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1章 好奇

滿寶一到東宮就忍不住和太子妃,及呆在太子妃身邊的明達長豫分享這件熱鬧事兒,一臉的惋惜道:“可惜我們看不著。”

太子妃沒好氣的瞥了她一眼,告誡道:“世家的熱鬧少看,免得不知什麽時候就傷到了自己。”

滿寶心頭雖然很失望,但還是點頭應下了。

主要是,她也沒別的渠道可以看不是?

她沒有渠道,但皇帝和太子有啊。

顯然,對於王家的這場熱鬧父子倆都很有興致,一個讓人去王家外面候著打聽消息,一個則是直接讓古忠去,“看見王子疾出來就把人請進宮來,說起來朕也許久不見他了,正好與他下一盤棋。”

古忠笑著應下,然後將伺候皇帝的事交給他徒弟,他親自去王家外面等著。

這一等就等到了下午,王家的這一場會從上午一直持續到了下午,共計三個多時辰。

王績臉色不是很好,卻還算恭敬的將王族長送出了門,古忠看著王績進去了,這才笑著從車上下來,笑盈盈的迎上王族長,躬身道:“王先生,陛下聽聞你來京,甚是想念您的棋藝,所以讓咱家來請先生進宮去下棋。”

王族長看了一眼他背後的馬車,笑著應了一聲,然後便上了馬車。

王族長面無異色的進了皇宮,心裏卻知道,王氏到底還是讓人看了笑話。

皇帝一點兒也不掩飾自己看笑話的動機,老早就處理完政事,然後就坐在院子裏擺弄棋盤等著。

太子也在一旁伺候。

王族長一進來,父子倆就齊齊擡頭看向他,然後皇帝就招手笑道:“子疾來了?快來看看朕新得的這盒棋子。”

王族長笑著上前,行禮後坐下,贊道:“這棋子入手冰涼潤澤,是不錯。”

皇帝便和他擺開棋盤下棋,下到一半才笑問,“聽太子說,你家二房的一個侄子傷口惡化了,還是請的周太醫去診治的?不知如何了?”

王族長腹誹,太醫是你的,他怎麽樣了你不比我更清楚嗎?

但他面上卻只能笑瞇瞇的道:“聽太醫說只要安心養傷就沒什麽大礙了。”

他遮掩道:“王績倒是一片好意,奈何下人刁鉆,所以讓王榮那孩子受委屈了。”

皇帝挑眉,扭頭和太子道:“朕記得王榮年紀也不小了吧,你那可有合適的職位給他做?”

他笑道:“朕看過禦史臺的彈劾折子,年少輕狂,誰年輕時不犯幾個錯誤呢,又不是什麽大錯,那孩子也是知錯能改的,他父親去的早,沒人給他考量仕途上的事兒,難得太子與他投緣,便在東宮裏找些事情做吧。”

王族長還沒說話,太子已經先應下了,然後道:“王榮有個庶弟王達也是不錯的,聽說他現在就在四門學裏讀書。”

王達是考進去的,這件事王族長也是今天才知道,本來他們那一房也有個恩蔭的名額的,王榮讀書一般,因此就把他爹恩蔭的名額一直留著,想留給他庶弟。

結果他庶弟年紀到了以後,不巧碰上王績的兩個兒子年紀也都到了,王績自己有一個名額,顯然是不夠的,因此全拿去了。

王榮兄弟沒辦法,只能先去了別的書院讀書,第二年王達才考進了四門學。

但到底比兩個堂兄弟差了一年,也落後了點兒。

王達求助太子的事兒他也知道,一開始他也有些生氣,族裏的這些事鬧到君前到底太過丟人。

他人就在京城,王太太若有心,大可以找他。

可經過了今天這一場分家大戲,王族長思量的更多了。

樹大分支,每一片葉子的朝向都是不一樣的,何況人呢?

作為族長,他只能把住家族發展的大方向,至於小的方面,各人有各人的緣法,隨他們去吧。

考量過後,王族長笑著擡頭道:“今日王榮一家倒是說要與我回太原去,但他們或許為仕途留下來也不一定,殿下可以直接去問他們。”

太子便笑問,“他們怎麽突然想回太原去了?我記得他們家老太太還在吧,分居兩地,老太太想兒孫了怎麽辦?”

王族長便笑道:“他們分家了,老太太和長孫過,京城,還是太熱了,春天的時候過來看看牡丹還行,其他時候還是太原好。”

王族長扭頭和皇帝道:“陛下也許多年沒回過太原了吧?”

皇帝點到即止,沒再詳問,悵然道:“是啊,許多年沒回太原了。”

雖然王族長很不想將族裏的這些丟臉瑣事外傳,但分家這樣的大事顯然是瞞不住的。

就算他們家裏人都不會往外說,但稍一打聽王榮一家分去的財產便能猜出大概來了。

就算是王太太為了家醜不外揚,已經約束家人和下人不外傳了,但滿寶他們去看病時,家裏下人忍不住的臉上喜色,加上悄悄收拾的箱籠,他們還是知道了不少。

這一天,王榮背上的傷開始結痂了,燒也都退了,滿寶再紮過一針後表示接下來就是內調和等外傷好轉了。

她對依舊趴著的王榮道:“你內傷還沒好全呢,所以這湯劑得繼續喝,我留下了方子,再喝上半個月吧,身上的傷口在結痂了,你最近別亂動,小心傷口再崩開,接下來皮會有點兒緊,還會癢,忍過去就好了。”

王榮基本上每天都要被周滿看一次屁股,他這會兒雖然依舊會羞臊,卻好了很多,他埋著頭低低的應下,聽到人走了才擡起頭來。

滿寶已經出去和王太太表示她從明天起就不來了。

王太太已經從寧大夫那裏知道她兒子的情況穩定下來,算是脫離了生命危險,因此特特的給滿寶打了一個大大的紅封。

托滿寶的福,同樣告辭回醫館的寧大夫也得了一個大紅封,並表示他明天一定會按時來給王榮換藥的。

然後兩人一起出了王家的側門,滿寶跟在寧大夫屁股後面上了他的馬車。

寧大夫默默的看著她,滿寶也默默的回望他,然後兩人齊齊笑開。

寧大夫輕咳一聲道:“我們說病人家的事到底不好,有違職業道德啊。”

“宮裏都傳遍了,我們悄悄的說怎麽了,又不會往外傳。”

寧大夫就好奇,“宮裏都傳遍了?”

滿寶點頭,“陛下還親自召見王族長問的呢。”

寧大夫這才沒了顧忌,壓低了聲音道:“我從王家的下人那裏聽說,王太太他們這一房一共分去了近七成的財產呢,連族田都歸了王榮。”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