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9章 莆村

滿寶幾人跑得太快,等老周頭他們是不可能等的,這麼大的太陽掛著,在路上等多無聊呀。

於是他們就一路問著先到了地方。

那是一個挺大的村落,看著跟大梨村差不多一樣大,只是房屋不是很整齊,而在一望無際的曠野之中,還零星有幾戶人家點綴。

滿寶勒住赤驥,原地轉了兩圈,將附近都看過,便指了那個大村落道:“應該就是那兒了,走,我們過去看看。”

三人打馬過去,大吉帶著兩個護衛跟在後面。、

馬才跑到村口,正在村口那裏看谷子的孩子們立即蹦了起來,一半的人遠遠的站在樹下或屋檐下看他們,一半的人則轉身跑回村裏去。

這看著跟他們村差不多嘛,滿寶打馬到了跟前,和白善對視一眼後便跳下馬。

滿寶從身上摘下荷包,從裏面倒出兩塊點心,看見這麼多孩子,有點兒不好意思出手。

白善就摸了摸身上,也只摸出幾塊點心。

白二郎鄙視的看了他們一眼,拿出自己的荷包,一倒便倒出來十幾顆糖。

孩子們的眼睛一下就亮了。

三人將這些糖和點心分給他們,問道:“這是岐陽縣的莆村嗎?”

就算是小孩兒也知道縣村之名的,因此點頭,“是,貴人們要找誰?”

滿寶笑道:“我想找你們的裏長。”

正說話,幾個大人跟著一幫小孩兒浩浩蕩蕩的過來了。

為首一個老者,穿的是寬袖,一看就是裏長。

在鄉下地方,除了地主老爺和裏長,誰還會穿寬袖呀。

而聽說莆村大部分都是佃農,並沒有像白老爺一樣有錢有地的地主老爺的。

於是滿寶笑著迎上前,尊老的先行揖禮,對方的目光快速的掃了一下他們身上的衣飾,目光在他們身後的馬上一掃而過,自然也看到了身高體壯的大吉三個護衛。

裏長也露出笑容,跟著回禮,這才問道:“幾位小姐公子這是?”

滿寶連忙從袖袋裏拿出自己的官印和戶部給的文書,其實就是薄薄的一張紙,上面蓋了戶部的印章,寫明了她職田的範圍,以及地點之類的。

“在下周滿,是來看一看我名下的職田的。”

裏長驚訝的看向周滿,他知道,他管轄的職田又換了官員,還聽說是個編撰和太醫,他這才覺得微松一些呢,結果沒想到對方竟是個小姑娘。

他看了一眼手中的紙,遲疑的問:“大人是想自己管理職田?”

滿寶笑道:“是想叫家裏人管著的,當然,今後還需要裏長多多照應。”

滿寶從小就是村裏長大的,知道一個裏長的支持有多重要。

裏長卻笑了笑道:“大人說笑了,小人能照應大人什麼呢?”

他立即回過神來,將看過的公文折起來交給周滿,從身後兒子的手裏接過鬥笠,戴上後道:“大人既然來了,不如小的帶大人看一下您的職田?“

滿寶欣然答應。

於是大家便轉而向村外走去。

村裏的人很快就知道是職田的大人來看自己的田了,這可關系到大家的生計,於是不少人都跟在後面一起去看。

裏長悄悄的看向周滿幾人,見他們面色坦然,似乎並不介意,也就不驅趕村民了。

滿寶的千畝職田並不全在這裏,而是大部分在這裏,還有一部分則在另外兩個裏和村裏,只是那兩處占的少,所以滿寶先來這裏罷了。

此時地裏的莊稼已經全收了,地裏要麼是空的,要麼是野草叢生。

滿寶他們都是種過地的,且從小就在村裏長大,沒少看人春種秋收,佃農們勞作得怎麼樣,只看田地裏的情況就能猜出。

而此時,剛收獲完不久的地裏就全是野草了。

滿寶走到地裏,用腳尖踢了踢地裏的野草,然後蹲下去拔了拔,用了不少的勁兒也沒拔動。

白善則蹲下去挖了一捧土,伸手捏了捏後和滿寶道:“都是熟土,就是不怎麼經常翻,所以土質有些不好了。”

一旁站著的裏長眉頭微跳,轉頭看了白善一眼,見他衣飾最為華貴,身上的綢緞還是暗紋,只袖口繡了一只半隱半現的鶴,看著是一群人之中最貴氣的。

他沒想到他還懂得種地。

滿寶點了點頭,擡頭望向遠方,發現舉目所到之處都是野草,她便有些頭疼,就這,她爹還想翻一翻地埋下野草過冬呢,她覺得她大哥他們的腰估計會很疼。

滿寶搖了搖頭,問裏長,“這職田的始終從哪兒到哪兒?”

那麼大一塊地,走是不可能走完的,但裏長可以指著告訴她從哪兒大概到哪兒,哪些部分有缺漏,是屬於良民的地。“

雖然中間偶爾夾著別人的地,但基本上她的職田都可以連接得起來。

朝廷能連接起這麼大一塊地,看來沒少從人手裏買地呀。

滿寶心裏有問題,不問清楚便不開心,問道:“我聽說朝廷會從百姓手裏贖買土地,這些以前都是村民們的地?”

裏長微楞後笑道:“這倒不是,這一片以前是一位姓劉的將軍的,那會兒是前朝的時候,再往前更難追溯了,在我祖父的時候,聽說這十裏八鄉隔上兩年就要換一個流民帥,今兒是這位將軍的,明兒是那位老爺的,本朝建立以後,朝廷直接把這一大片都收回去了,後來分給了官員們做職田。”

裏長道:“我等都是從失地後從別處遷來的,在此落腳也不過才十多年。”

滿寶就好奇,“那你們故鄉在何處?”

裏長道:“倒也不遠,也在岐陽縣,不過在另一頭罷了。”

白善問,“你們是因何失地?”

裏長沈默了一下,然後又擠出笑容道:“皇恩浩蕩,我們的土地就是被朝廷贖買去的。”

滿寶三人:……

滿寶點了點頭,順著這一大塊旱地往下走,走到了田裏,見田裏的地都龜裂開來,一大塊一大塊的,那裂開的口子很大,便知道這地方幹旱挺嚴重。

她問道:“今年可有蝗災?”

“有,不過不大,”裏長也看了一眼地裏的裂口,知道這幾位小公子小大人都是懂種地的人,因此也不隱瞞,“您別看現在沒幾個蝗蟲,讓孩子們往草地裏一跑,它們就全飛起來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