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0章 不想

裏長說罷,伸手招來幾個孩子,讓他們去地裏驅蝗蟲。

幾個孩子便相視一眼,撒腿就往地裏跑,哪裏草多就跑哪裏,呦喝一聲跑過去,草裏立即撲哧哧的飛出一群蝗蟲,在空中飛了一陣避開那幾個孩子又落到遠處的草叢裏。

還有幾只蝗蟲被趕得急了,慌不擇路,直接往他們這群靜立不動的人臉上撲……

裏長大驚失色,正想伸手去擋,滿寶三個已經眼疾手快的伸手去抓了。

滿寶一抓一握,然後捏住還在掙紮的螞蚱,拎著它的翅膀問,“著還不大呀。”

裏長:“……大人,小的說的是蝗災鬧得不是很大,但這些蝗蟲還是吃得挺肥的。”

滿寶便問,“村裏沒有養有雞鴨嗎?”

裏長楞了一下後道:“養是養有,大人要吃嗎?”

滿寶捏著螞蚱笑道:“不是我吃,是這個可以被吃。”

滿寶看了看手裏的螞蚱,到底沒有捏在手裏太久,而是將它丟在地上,一腳踩死了。

白二郎還有些舍不得,捏著他抓到的道:“我記得小時候立重和立威帶我們去烤過螞蚱,也挺香的。”

滿寶便低頭看著螞蚱的屍體,略微有些惋惜,“你不早說。”

白善已經扯了一根草將手裏的螞蚱綁起來遞給白二郎,指著路上道:“他們也到了。”

裏長和村民們被這三個公子小姐弄得有些心悸,他們這樣兒讓他們有點兒恍惚。

尤其是滿寶剛才踩死那只螞蚱時,總讓裏長心裏有種很怪的感覺。

白善一指,裏長和村民們也忍不住扭頭看去,就見大路上慢慢來了四五輛馬車,他們微微一楞。

馬車上的人似乎也看到了他們,在離他們最近的路上停下,然後車上便下來了不少人。

滿寶幾人迎上去,沖已經興沖沖走過來的老周頭叫了一聲“爹”,然後和莊先生、劉老夫人行禮。

劉老夫人微微頷首,舉目四望,微笑的問:“這就是你的職田?”

滿寶笑著應下,然後和裏長介紹,“這些都是家裏的長輩,正好我們來附近的莊子裏小歇,便順道過來看一看,這是家父,這是家母。”

裏長一楞後立即去和老周頭行禮。

老周頭對裏長也很客氣,甚至還有點兒小心翼翼,這是在家裏養成的習慣。

老周頭看地更仔細,他在地裏跺了跺腳,然後就隨便找了根棍子挖了點兒土,放在手心裏搓了搓,然後看著這滿地的野草嘆息不已。

他找了找,這一塊田應該是種的稻子,他仔細看了看地裏的情況,挖了好幾個地方都沒發現肥,再到旱地上挖了一陣也沒發現,便對滿寶道:“就這,你還說不自己管,你看看這地都種成什麼樣了?”

一旁的裏長有些尷尬,村民們卻有些不忿,張嘴想要說話卻被裏長瞪了一眼。

白善看到了,便撞了撞滿寶,示意她去看。

滿寶與他對視一眼,和裏長笑道:“太陽大,長輩們不好久曬,還請裏長帶我們進村歇歇腳,討一碗水喝。”

裏長自然願意,將來這大片職田都是他管轄之下,而這些職田現在都是周滿的,和她搞好關系是必然的。

於是裏長躬身請他們進村。

於是一群人浩浩蕩蕩的進村去,直接去了裏長家裏歇腳。

裏長的兒子和兒媳婦連忙燒水泡茶招呼眾人,老周頭幹脆就拉著裏長說起話來,主要說的還是種地的事兒。

那麼好的地他們那麼種實在是太糟踐了。

劉老夫人笑著低頭喝茶,錢氏也喝茶,等老周頭念叨了一陣才打斷他的話,和聲問裏長他們這裏今年的收成如何,幾月開始播種,幾月可以收獲……

“這一地風俗不同一地,我們老家不在此處,也不知道你們這裏氣候如何。”

今年的收成還不屬於周滿,是屬於上一任官員的,所以裏長便是怎麼慘怎麼說,“周老爺是沒看到,之前我們這裏的河都斷流了,也是今年運氣不好,交了定租後,這腳錢還沒著落呢。”

正看著屋內擺設的白善回過頭來,問道:“腳錢?是丁稅的腳錢,還是職田定租的腳錢?”

“自然是定租的腳錢了,”裏長道:“這些定租是要送到京城去的,由衙門裏的大人們來收取,再統一押送進京,這都是需要腳錢的,每一畝地都要一升的米做腳錢。”

白善微微點頭,看向滿寶,倆人便一起出門去了。

滿寶見不少村民都圍在裏長家的圍墻外看熱鬧,便和白善一起出去,人群立時散開離他們遠了點兒。

滿寶看了看他們臉上戒備的神色,便伸手進袖子裏,從系統空間裏摸了一把糖出來,直接找了幾個比他們小的大孩子,將糖分給他們吃。

這個糖和剛才分的糖似乎不太一樣,剛才沒怎麼分到糖的孩子們看了一眼大人後便呼啦啦的圍了上來。

滿寶給白善手裏塞了一把,跟出來的白二郎看見了,便沖滿寶伸手。

滿寶看了他一眼,也給他抓了一把。

白二郎就一邊分糖一邊嘟囔,“你明明都帶糖了,剛才還裝作沒有,可真夠奸詐的。”

白善則是看了一眼滿寶的袖子,推了一把白二郎,“廢話這麼多,我們到一邊去。”

白二郎剝了一顆糖塞自己嘴裏,然後跟著倆人慢慢往外走,很快就將一群孩子引到了遠離大人們的地方。

雖然知道了周滿是官兒,但因為她是女孩兒,年紀又小,村裏的村民們對他們也沒那麼高的警惕性了,反倒對屋裏的老周頭等大人很在意,所以都圍在屋外看情況。

三人用糖將村裏下至能走的孩子,上至還沒成親的青年都給引來了。

身邊圍了一大群人,滿寶看了眼手上剩下的幾顆糖,自己也剝了吃一顆,剩下的就給了兩個一看就是才兩歲左右的孩子。

然後她好奇的問一個少年,“他們為什麼都圍著裏長家呀。”

少年便看了滿寶一眼後道:“你們是貴人,我爹說得去看看明年種誰家的地。”

“你們不想種我的地了?”

少年想也不想便回道:“不想。”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