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8章 解決一

唐夫人看過了王榮,本來她想去見一見王績這位堂叔的,但看到王榮後背和大腿上的傷以後,唐夫人便沈著臉離開了,沒有再去見堂叔。

王大奶奶抹著眼淚將唐夫人送出門,目送她的馬車走遠了便立即回身找婆婆,“母親,大姑奶奶她走了,沒有去隔壁。”

王太太沈著臉點頭,輕輕的給王榮扇扇子,“族長必定是要問的。”

王榮還昏睡著,留下的寧大夫被請下去休息了,這會兒屋裏只有他們一家人。

王太太沈默了一下後對王達道:“你去拿些麻布出來,就當是給你兄長沖一沖,說不定反倒沖好了。”

王達張了張嘴,遲疑道:“母親,這樣不好吧……”

王太太咬牙,“快去,這是沒辦法的辦法,你爹過得早,那時候你祖父母都還在,所以家裏沒分家。我們只能靠著我那點兒陪嫁艱難度日,如今你祖母萬事不管,出了這麼大的事兒,我們送出去的信到現在都沒回,也不知道是沒收到,還是不願意為你大哥回來。”

她道:“這一次,我們算是把你叔叔嬸嬸得罪狠了,就算過後面上再和善,心中的芥蒂不去,他們有的是辦法讓我們生不如死,還不如趁著這個機會就分出去。”

王太太抹著眼淚道:“要早知道留在京城需拿你們兄弟倆的性命去賭,我們還不如早早就回太原去,就算是清貧些,好歹還活得性命。”

王達也跟著抹起眼淚來,跪下叫了一聲,“母親。”

王太太道:“你哥哥已經這樣了,我們卻不能灰溜溜的回去,不然太原的那些宗親還不知道要怎麼看我們呢。”

她目光深遠道:“我們生在世家之中,也就外人看著光鮮,似乎沒人敢欺辱我們,但他們卻不知道,我們內裏欺辱的才狠呢,所以我們就算是回去,也得理直氣壯,有理有勢的回去,這樣他們才不敢隨便欺負了我們去。”

王達這才應下,去庫房裏拿了幾卷麻布出來開始裁剪。

唐夫人從光德坊王家離開後立即便一臉怒氣的回了崇遠坊王家見她爹。

她爹正優哉遊哉的沿著湖邊餵魚呢,看到閨女回來,立即招手笑問:“你怎麼有空到我這兒來了?正要與你說呢,我來京的日子也夠久了,擇日便要回太原了。”

王族長是王氏的族長,他並不在朝中任官,其實他當過的,只是族中事務繁忙,而且之前皇帝要重修氏族誌,崔氏的族長氣得辭官,便拉上他們幾個人一起辭官。

王族長覺得當官也怪沒意思的,皇帝又沒多禮遇他,於是便跟著一起辭了。

他高興了就從太原過來京城住一段時間,看看兒子和女兒們,不高興了就回太原去,自在得很。

唐夫人走到她爹跟前,沈著一張臉問,“父親,您知道績叔父打了榮堂兄的事兒嗎?”

“嗯?聽說過,因為那孩子縱馬踏青苗,怎麼了?”

唐夫人運著氣道:“父親,榮堂兄素來謹小慎微脾氣軟,他會縱馬踏青苗嗎?不過是馬失蹄踩壞了幾株,農人當時就補上了,堂兄當時也要做補償……”

王族長擡手止住她的話,笑道:“傻孩子,不過是朝堂博弈,難道你還要去找證據與他們分辨是非嗎?”

“跟外人是不用分辨是非,但族裏卻不能不知道,績叔父被彈劾本就不是榮堂兄的錯,說起來他才是受績叔父連累的。”

王族長皺眉,“他們是嫡親叔侄,乃是一家人,一榮俱榮,一損俱損,說什麼連累?”

唐夫人就面無表情的道:“可績叔父用廷杖把榮堂兄打壞了。”

王族長面色一沈,臉上的笑容徹底收起來,“你說什麼,王績打板子用的什麼?”

“廷杖!”唐夫人緊握著拳頭道:“我去看過榮堂兄身上的傷了,從後腰到大腿上,完全是杖刑的行刑樣子,哪裏是家常的打板子?我去的時候,人還昏迷著,中間那段兒都打壞了。”

王族長丟下手中的魚食,轉身便走。

唐夫人要追上,他便停下回頭道:“你回家去吧,你是出嫁女,這事兒不好插手太多,我自己過去看看就行。”

唐夫人停下腳步,想了想後點頭,“那我回去了?”

王族長點頭,蹙眉道:“你沒事少欺負些女婿,我上次看他額頭上似乎青了一塊兒,一問,他說是自己摔的,我一看就知道是你揍的。”

以前,每次唐鶴被打,別人問起來他都說是自己摔的,可一個大人,怎麼可能總是磕磕碰碰的?又不是兩歲小兒。

唐夫人:“……那就是他摔的!”

王族長一臉的不相信,唐夫人氣了個倒仰,那本來就是唐鶴摔的,前天下雨,花園的石子路有點兒滑,他非得躲起來要嚇她,結果自己一不小心踩滑摔了一跤碰到了頭,這都能賴她?

唐夫人氣呼呼的回了家,難得準時下衙回家正和兒子玩的唐大人看見了,抱著兒子就要轉身躲,卻被唐夫人眼尖的看見,叫住,“站住!”

唐大人抱著兒子轉身,將懷裏的兒子放下,討好的沖夫人笑了笑,牽著兒子上前,“夫人回來了?”

唐夫人哼了一聲,問道:“你今兒怎麼那麼早回來了?”

“沒什麼事兒了呀,幹旱已成定局,地裏的稻子多半都黃了,接下來就是收割的事兒了,等他們晾曬得差不多了才輪得到我們忙呢,所以為夫想著得趁著這段時間有空多陪陪夫人。”

唐夫人面色這才和緩些,摸了摸兒子的腦袋,讓人把他領下去玩兒,這才和他說了一下王績一家的事兒,道:“我父親已經過去了,明兒我再讓人送些藥材過去,滿寶說得過了三天才能確信是不是真的脫離了危險。”

她又生了些怒氣,“好好的一個人給打成了生命垂危,我都不知道績叔父是怎麼想的。”

唐大人皺了皺眉,拉著她避過所有下人才道:“怎麼,嶽父還對當年氏族誌的事耿耿於懷?”

唐夫人:“我爹早忘了這事了,他就是自己樂不思蜀,不喜歡當官兒,這才順水推舟的和崔氏站在了一塊兒。”

“只恐怕王氏其他房不這麼想吧?”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