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8章 炫耀

五人小心的在樹上移動,不斷的將青棗往下扔,周立如和周立固白叔平則是撿了兩簸箕,候在一旁的大吉和兩個護衛也彎腰幫著撿,很快簸箕裏就放不下了。

正巧有下人跑來叫他們,“少爺小姐們,要回去吃午食了。”

滿寶幾個這才一臉失望的從樹上下來,然後一屁股坐在草地上穿鞋子,“只摘了棗,待吃了飯我們再來看看梨吧。”

白善滿口應下,“好呀。”

幾人將紅棗拿回莊子,一部分泡上井水,清洗以後就放在籃子裏,打算吃了午食就當飯後水果吃。

只是可惜,計劃著吃了午飯就繼續出去玩的幾人到底沒能成行,因為才吃飽他們就有些犯困,畢竟跑了半天的馬,還是有些累的,今天早上起得又早。

見他們一邊打著哈欠一邊望著外面,劉老夫人就道:“現在太陽正烈,你們先去歇午覺吧,等睡醒後再說。”

幾人覺得日子還長,這個主意也不錯,於是就打著哈欠睡覺去了。

可是等睡醒,老周頭又不許他們去玩兒了,他道:“我已經跟人打聽過了,職田在的那個裏離這兒不是很遠,馬車三刻鐘左右就到了,所以我們這就去看看。”

滿寶還念著果園裏的梨,道:“爹,這事兒不急的,我們還有四天的假期呢。”

“怎麼不急,”老周頭都快急上火了,他道:“你沒看到莊子裏已經有人在種田種冬小麥了嗎?”

“這京城太北了,雍州比京城還北一些,只能種一季小麥,要是不能趕在下雪前讓小麥冒青,那就得再等一年才能種上小麥,多虧呀。”

滿寶道:“可以種豆子呀。”

“那麼好的地種豆子,更虧了,”老周頭道:“趕緊的,別偷懶了,你怎麼比爹還懶呀。”

周大郎笑道:“爹,她這不是懶,她這是想玩兒呢。”

小錢氏對滿寶道:“你還說要去雍州看花燈呢,今天你要是不去,明兒你可怎麼去看花燈呢?”

滿寶一激靈,立即對她爹道:“爹,我們現在就走吧,三刻鐘而已,很快的,我們騎馬可能更快,兩刻鐘就到了。”

白善也機靈的將他們的馬都給拉了出來,和老周頭問了方向後就上馬跑了。

老周頭張大了嘴巴,扭頭問周大郎,“都沒人給他們指路,他們跑什麼,萬一跑錯道兒了怎麼辦?”

錢氏已經收拾出來了,聞言道:“路上有人,他們知道地名,自會攔著人問的,鼻子底下一張嘴,還怕找不到路嗎?”

老周頭一想也是。

劉老夫人讓莊頭隨他們一起過去,他認得路,而且對這附近也比較熟的。

從京城到雍州,一路上只有幾座低矮的山,很多地都被開出來了,成了大片大片的農莊。

莊頭坐在車轅上和老周頭聊天,道:“這附近呀,村民們的田地只是少數,更多的還是職田和大老爺們的地,所以這一帶的村莊裏的人基本上都是佃農,家裏只有幾畝地的,剩下的全是租種的別人的地,或是一畝地都沒有,全靠租種的。”

老周頭就問:“大晉這才多少年啊,他們就把地給敗光了?”

莊頭便苦笑一聲,看了一眼老周頭的手後便往車後頭看了一眼,然後壓低了聲音道:“我看您也跟我一樣是個種地的,我也不瞞您,這哪是他們敗光的呀,當然了,也有自己把地敗光的,但更多的是被朝廷贖買了回去做職田的。”

“也不知怎麼的,朝廷招了那麼多做官的,年年職田不夠,不夠怎麼辦呢?”

老周頭:“怎麼辦?”

“那只能從我們這些老百姓手裏拿唄,衙門直接拿一點兒錢便將我們耕種下來的熟地征去做職田,重新給分一些生地,但您看那生地,草木這麼多,一年都未必能開出來兩畝,開出來還只能先種豆子,人都要餓死了,誰會去開那點兒地?還不如給人做佃農呢。”

老周頭目瞪口呆,所以他們家滿寶的職田是這麼來的?

莊頭還不知道老周頭的身份,只笑問:“老丈往那邊去,是東家在那邊買了地?”

老周頭回神,搖頭道:“不是,是我閨女分了職田。”

“你閨女?”莊頭不解,“你閨女是宮裏的娘娘?不對呀,我在這兒附近也沒少見管著職田的莊頭,沒聽說過娘娘還有職田的呀。”

老周頭這才驕傲起來,挺了挺胸膛道:“不是娘娘,是官兒,我閨女是太醫,還是個什麼編,就是修書的,五品呢,她當了兩個官兒,所以分了一千畝的職田,我們這次就是去看那職田的。”

莊頭驚訝的張大了嘴巴,半響才合攏起來,“這,這是官老爺呀,哎呀,您享了閨女的福了。”

老周頭便笑瞇了眼,總算是找到可以說話的人了,他和莊頭點頭道:“可不是嗎,我幾個兒子裏,就沒人比得上我這小閨女,她打小就孝順,小時候她喝雞蛋水,還想著偷偷留給我喝呢。”

莊頭就仔細回憶了一下周滿,半響後道:“年紀那麼小呢,這就當官了?不對吧,我記著老夫人好像說過,那是我們家未來的少奶奶。”

“是啊,我們兩家定親了的,和你家少爺定親的就是我這小閨女,他們現在一起在宮裏當差呢,我閨女做官兒,你家少爺也厲害,正陪太子讀書呢。”老周頭又多了一個炫耀的點,壓低了聲音道:“知道太子嗎,那可是未來的皇帝老爺。”

而他女婿現在就陪著未來的皇帝老爺讀書,四舍五入一下就是他女婿和皇帝老爺是同窗,想想老周頭就覺得有種喘不上氣來的感覺。

莊頭也覺得有點兒喘不上氣。

京城,不,是雍州的這個莊子劉老夫人買來就是做落腳和給京城的家人提供一些新鮮的蔬果糧食的,因此沒有特特的挑選管理的人。

為了能融入京城和雍州,少些麻煩,莊頭和佃戶都是從當地挑選的,不過,她也有將家裏的下人派到莊子裏管事或幹活,算起來,那些才是她的心腹。

因為不是賣身,而是雇傭關系而已,莊頭和佃戶們對東家的事知道的不多,東家的小少爺竟然在陪太子讀書……

莊頭恍惚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原來他的東家也是這麼有權有勢的嗎?他一直不知道啊。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