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7章 發酵

王太太面色微冷,滿寶對她笑了笑後道:“太太有事兒就先去忙吧。”

王太太連忙回神,笑著應了一聲是,然後從田氏的手裏接過一個錢袋子塞在滿寶手裏道:“今日真是有勞周太醫了。”

滿寶遲疑了一下便推回去道:“太太客氣了,我也是奉命而來,既是奉命便是我的職責所在,當不得您的謝。”

王太太沒想到她會推辭,楞了一下後立即道:“我知道,太子對我兒有救命之恩,只是這也是我們誠心誠意謝你的,還請周太醫不要嫌棄禮薄。”

見周滿不肯收,王太太便失落的道:“還是周太醫看不起我們孤兒寡母的,門庭淺薄,所以……”

“這是哪裏的話,”滿寶連忙道:“我家還是鄉下出身了,怎會看不起別人?”

滿寶糾結了一下道:“就是,我奉命而來,再拿錢就不好了。”

王太太見她整張小臉都皺起來了,便是心情不好,此時也忍不住笑了起來,她強硬的將錢袋塞進滿寶手裏道:“這是我們謝周太醫的禮金,與您是不是奉命而來不相幹的。”

滿寶看了眼榮四,這才收下了。

王太太便趁機道:“明日還請周太醫再上門來看一眼,也好安我們的心。”

滿寶想了想後點頭,“我會和太子殿下說的。”

她出宮得要太子殿下的認同的。

王太太便松了一口氣,目送他們離開。

出了巷子滿寶便和榮四道:“去大明宮吧,然後你自己回皇宮,我傍晚走水路回去。”

榮四應下,便打轉馬頭走另一邊,然後才往前跑了一段,跟一輛馬車擦身而過時,才越過他們的馬車便停了下來,一人探出腦袋來叫道:“滿寶!”

榮四便勒住馬,滿寶也從窗戶那裏探出腦袋來往後看去,就見唐夫人從窗口那裏看她。

確定是滿寶,唐夫人便下車來。

滿寶也微微驚訝,“唐夫人,這麼巧呀。”

她也蹦下馬車。

唐夫人用扇子撐在腦袋上躲太陽,道:“巧什麼,這是我叔叔家,你是來看王榮的?”

滿寶遲疑的點頭,然後驚疑不定的看著唐夫人問,“王績是你爹呀?”

唐夫人:“……王績是我叔叔,準確的說是堂叔,我們家是大房,他們那一支是二房,王榮算我堂兄,他人怎麼樣了?”

滿寶嘖嘖搖頭,因為是唐夫人,她遲疑了一下還是道:“情況不是很好,估計要受不少罪,而且他傷到了筋骨,起碼得養上三四個月才能好,這還是接下來傷口不會惡化的情況下才行,等三天吧,只要三天過後,傷口有結痂的趨勢卻不化膿,他這才算是熬過性命這一關。”

唐夫人臉色一沈,“這麼嚴重?”

“可不是,比向朝當初過杖刑也不差多少了,不過向朝皮糙肉厚的熬過來了,你堂兄太細皮嫩肉了。”

唐夫人:……一個是世家公子,一個是常年奔命的亡命之徒,這個怎麼比?

她深吸了一口氣,扯出一個笑容問,“太子讓你來的?”

滿寶覺得這會兒這事肯定傳得大家都知道了,所以她也不隱瞞,直接點頭。

唐夫人便點頭道:“行,我知道了,還得多謝你來看他,以後還得多費心了。”

滿寶立即笑道:“好說,好說,那嫂子,我先走了?”

“走吧。”臨走前,唐夫人還塞給了她一包點心,是她帶去看王榮的,家裏廚娘做的,用料特別好。

滿寶喜滋滋的收下了,然後去大明宮。

她按照流程走了一趟,先看過太子妃,有空就去看恭王,沒空就不去,反正恭王就瘦身,看的是尚姑姑和恭王自己的自制能力,她去也就是看著對方受罪而已。

夕陽西下時,滿寶才從大明宮回到東宮,然後先去給太子回話,說了一下王榮的病情後才離開。

她一回到崇文館,大家立即呼啦啦的圍上來,封宗平甚至趕在白善前開口,“聽說你奉太子令去王家治王績的侄子去了?”

滿寶點頭,“你消息還真靈通。”

白善將人拉到身邊道:“你吃晚飯了嗎,還是先吃飯吧。”

“還是邊吃飯邊說吧,”封宗平道:“天黑後就要落鎖了。”

於是大家就在飯堂裏圍坐著看滿寶吃飯。

滿寶倒沒有不自在,她想了一下,她離開王家的時候,王太太沒讓保密,剛才她去見太子時,太子也沒叮囑,加上王太太當時罵人時嚷得那麼大聲,恐怕不少人都知道了。

於是滿寶也不再避諱,一邊吃一邊繪聲繪色的將王榮的傷描述了一遍,當然,順道把王太太和王績隔空叫嚷的話也描述了一遍。

眾同窗聽得唏噓不已,連年紀最大的李三郎都忍不住嘆氣道:“王大人出手也太狠了些,我們還以為都是意思意思打幾板子,再關在屋裏裝幾天就差不多了,誰知竟是用的廷杖。”

“說是縱馬踏青苗,但已經過去了四個多月,現在谷子都快能收割了,也不過是幾人的片面之詞而已,就算禦史彈劾,也不過是無關痛癢的罰一場而已,”程二郎道:“說來說去,還是王大人他們先前抓著我們不放,小事鬧大,陛下有些不太高興,才罰他閉門思過的。沒有什麼實際的罪名,最多思過十天半個月的就回來了,何苦來。”

白善忍不住道:“你們全是馬後炮,這會兒分析得頭頭是道,昨兒進宮時是誰幸災樂禍的?連我們都忍不住奚落和幸災樂禍,誰知道王大人心裏怎麼想的?為了更快起復,可不得下狠手懲治王榮嗎?”

趙六郎道:“可這也打得太狠了。”

白善就嘆氣道:“這就是心狠手辣了,不是自個的兒子,所以不心疼呢。”

這會兒皇帝也正在和皇後說呢,“……到底不是自個的兒子,為這麼件小事就把孩子打成那樣,也太心狠了。”

皇後問道:“那陛下打算怎麼做?”

皇帝想了想後道:“臣子家裏的事兒朕也不好插手太多,先看看王家是什麼意思吧,他們要是求朕做主,朕自然要公正一些的。”

皇後點頭,“再怎麼樣,也不可使用廷杖。”

皇帝深以為然。

晚安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