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4章 沒資格

這個世界上再沒有比時間過得更快的東西了,在滿寶還沒把《針學》檢查完時,休沐日便到了。

然後他們就高高興興的呼啦一下出宮放假回家了。

一回家,滿寶就忍不住犯懶,於是就把已經檢查過的一冊醫書交給白善,“你幫我檢查一下錯別字吧。”

白善不是很樂意,他課業也很多的好不好,而且他還和朋友們約好了出去玩呢。

“殷或的‘病’應該好了,我們還說去看看他呢,你這不是醫書嗎?要不幹脆你把它們給你幾個學生檢查?”白善道:“不僅可以查錯字,也可以查一下是否還有其他的錯漏,你不是一直在教他們針灸嗎?”

白二郎也不想他們大好的放假時光是在家裏度過的,因此在一旁鼓動道:“就是呀,宮裏的內侍和宮女都叫他們紮了一個遍兒,聽說連侍衛都跑去找他們紮針了,應該學會了吧?”

滿寶便摸著下巴沈思了一會兒,然後立即轉身收拾東西,將她寫的三本醫冊拿了兩本,“走,找他們去。”

白善便跑回去給她拿帷帽,“等一會兒,我們順便出門玩去。”

難得碰上閨女放假,還想和閨女親近親近的老周頭過來時,滿寶他們已經跑沒影兒了。

鄭辜和劉醫女他們都在濟世堂裏坐堂學習,他們現在每天上午都會去一趟東宮,有時候沒有問題,自己就可以把病癥解決掉,有時候有問題,滿寶偶爾會過去。

過去時就會給他們解惑,不過去時就把問題累積著,基本上只要不出現特殊情況,滿寶都要往偏殿去一趟的。

反正都在東宮裏,離得也不是特別的遠,走上一刻鐘就到了,就當是散步了。

滿寶到時,鄭辜和劉醫女正一起占著滿寶坐堂的診室給人看病呢,才送走一個病人,後面就沒人了。

相比其他大夫的門庭若市,他們倆的診室就太冷清了。

滿寶探著腦袋看了一會兒,問道:“我看你們寫的脈案也沒什麼問題了,怎麼找你們看病的人這麼少?”

劉醫女甚是羞愧,恨不得把頭低到地裏去,鄭辜臉也微紅,小聲的解釋道:“他們覺得我們開的藥方不是那麼好。”

滿寶一邊翻他們的脈案和藥方,一邊道:“比不上才是對的,就是現在我也不敢說我開方就比丁大夫他們厲害的,慢慢來嘛。”

滿寶道:“你們別的地方比不上,可以從別的地方找補回來呀,比如三娘,你是女子,肯定會有女病人更喜歡選擇你來看病的。”

劉醫女就看向鄭辜,一臉的哀怨。

鄭辜:……

他遲疑道:“那我以後多往外走走?把診室讓給你一人?”

滿寶道:“你們真傻,輪著來就是了,而且你們現在也是有長處的,你們基本上每日都要進宮學的針灸不用留著幹什麼?一樣的價錢,你們還附送針灸,一次兩次就算了,次數多了,名聲打出去就有人願意來找你們看病了。”

明明是小小的人,偏做出一副語重心長的模樣,“你們現在還小呢,正是學本事的時候,所以別想著掙錢,針灸費的是針和人力,不費錢,所以可以可勁兒的造。”

鄭辜和劉醫女:……

倆人對視一眼後默默的點頭應下了。

滿寶提筆拿過治,根據他們的脈案重新開了方子,“你們可以對照著看一下,你們開的方子其實已經沒什麼問題了,再要進步就得學會自己琢磨了。”

“不過當下這件事不是最要緊的,最要緊的是你們幫我檢查一下這兩本醫冊可有錯漏之處。

倆人看到醫冊上大大的《針學》二字,嚇了一跳,“師父,我們能檢查這個?”

“有什麼不能的,這裏頭的東西你們都學過了的,要是有遇上不解的,更好了,回頭記下來我給你們講解,對了,還得檢查錯別字,回頭要雕印的。”

針學也是從最基本的醫理知識開始的,第一學年基本上都在學習穴位和一些基礎的醫理知識,之後才是具體的針法學習。

這些基礎的東西如果鄭辜和劉醫女都不知道的話,那是得重新的好好學一學了。

滿寶將重任交出去,然後就高高興興的和白善他們一塊兒去玩了。

這會兒天慢慢的沒那麼熱了,雖然今年京城附近幾座城都幹旱,但並沒有影響街上依舊有許多的攤販和遊人。

幾人約好了一起在書鋪裏見面,殷或因為一直病假在家,所以沒什麼忙的,一早便在書鋪裏等著了。

滿寶他們到的時候他已經翻了半本書了。

隱約聽見他們的聲音,他就將書放回書架上,然後和長壽一起出去。

滿寶仔細的看了看他的臉色,惋惜道:“你請了病假,也沒見你胖嘛,難道這八天裏你沒有吃好吃的嗎?”

殷或:“……沒有,反而因為突然不上學了,還有些不習慣。”

滿寶三人只剩下羨慕的份兒了。

白善往外看了一眼,問道:“劉煥怎麼還不來?”

殷或就指了書鋪對面的茶樓道:“我們上那兒等著吧。”

四人便轉移了陣地。

劉煥足足遲到了兩刻鐘才到,白二郎抱怨起來,他就灌了自己一杯茶水道:“這可不賴我,都賴他們倆。”

劉煥指著白善和周滿道:“我出門的時候正好遇見我祖父了,你不是讓我問職田的事嗎?我就問了,然後讓我祖父一頓削。”

白善好奇,“不懂就問,劉尚書為什麼要削你?”

滿寶:“就是,可以就可以,不可以就不可以,一句話的事兒,為什麼要生氣?”

劉煥本來覺得他祖父生氣是理所當然的事兒,但被他們兩個這麼一問,他再低頭這麼一想,還真是,他祖父為什麼要生氣?又憑什麼罵他?

劉煥瞬間挺直了胸膛,“對啊,我又不是給你們走後門,我就是不懂就問而已,這是請教呀。”

白善點頭,轉而問道:“劉尚書是怎麼說的?”

“劉尚書說這事也有先例,不過,”他努力讓自己表現出他祖父說這話時的意味深長,“不過最後好多職田都變成了私田。”

不僅滿寶三人,就連殷或都驚呆了,“職田為什麼會變成私田?”

“自然是有些人家種得久了,種著種著就變成私田了,當然,那些人家也不是一般人家就是了,所以朝廷官員雖然一直沒增長多少,但職田卻一直在擴張,就是因為每隔一段時間職田就要消失一部分。”劉煥對周滿道:“你嘛,暫時還沒有這個資格可以從戶部裏神不知鬼不覺的將職田變成私田。”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