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3章 角力

滿寶第二天去崇文館修書時才知道王老太太中風病倒的消息,是蕭院正告訴她的。

昨日王大人家的下人拿著帖子跑到了太醫院請陳太醫,陳太醫去了以後沒多久又來人請我,去了才知道老太太中風了。

滿寶便關心的問,“那老太太怎麼樣了?”

不僅滿寶,隔壁桌子修書的崇文館編撰們也豎起了耳朵。

“問題不大,但也不小,以後行走怕是有些困難,嘴巴也有點兒斜,好在還算輕微,慢慢養著,不動氣過個幾年還是可能恢復的。”

滿寶就好奇的壓低了聲音問:“老太太為什麼會中風呀?”

蕭院正意味深長的看了她一眼後道:“聽說是不小心摔了一跤。”

但是摔,還是氣的,太醫們又不是傻子,一摸脈也就差不多知道了。

不過這到底是人家的家事,他們是太醫,又不是言官,所以不能往外亂說的。

滿寶琢磨了一下,回過味兒來,撐著下巴道:“王大人很危險呀。”

蕭院正看她幸災樂禍的模樣,就伸手輕拍她的腦袋,“趕緊修你的書吧,你寫好的《針學》趕緊檢查完給書局送去,讓他們雕印出來,殿下已經給各地去了文書,選定今年大考過後太醫署便正式招考第一撥學生。”

滿寶精神一振,立即道:“這個速度快,您放心,不出三天我就能檢查一遍。”

蕭院正實在不怎麼放心,道:“你還是多檢查幾遍吧,我們是太醫,這朝上的事兒與我們關系並不是很大,你別總是想著聽別人的故事。”

滿寶應下,“知道了。”

王家的事兒到這兒算告了一段落,朝堂上連針對太子和崇文館的彈劾都少了許多。

實在是,王績為這事付出的代價有點兒大,不僅分家了,老母親還生病了。

要知道王績現在正處於事業上升期,這時候他母親若是有個什麼,那就得丁憂。

丁憂後能不能起復卻不一定了。

他要是王族長那樣的性格,自然樂得輕松自在不當官兒,可他不是啊。

所以這會兒他也不敢在老太太跟前晃悠,更不敢要求老太太留下和他一起居住了。

王太太在考量過後,還是決定等王榮和老太太的病好以後就帶著老太太回太原去。

王榮和王達兄弟倆則搬出王宅,另外找個宅子住下,在京城裏讀書,雖不曾正式宣布,但大家私底下都知道,他們兄弟倆這算是投了東宮門下。

太子就出了一個太醫,沒費多大勁兒就把這事兒消融,還從王氏那邊收攏了兩個人。

雖然王榮和王達將來未必有大成就,但那也是王氏的人,便是跑跑腿兒,或是給出些世家的消息,也足夠太子回本了。

不,就算王榮和王達什麼都不做,僅憑這一次太子收獲的名望就足夠了。

以前的太子多暴躁呀,現在卻已經願意派太醫去給彈劾他的言官侄子看病了。

雖然同樣鬧了人言官一個沒臉,但以太子以前的脾氣性格,他肯定不會派出太醫,反而會冷眼看著,等人一死,才好用死人和王績博弈呢。

雖然這一次不少人依舊看出了太子不安好心,可他們也不得不承認,太子越發仁慈了。

而對於君主來說,有仁慈之心是獲得臣子認可的一大要素。就連很少參與政治鬥爭的王族長都開始認真的考慮起大晉的將來了。

他們王氏是否也要在這奪位之爭中做一些傾向性的投資。

不少人都覺得王績和世家這一次是虧慘了,楊侯爺也是這麼想的,晚上吃飯的時候就忍不住談興,和兒子道:“王績這一次被罵慘了,打人這種事兒,做做樣子就行了,他想借這件事除掉長房嫡子,心思還是太惡毒了些。”

楊和書筷子微頓,蹙眉問:“父親也贊同他們彈劾崇文館不成?”

“我贊成做什麼,些許小事罷了,我們是忠於陛下,不搞這些黨爭,”楊侯爺瞥了他一眼道:“何況你現在就在東宮,我針對崇文館做什麼?”

楊侯爺雖然不太喜歡太子,卻對兒子很滿意,他才不會去做影響兒子仕途的事兒呢。

楊和書聽了就放心了,但他們楊氏同樣是世家大族,最近陛下和太子與世家的關系有些緊張,所以他忍不住私下找了父親叮囑,“父親,我們家和其他家不一樣,他們參與進這樣的事情中或還可帶著家族全身而退,但我們楊氏不行。”

因為宮裏有一位楊妃出自他們楊氏,五皇子也是我們楊氏的。

楊侯爺當然也知道這一點兒,點頭道:“為父不傻,自然都明白。”

楊侯爺想起了什麼,壓低了聲音道:“楊氏這邊自然是沒問題的,但崔氏那邊……”

他盯著楊和書道:“你媳婦最近和娘家走得近嗎?”

楊和書道:“父親,崔氏是個知書達理之人,她不會做有損我的事的。”

楊侯爺看了一眼兒子的臉,緩緩的點了點頭,表示明白了。

楊和書臉色微僵,他分明不是這個意思,不過這時候想糾正也不可能了。

他搖了搖頭,和父親行禮後告退。

崔氏正扶著腰在屋裏走路鍛煉和散食,看到丈夫回來便笑著迎上去,“夫君要不要喝茶?”

楊和書露出笑容,握住她的手道:“不急,你身子怎麼樣了?”

“越發沈重了,穩婆算了日子,說是再過一月左右就可以生了。”畢竟是第一次生孩子,崔氏還是有些害怕的,此時手被握住,她就忍不住和楊和書提了自己想了許久的事,“我想著到時候請滿寶來府裏幫我看一看,她接生也很厲害的。”

楊和書便沈吟道:“只是她在宮裏當差,怕是不好進出……”

見妻子輕皺眉頭,楊和書便道:“此事交給我吧,回頭我和殿下提一提,將她借出宮來。”

崔氏這才松了一口氣,連連點頭。

既然是要借她,楊和書自然要提前問滿寶一句,所以第二天進宮時就問了她一聲,滿寶想也不想便道:“好呀,我也許久不見楊夫人了,上次我給她摸胎位都挺正的,生產的問題應該不大。”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