嗎?”

“我只告訴了他我們請假到二十一的事兒。”

而此時,殷或和劉煥才被白老爺從周宅裏送出來,倆人含笑著上了馬車,一到車上笑容就落了下來,劉煥很不高興的道:“他們怎麼去雍州也不告訴我們一聲?還說了晚上要一塊兒賞花燈呢。”

殷或看向外面已經漸漸熱鬧起來的街道道:“雍州離這兒也不遠,走官道也就兩個多時辰,慢一些三個時辰也到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