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3章 勸說

三人上馬離開,留下一地沈思的人。

他們的馬才跑遠,村民們便忍不住圍上裏長,紛紛討主意,“裏長,您說怎麼辦呀,是租她家的職田,還是去租方老爺家的地?”

“四成呢,到底比方老爺少了一成,而且麥種全給的。”

“話是這麼說,可這種地的事兒全聽她的,萬一她不會種地咋辦?”

這才是大家最擔心的一點兒。

裏長伸手壓下大家的議論,道:“沒聽周大人和那位白公子說話嗎?他們是知道農時的,那就應該差不到哪兒去。”

裏長顯然比村民們聰明,也比村民們更有見識些,道:“畢竟是京城裏的貴人,他們總不會一直留在這地裏頭盯著我們,多半還是要派人來看管,那位周老爺,我看他倒是像一個莊稼把式,大家也都是種地的人,都知道,這種地啊,只要看準了農時做了該做的事兒就算會了,又不難。”

大家一想也是,“那就租她家的?”

“就租她家的吧,我看這位大人倒像是好說話的。還給了我家小子還幾塊糖吃呢。”

“也別太高興了,真要好說話也就不會提出啥都得聽她的話了,那是為了讓我們聽話,這才給了這麼低的租子的。”

但是,有了第一個人同意,剩下的人便也能很快拿定主意了。

滿寶幾個乘著夕陽打馬往莊子的方向回去,白二郎追上他們問,“你們還打算親自來管莊子不成?”

滿寶道:“我們做做規劃就行,還有我爹和大哥在呢。”

她道:“你也看到了,近八百畝的地都在這一片,也就中間缺了幾塊,剩下的基本都能連在一起,這麼大一塊地還都是熟地,好好的經營,收益必定不少。”

白二郎道:“現在你也不缺錢呀,別的不說,現在立君賣出去的潤白膏,三個月賺的錢就夠你這地勞作一年賺的錢了。”

滿寶沒好氣的道:“我又不單是為了錢,你不覺得看著土地有所產出是一件很讓人開心的事嗎?”

白二郎一邊打馬一邊沈思起來。

一旁的白善道:“二郎,我們不能什麼都以錢來衡量,你要知道,民以食為天,糧食才是國基,你看我們今天看到的莆村,這天下便是由千千萬萬個莆村構成的。”

“要是這世間都以錢來衡量,怕是無人願管他們,無人再願出苦力種田了,到時候天下人都吃什麼,喝什麼?到時就算有錢也買不著一粒米,那這世道也就崩潰了。”

白二郎一想,片刻後大聲回道:“所以你這是要提前做父母官了嗎?”

白善大笑道:“有何不可。”

滿寶打馬超過他們,直接向著天邊的夕陽奔馳而去,大笑道:“管莊子和治理一地可不一樣,將來你們做了父母官要是把縣城當莊子管,先生會氣得不認你們的,哈哈哈哈……”

三人你追我趕的在大道上奔馳著,大吉帶著兩個護衛跟在他們三人後面吃灰塵,一句話都沒有。

六人六匹馬,不過兩刻鐘便回到了莊子。

滿寶勒住馬,從赤驥身上跳下,摸了摸它的脖子後就拉到馬廄裏餵它吃了一些豆料,然後就跑去找她爹娘。

莊子裏還在弄他們的晚食,雖然這會兒吃晚食算晚了,但大家並不覺得餓,老周頭正在和周大郎計劃著這麼大一塊地要怎麼種。

“……那些人要是不願租種,咱還得去別的地方找找看有沒有長工呀。”

滿寶跑進來,笑道:“爹,我已經和村民們說過了,讓他們考慮一晚上,明天我們先去另外兩裏看看剩下的一百多畝地,還有先生的那一百畝呢,也得找人租種下去。”

一旁的莊先生聞言笑了一下,放下茶杯問,“你是怎麼說動他們的?我們今天看著他們並不是很願意租種職田,你現在竟能讓他們考慮了。”

滿寶道:“我跟他們說我要四成的租子。”

老周頭並沒有太大的反應,因為白老爺在七裏村和大梨村租給佃戶的地也是四成的租子,不過大家都不怎麼缺地,所以大多數是租個幾畝比較好的田意思意思。

相比需要自負盈虧的租種,他們更喜歡給白老爺打短工,甭管當年是否風調雨順,是否豐收,我們出工了白老爺就得給工錢,穩賺不賠的買賣。

但現在輪到老周頭做地主了,他就不太樂意請短工了。

這還沒看見收益呢,就給出那麼多錢,那多虧得慌呀。

還是佃租好,他們只出地,再監督佃戶們種好地,除好草,上好肥,保證水,那一年以後就能白分得四成的租子,這才是穩賺不賠的。

所以四成他也很滿意了的。

反正這地又不是自家的,是朝廷的,滿寶當一年官他們就收一年的租子,多好啊。

“四成就四成,不過得說好了,地得咱來管,那些佃農得聽我們的才行,你看他們多懶,那麼好的地給弄得雜草叢生的,多費地力呀。”

滿寶希望他們將來可以友好相處,因此替他們說話道:“也不怪他們,朝廷朝他們收的是定租,除了米面之外,他們還得給腳錢,還得給大人們收割晾曬牧草,連自己養的雞鴨都得分人家一半。”

老周頭忍不住張大了嘴巴,“這,這怎麼聽著跟亂軍似的?”

莊先生忍不住輕咳出聲,小聲道:“周金兄,這樣的話可不好說。”

錢氏就瞪了他一眼,老周頭便立即不敢說了。

劉老夫人笑道:“沒事兒,這都是家裏人,不會有人出去亂傳的。”

這樣的話傳出去倒也沒什麼,只是會比較容易得罪人而已,當然,得罪皇帝還是其次,主要是會得罪擁有職田的大人們。

劉老夫人看了滿寶一眼,笑了笑,不過這位小大人顯然不在其中。

滿寶還是挺贊同她爹的話的,她也覺得職田的管理很混亂,對租種職田的百姓很不公平,也難怪他們不願意租種職田了。

“所以爹,咱對他們和藹些,到時候再多買幾頭牛分給他們耕種,把關系搞好,這種出來的糧食也更好。”

老周頭就嘟囔,“還要買牛啊……”

牛可是很貴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