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2章 考慮

四成的租子!

此話一出,裏長還穩得住,一直留在附近的村民們卻忍不住意動起來了,頗有一種想要開口的沖動,只是被旁邊的人攔住了,大家嘈雜了一陣,然後目光炯炯的盯著滿寶和裏長看。

裏長遲疑,問道:“四成?周大人,您要知道,要是明年再遇上今年這樣的旱災,四成,一畝地可能連一筐的谷子都沒有的。”

滿寶淡淡的笑道:“要是明年還是這樣的旱災,四成我也不要了,權當是為陛下分憂了。“

她對裏長道:“本官是官兒,家國天下的理兒還是知道的,百姓生計艱苦,我又怎能再逼迫你們?”

她這麼一說,裏長便有些激動,眼眶也忍不住紅起來,“這,那,這件事周大人能做主嗎?要不要再與家裏人談一談?”

“您放心,我會和家人說的,”滿寶笑道:“我父母也都是通情達理之人,他們都懂的。”

裏長跟老周頭談了一下午,可不覺得他是通情達理的人,相反,他覺得他跟村裏管的部分老頭也沒多大區別。

不,還是有的,人家有個能幹的女兒,竟然能當兩個五品和六品的官兒。

不過,他看了一眼周滿,再看一眼站在一旁的白善。

雖然著一下午他們說的話不多,可裏長還是隱約感覺出來了,這兩位說話還是挺管用的,所以周滿應該是可以做主的。

再看一眼周滿的年紀,裏長暗道:小姑娘家總是容易心軟些,也難怪乎在村裏走了一圈後便做出這樣的決定。

對於善良的人,甭管心裏怎麼想,裏長內心深處還是很喜歡和這樣的人來往的,尤其善良的對象還是他的時候,他就更喜歡了。

因此裏長立即滿面笑容的道:“若是四成,那村民們或許願意多耕種一份土地,畢竟大人的職田離家近,出入也方便些。”

滿寶見圍上來的人越來越多,便道:“不如我們搬了椅子來,坐下說一說?”

裏長這才反應過來,連忙邀請幾人進屋去做,又呦喝著幾個兒子讓他們去殺雞。

白善謝絕了,道:“我們說完話就回家去了,天黑不好走路。”

滿寶點頭,指了這一片空地道:“就在這兒說吧,也讓他們聽一聽。”

裏長思考片刻,應下了,讓人回屋搬了四張椅子出來,他和三人一起坐下談話。

滿寶只和白善對視一眼便道:“我不僅只收四成的租子,谷種我也出一半,麥種我出所有的,我還會想辦法多買幾頭牛來,到時候分給大家耕用。”

裏長越聽眼睛越亮,立即道:“哎呀,周大人可真是菩薩心腸,我們能遇上大人真是我們三生有幸,大家還不快謝過周大人。”

村民們也越聽越激動,跪下就要磕頭。

滿寶連忙起身要攔,見攔不住,就對裏長道:“裏長,先不忙道謝,我做這些也是有要求的。”

裏長笑哈哈的道:“大人有什麼要求盡管提,我們能做到的一定做。”

滿寶道:“這地要怎麼種,你們得聽我們的。”

此話一出,大家頓時一靜,眾人瞪大了眼睛,一個農戶忍不住高聲問,“大人,難道這什麼時候下種,什麼時候拔草也得聽您的?”

滿寶笑道:“差不多吧。”

不少人便打了退堂鼓,“這,這不是胡來嘛,萬一您指得不好,我們還得聽您的,到時候一粒糧食都種不出來怎麼辦?”

“就是呀,您是大官兒,不缺吃不缺喝的,我們卻是不行,一年要是沒收成要餓死的。”

滿寶點頭道:“我知道,所以我會盡力不讓這樣的情況發生的,除非天災,不然在我的職田下是不可能有這樣的人禍的。”

她道:“大家剛才也都見過我父母和兄嫂了,應當也看得出來,我家就是種地的,我們這幾個也打小看著家人種地長大的,我們呢,也不是沒下過地,所以你們放心,誰都有可能糟踐地,就我們不可能。”

這話一處,大家越發遲疑了,既想相信她,又有點兒害怕。

他們租種土地,雖然東家或衙門偶爾會指手畫腳,但其實怎麼做,大部分還是看他們自己的意願,他們也知道農時,職田種不好,一半是因為老天爺鬧幹旱了,一半則是因為他們不想種,人力有限,也實在是種不好。

可現在東家只要四成的租子,要是種好了……

可要是她指揮得不對,又給種壞了,那才是要了命了。

白善道:“我們也不瞞諸位,我們從小便自己經營過農莊,對種地並不陌生,現在是中秋,在十月前,地裏的小麥最好種下去,不然麥子不能在第一場雪前冒青,種子怕是就凍死了。也是因為這個,我們才願意將租子定在四成。”

他道:“我知道,職田有諸多要求,你們不僅得割職草,有時候怕是還得給戶部額外提供一些布綿,日子肯定艱難,但在我們這裏不會,我們在家鄉經營的莊子,都不會和長工要他們自己種的桑麻,更不用說你們是佃戶了。”

一個人便高聲問道:“也就是說,你們不分我們的布綿了?”

白善笑道:“種在溝壑邊上的桑麻,我們是不會分的。”

此話一出,大家大松一口氣,紛紛看向裏長。

裏長便知道他們更心動了,其實他也心動,他遲疑了再遲疑,想到了什麼,問道:“大人剛才說這麥種您來提供?”

“沒錯,市面上不是有一種新麥種嗎,我看了一下你們收上來的麥子,似乎都沒有換成新麥種。”

裏長便苦笑道:“那個得花錢買,誰有那個錢呀。”

滿寶不解,“可現在新麥種也並不貴了呀,就跟普通的麥種差不多一樣的價,就差那麼幾文錢一鬥。”

“我們也不買普通的麥種的,”裏長道:“我們用的麥種都是自家留的。”

所以不用花錢。

滿寶:……果然夠省錢。

不過她也能理解,朝廷收的是定租,如果一文錢和一粒糧種都不出,都讓佃農自己買的話,那個花銷是不少的。

豐收時還好,要是遇上今年這樣的旱災,那真是哭都沒處哭去。

滿寶道:“新麥種我來想辦法,到時候你們決定租種我的地了,我會分給你們的,你們今晚可以想一想,明日我過來要答復。”

滿寶直接起身,“天色也不早了,我們便先回去了。”

臨走前,她和裏長,也是和村民們道:“明日就是中秋,中秋過後還有大約一個月的小麥播種時間,你們可以考慮一下,不過時間也不等人,希望你們能夠盡早下決定。”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