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5章 可能請不到

滿寶嚇了一跳,道:“我可沒想把職田變私田,那不是國蟊嗎?”

她道:“我就是想著,自己管理佃戶和職田,耕種得細致些,收獲也高些。以後我要是不當官兒,或是換了官職,換了職田,原先的職田是肯定要還回去的。”

劉煥道:“我也說你不是這樣的人,祖父倒是沒懷疑,只說職田的管理也繁雜得很,你要是願意自己管兒,只能先到戶部那裏去申請報備。”

白善便對滿寶道:“那多半就是可以了,後兒找了空我跟你一塊兒去。”

滿寶就轉了轉眼珠子道:“先生的職田就在我的左近,我們叫上先生一起吧。”

莊先生根本不操心職田這種事,他現在全部心神都在讀書和教授太子及三個弟子身上,職田這種事,不應該跟俸祿一樣,到了時間去領了他該得的那份就可以了嗎?

但滿寶信心滿滿,加上老周家也有不少人在京城,論種地,他們可比他厲害多了,因此想了想後便點頭。

然後道:“你們在宮裏出來不容易,既然你們已經在劉尚書面前提過了,那這件事交給我就可以了,我去戶部那邊申請辦手續。”

滿寶和白善都暗暗松了一口氣,畢竟是例外之事,倆人還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莊先生對他們笑笑,安撫了一下他們後便讓他們玩去了,將此事記在了心裏。

他之所以會主動接下此事,卻是為了打探得詳細一些。

對於職田的管理,他了解的也不多,但據他所知,職田一直是戶部管理的,每年夏秋收獲之後,戶部就會算好各人的租金產出,一並由戶部交付。

就是地方上的官員,衙門裏也有專人負責此事,只不過,相比於京官,地方上的官員大多都可以自己管理職田。

畢竟就在自己的轄下,特別的方便。

不像京官,職田已經輻射到雍州、商州、梁州等地了。

所以除了一些職田特別多的會要求自己管理外,大部分官員都是交由戶部來管理。

因為管理的成本也不少,還不如統一交給戶部,省去不少心力呢。

莊先生找到戶部時,戶部負責職田的官員只看了莊先生一眼便把兩張單子給了他讓他填寫。

然後道:“周小大人那裏還得用她的印章,確認是她本人的意思才行。”

莊先生一看便知道這是已經有人打過招呼了,他便笑著打探起職田的現狀來。

別看戶部管著大大小小官員的職田,但主管此事的官員品階並不高,只有七品,比莊先生略高那麼點兒。

因為莊先生是來申請自管的,他正好也要將一些註意事項與他說清楚,便趁機說了一下這職田的管理。

莊先生一臉沈思的回了崇文館,然後把滿寶叫到了跟前,當然,白善和白二郎正好也在吃午食,於是三人便一起被叫到了跟前。

“滿寶,你一共有千畝的職田,這麼多田地,你想好怎麼耕種了嗎?”

滿寶立即道:“不是有佃農嗎?到時候吩咐佃農就是了,我爹想親自去管呢。”

莊先生道:“可能會沒有佃農。”

滿寶瞪圓了眼睛,白善也驚訝的擡起頭,“怎麼會沒有佃農呢?”

“因為佃農難請。”莊先生道:“你以為戶部為什麼會這麼寬松,你們想要自己管理職田就立即給你們了?”

他道:“因為職田一點兒也不好管。”

豈止是不好管,簡直是費心費力還不討好。

別看職田多是良田,戶部的人說,佃農中根本沒多少人願意租種職田,“朝廷很少給他們良種和農具,租金卻是固定的,一畝地租在二鬥米到六鬥米之間,根據地肥情況來定。”

白善算了一下後道:“倒也合理。”

莊先生點頭道:“但這是必須給的,租種別人的土地,東家還有可能給些良種和農具,朝廷這邊卻什麼都沒有,所以他們不喜歡租種職田。”

“很多佃農都是被逼著租種的,所以你們要想自己管理職田,恐怕就很難招到佃戶了。”

滿寶道:“還得實地看過才知道啊。”

白善算了算日子後道:“再過幾日便是中秋了,聽說今年中秋有外藩來朝,會多放幾日假,不然我們去雍州看看?”

滿寶眼睛一亮,立即道:“好呀,好呀。”

就算不去看職田,去雍州玩一玩也是不錯的。

白二郎也想去,“反正也不遠,半日功夫就到了,我們還能在鄉下莊子裏多住幾天呢,聽說雍州的羊蠍子特別好吃。”

白善和滿寶更想去了。

還有許多話未來得及說出口的莊先生沈默了一下後幹脆將一本小冊子交給滿寶,“雖然職田交給我們自己管理了,但也是有要求的,比如與佃農所有租稅,定租不能超過六鬥米,分租不得超過六成。”

這也是朝廷保護佃農的唯一措施了。

滿寶應下,看過條例後和白二郎道:“竟然可以要六成的分租,可真黑呀,我以為大家都會要四成的,你家不就是一直取的四成嗎?”

“分地方的,”白二郎了解的不多,但每年都有莊頭來家裏匯報情況,所以他也聽了一耳朵,道:“有些地方我爹也是收五成的。”

滿寶好奇,“為什麼不一樣?”

白二郎:“我怎麼知道?要不回去以後我替你問問我爹?”

白善道:“因為地方不一樣吧,地肥也不一樣。”

他道:“羅江縣畢竟是自己住的地方,哪怕為了交好鄉鄰,也該少取一些租稅的,其他地方的話,薄地就少取些,肥地就多要一些,現在我家在隴州一帶收的租稅也多為四成,只有部分地方是五成。”

滿寶和白二郎聽得一楞一楞的。

“祖母說了,就算我們現在不住在隴州,那也是我們的故鄉,本家所在,還是應該經營好當地的。”白善意味深長的道:“兔子還不吃窩邊草呢,一般連自家所在的周邊都取厚租的,多半會長久不了,就是世家豪族,他們也得對自家周邊的佃戶寬容一些的。”

很現實的問題,但不知為何,滿寶心底有些發冷,她暗道:這不就是百科館裏一些書上寫的剝削嗎?

白善顯然也想到了,看了滿寶一眼後道:“你要自己管職田,對佃農們來說未必是壞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