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7章 歡快

第二天一早,家裏除了白老爺一家和成家外,其他人都收拾好了東西套上馬車和騾車便要出門。

當然,白二郎是不算在白老爺那一邊的。

白老爺和成大郎站在門前目送他們浩浩蕩蕩,歡歡樂樂的跑了,兩親家對視一眼,都莫名的有些想嘆息。

雖然雍州離京城很近,近到每每休沐,京中的官員、學生和公子哥們都喜歡從這兒騎馬跑到雍州去度假,但滿寶他們一次都沒去過。

出了東城門,上了寬敞熱鬧的管道,滿寶便將帷帽束緊,直接打馬就率先跑了,白善也將布巾掩住口鼻,打馬追上去。

白二郎哇哇叫道:“你們等等我啊。”

才一張嘴,因為對面車道來車,灰塵飛起,直接就撲進了他的嘴巴裏,白二郎氣惱的直接呸呸幾聲,也將布巾掩住口鼻,這才打馬去追倆人。

大吉這才帶著兩個護衛去追三人。

白叔平也跟著周立學周立固他們一起來了,連他母親都跟著去雍州玩,也就他大哥,因為還在鏢局裏習武,不能離開。

習武和他們讀書不一樣,後者還有假期放,他大哥習武卻是沒有的,基本上除了過年,就沒有離開鏢局的時候。

除非他學成開始可以獨立走鏢。

白叔平掀起簾子,和周立學看著車外的車流和人來人往,也被灰塵撲了一臉,他放下簾子道:“可真夠熱鬧的。”

周立學道:“京城是我見過的最大最熱鬧的城了。”

周立固:“……三哥,你總共才見過幾座城啊,而且京城乃國都,自然最大最熱鬧了。”

老周頭也拉著窗簾看著外面,和幾個嫌棄灰塵的孩子不同,他就沒把這灰塵放在眼裏,所以直接頂著灰塵和周大郎道:“雍州的人只要有京城一半多,那就不愁找不到種地的人,而且我看京城離雍州也不遠,那邊找不到種地的,來這邊找也行啊。”

周大郎卻看著官道上來來往往的人,問道:“爹,你看外面這些誰像是會種地的?”

老周頭就盯著外面不說話了。

劉老夫人正笑瞇瞇的和錢氏說話,“雍州要比京城涼一些,我們又住在莊子裏,要更涼快,正好躲過了秋老虎。地裏種了許多瓜果,到時候請親家母去地裏摘果子。”

錢氏笑著應下。

一陣馬蹄聲過,錢氏撩開簾子便正好看見滿寶一陣風似的騎著馬跑遠了,白善騎著馬緊隨其後,好一會兒白二郎才追了上來,她便半放下簾子和劉老夫人道:“滿寶這孩子越發調皮了,有時候我看著她騎馬都有些心驚膽跳的。”

劉老夫人則笑道:“幾個孩子這幾月都忙壞了,好容易有空閑出來,隨他們去吧,他們的騎術都是和大吉學的,再差也差不到哪裏去,何況大吉還時時跟著他們呢。”

孟氏正好也坐在一旁,聞言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劉老夫人周到,這車裏坐的每一個人她都照顧到了,錢氏也是八面玲瓏的人,倆人一應一和,氣氛好得很。

按說她的身份應該是和鄭氏交談才對,偏她就更和劉老夫人說得來,而小錢氏雖矮鄭氏一輩,倆人卻更說得來,主要是,彼此都同齡,也更有話題。

孟氏自然是和小錢氏鄭氏一起說話了。

立君和立如也是第一次離開京城去雍州,一路上就坐在車窗邊嘰嘰喳喳的說話。

大家說說笑笑的,不過半日功夫就到了白家的莊子裏。

莊子裏的管事昨晚上已經提前收到了消息,一早便叫人灑掃庭院和房間,將主子和客人們迎接進去。

劉老夫人招呼著他們住下,因為是鄉下地方,莊子裏的房間有限,所以需要不少人合住。

但不會有人嫌棄的,在場的,誰還沒過過艱苦的日子呀,再苦能有從村裏到京城的路上露宿野外苦嗎?

滿寶和立君立如一起住,白善則和白二郎一塊兒住,大家分好房間便住進去。

將行李一放,立即撒丫子就跑向莊子裏的果園了。

地裏的莊稼全收了,此時地裏正空落落的一片,只有一些瓜田還搭著架子,還有就是不遠處的果園了。

滿寶幾個跑進果園裏看果樹,此時正是吃棗子的時候,晚梨也有。

一群少年立即咋呼起來,叫道:“快看,這些青棗都可以吃了。”

“看上去還挺大的,不知道味道如何。”

滿寶立即蹦起來扯下來一根比較低矮的枝葉,摘了一顆道:“我替你們嘗嘗。”

眾人一起看向她,滿寶咬了一口,眼睛大亮,臉上都忍不住愉悅起來,都不用她說話,白善立即道:“是甜的,快拿桿子來打。”

大家便呼啦啦的跑了,和莊子拿了桿子,搶不到桿子的就去找了一根長棍子,大家就開始站在樹下打棗子。

才兩棍子下去,白善幾個就忍不住心痛起來,“你們倒是輕一些呀。”

周立君就蹬掉鞋子,擼了袖子道:“打什麼打呀,等著,我上樹給你們摘。”

周立學立即也丟了桿子,“二姐,我和你一起。”

於是也脫掉鞋子,跟在周立君屁股後面蹬蹬的上樹。

滿寶看了看他們,又低頭看了看自己的鞋子,然後看向白善,小聲道:“當官了是不是得穩重一點兒?”

白善已經在脫鞋子了,他道:“這兒除了自己人,沒人知道你當官了。”

滿寶一想也是,立即脫掉鞋子,和白善另外找了一棵看上去果子特別多的樹爬了上去。

白二郎也爬了,爬樹他雖然比不上白善和周滿,卻比周立學也不差多少的。

大家爬到了樹上,開始挑又大又熟的青棗往下丟,周立固他們就負責撿。

白叔平張大了嘴巴,老半天才緩過神來,他扭頭問周立固,“少爺,我,我是說,白善和你小姑他們怎麼還會爬樹?”

“這有什麼,他們還會下河呢,”周立固道:“我很小的時候他們就會爬了,好像是我四叔教他們的,因為這,我四叔還被我爺爺追著打了一頓呢。”

白叔平道:“我大哥都不會爬呢。”

因為白伯安從小也是被強按著要走讀書那一條路的,就算力氣更大,也更喜歡活動,但也不敢做這樣調皮的事。

沒想到少爺他們竟然能做。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