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9章 解決二

嘴巴和舌頭還有打架的時候呢,王氏家大業大,你想每一個人都同心協力怎麼可能?”她道:“何況王氏也不是只有我們太原這一支,瑯琊郡、東海郡和中山郡,哪一個是好相與的?”

唐夫人也並不覺得他們做的有哪點兒錯,道:“本來嘛,陛下這事兒就辦得不地道,他想把他們隴西李氏放在頭名,也沒必要壓著我們幾家,往上數,隴西李氏不過是二三流的世家罷了。”

唐大人:“……現在我家連二三流都還不是呢。”

“那沒辦法,誰讓我就看上你這個人了呢?”

夫妻倆越說越偏,最後還是唐大人將話題掰回正軌,“這段時間的爭鬥我也看在了眼裏,說到底不過是有些人看不得太子一帆風順而已,王氏那邊是有了屬意的人選?”

唐夫人沒好氣的道:“你少與我打探這些,你也知道,我父親現在不當官兒,他雖是族長,卻也不能控制住每一個人,我也不知道績叔父是怎麼想的,也不感興趣,我就知道一件兒事,那就是嫁雞隨雞,所以我問你,你這心裏有屬意的人?”

“沒有,”唐縣令立即否認,“我是陛下的臣子,也只是陛下的。”

他樂呵呵的拉著唐夫人的手道:“你沒見長博雖在崇文館中當差,卻也是陛下的人嗎?”

唐夫人就冷笑道:“我是信你和他的,可別人未必信的,你最近還是少出門,少些應酬吧。”

唐大人立即應下,然後扶著夫人小心翼翼的回後院去了。

就是生死存亡的時候,一個家族裏都有意見行為相悖之時,何況世家之間?

別看他們此時因為太子而站在了一起,一出現對自己有利益相關的事時,他們也是可以暫時彼此對立的。

王績是三品言官,再進一步就是老唐大人的位置,不知多少人在盯著呢,所以此事一出,便有兩家同是世家的同僚上折子彈劾王績了。

折子送到皇帝跟前,皇帝很滿意,和古忠取笑道:“你說他們是對事不對人呢,還是只看利益呢?”

古忠不敢說話,只能低頭笑笑。

這種事只能見仁見智了,或許上折子的人就是單純的看不過王績如此薄待兄長侄子呢?

皇帝沒有批復這兩封折子,他壓了下去,決定等王氏自己的處理出來後再說。

王族長踩著夕陽進了光德坊王宅,他徑直去看了王榮。

王太太顯然沒想到族長來得這麼快,連忙帶著王達迎出來,王族長對她嘆氣一聲,“弟妹,榮兒怎麼樣了?”

王太太眼眶微紅,帶王族長去看王榮。

不巧,王榮剛醒來喝了一碗藥,現在又昏睡過去了,大夫們都說,他這時候睡著比睡不著要好。

滿寶幾人沒給他包紮傷口,一是因為面積過大,不好包紮;二則是因為現在天熱,上藥以後傷口通風顯得更重要。

因此對進出房間的人要求就嚴格些,再拿透氣的白麻布輕輕地蓋上以遮擋灰塵就可以。

王族長掀開麻布看了一眼他的傷,也給嚇了一跳,畢竟上午才片了不少肉下來,雖然及時上藥了,但這會兒也猙獰得很。

王族長額頭青筋跳了跳,普通的板子是打不出這種傷的,就算是力大,最多出點兒血,多半還是青腫,這種大面積的出血,只能是用那種大廷杖。

王族長輕輕的將布蓋了回去,低頭看了王榮半響,便扭頭對王太太點了點頭,轉身出去。

出了門他才有空打量起這院子來,發現角落裏掛著麻布,似乎是掛到一半,又似乎是取到一半,不由驚訝,“這是……”

王太太眼淚就撲簌簌的落,哽咽道:“昨天晚上大夫說榮兒不好了,我就讓他弟弟做了些準備,若是……也不至於讓他走得不安心。”

王族長臉色越發難看,正待說話,王績夫妻急匆匆的從隔壁過來了,顯然是收到了族長上門來的消息。

王族長將要說的話咽了回去,不怒自威的看著王績。

王績快步上前行禮,一揖到底後道:“大哥來了怎麼不提前說一聲,小弟也好出門遠迎。”

王夫人也上前行禮,然後就一把握住王太太的手,見她眼睛通紅,也不由眼眶一紅,然後就用帕子按著眼角道:“大嫂,榮兒怎麼樣了,現在陳太醫還在我們那邊院裏,要不您就讓他看一看吧。”

王太太將手抽回來,面無表情的道:“多謝弟妹了,還是讓他給你看看吧,你昨日不是病得下不來床了嗎?至於榮兒這邊,已經請了太醫院的周太醫來看,現在還有保和醫館和濟世堂的大夫看著,我已經安心了。”

王夫人面色有些尷尬。

王族長的目光就落在她的臉上,淡淡的道:“原來弟妹也生病了,那怎麼過來了,還是快回去養病吧,小心病情加重。”

王夫人連忙低頭道:“妾身的病已經好多了,那都是舊疾,歹一陣好一陣的……”

王族長輕輕地哼了一聲,直接問王績:“從前日到今日,你過來這兒幾次?”

王太太面上有些譏笑,王績張了張嘴,說不出話來,只能低著頭。

王族長便轉身道:“你隨我來。”

王績便給王夫人使了一個眼色,連忙跟著王族長走了。

倆人的年紀其實差不多,但在王族長面前,王績就是得站著,尤其是在對方生氣的時候。

進了前廳,屋裏只有倆人,連送他們到廳外的王達都只能候在外面,更別說下人們了。

因為只有倆人,王族長說話也更直接些,“為何用杖刑?”

王績連忙喊冤道:“大哥,你知道我的,我豈是那麼心狠的人,我是說了要罰他,卻沒想到下人竟是用了廷杖,榮兒那孩子也倔,竟是一聲不吭,不然我當時肯定要攔著的。”

王族長便瞇起眼睛看他,道:“王榮就快要醒了,你可要想清楚了,他被罰時你在不在,他總是知道的吧?”

他能封下人的嘴,還能封了王榮的嘴嗎?

王績張了張了嘴巴,低下頭去不說話了。

王族長見了便氣得一拍桌子,半響後才沈聲道:“把嬸嬸請回來吧。”

又不是小孩子了,兒子都快成年成親了,再說教不過是讓彼此難堪而已,還不如直接解決。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