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4章 杖刑

兩輛馬車達達達的出皇城而去,然後一拐彎便進了崇遠坊。滿寶嫌棄熱,老早就把窗簾給卷起來了,看到車拐入自己熟悉的街道,便眨了眨眼。

可車還沒到她家就拐了一個彎兒,直接穿過崇遠坊到了後面的光德坊中。

最後車在一道側門前停下了。

王家庶子跳下車,小跑著過來請滿寶,一頭汗的指著道:“周大人裏面請,我大哥在裏面呢。”

滿寶忍不住看了他一眼,問道:“還不知道公子怎麼稱呼呢。”

“在下王達,王榮是我哥哥。”

王榮就是王績那個被打壞了的侄子了。

滿寶跟著人進了側門,一進去便是一個院子,有下人一早候著,見了人立即往院裏領。

滿寶還以為要去後院,結果進了一道門後發現這是一個獨立的二進小院,竟是獨門獨戶,病人就在小院的第二進裏。

一個很年輕的女子正站在廊下哭,旁邊站著一個奶媽抱著一個孩子,看到提著藥箱的周滿,她也立即迎上來,“是宮裏的周太醫吧?”

滿寶點頭。

她立即抹幹凈眼淚請她進屋裏去,“母親正等著呢。”

立即又丫頭撩起簾子,滿寶進到屋裏便聞到了濃重的藥味兒,一個中年婦人正坐在床前哭,屋裏還有兩個大夫。

滿寶一看到那兩大夫忍不住嗬了一聲,因為很熟啊,一個是丁大夫,一個則是鄭辜了。

滿寶盯著鄭辜看,“你今天沒進宮?”

鄭辜:“師父,徒兒昨晚上就在這兒了。”

年輕的女子管中年婦人叫“母親”,滿寶便知道她是王太太了。

王太太連忙起身對滿寶道:“周太醫,您看看我兒吧,他從昨晚一直燒到現在呢。”

滿寶連連點頭,放下藥箱,也不拿自己的脈枕了,直接把床上趴著的人的手拿過來放在丁大夫的脈枕上把脈,一邊把脈一邊道:“趴著把脈不太準呀。”

丁大夫看了周滿一眼,幹脆將蓋在病人身上的布料掀開讓她看對方屁股和腰上的傷口,“他躺不了。”

滿寶看到傷口,嚇了一跳,“怎麼這麼嚴重?這,這像是杖刑呀。”

只見王榮的後腰到大腿根部全被打爛了,可能是因為護理得不好,或是天氣太熱,此時傷口已經有些發膿,這又不是一兩道小傷口,而是一大片呀。

杖刑滿寶只見過一次,就是去年告禦狀時向朝被打的那一次,當時向朝也是動彈不得,傷得也很重。

可那會兒天氣已經偏涼,雖在牢裏,但醫藥也不少,加上向朝筋骨強壯,所以只低燒了兩次就有驚無險的過來了。

滿寶再看了眼他身上的膿,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他的額頭。

丁大夫壓低了聲音道:“從昨晚一直燒到現在呢,之前是保和醫館的大夫看的。”

因為周滿和鄭太醫的原因,濟世堂或多或少的被認為是親近太子的,所以王家一開始請大夫是繞開濟世堂的。

還是昨晚情勢不對,王家才去請了丁大夫過來,鄭辜是跟著來學習的,本來還以為是小癥,結果他們都在這兒耗了一晚上了。

滿寶摸過脈,又看過對面的臉色和嘴巴,這才去看保和醫館和丁大夫開的藥方。

滿寶提筆重新寫了一張藥方給王家,道:“去抓藥吧,這是內服的,我們來處理他的外傷。”

丁大夫看了眼滿寶的藥方,面上不動聲色,心中卻忍不住驚訝,只是幾個月不見,周滿開的藥方已經在他之上了。

丁大夫看著周滿,心中只余驚色,這樣的人,這樣的人,活該成功啊。

滿寶還在看向榮後腰和屁股大腿上的傷,頭也不回的問,“丁大夫,我們得清理一下他的傷口吧?”

鄭辜發現丁大夫在走神,便伸手戳了戳他,丁大夫瞬間回神,連忙點頭道:“啊,對,得把膿和壞肉清理掉,然後用三七粉敷蓋。”

滿寶卻想了想道:“單用三七粉怕是不夠好,再多拿幾味藥來。”

說罷又寫了一張藥方,讓王家去濟世堂裏拿,三人正忙碌時,有下人進來道,“太太,保和醫館的石掌櫃來了。”

王太太不想見人,兒子被打以後就是找的保和醫館診治,結果人越治越壞,她不打上門去就算不錯的了。

滿寶已經看過保和醫館的藥方,雖然不知對方最初情況是怎樣的,但她也治過杖刑,知道最初的藥方是沒問題的。

於是道:“太太不如讓人進來問問,或許對方找到了良方也不一定。”

石掌櫃沒找到良方,但他找到了治療外傷的一些新藥方,所以抱著藥來了。

寧大夫和他一起來的,倆人一進屋看到滿寶還驚訝了一下,她不是在宮裏當太醫嗎,怎麼出來了?

滿寶擡手和他們打招呼,聞到了一點兒熟悉的藥味兒,便聳了聳鼻子問道:“你們是不是把草參帶來了?”

石掌櫃頓了一下後點頭道:“沒錯,磨成粉了,我這還有葛根粉。”

滿寶便哎呀一聲,樂道:“我正想要它們呢。”

石掌櫃立即隨棍上,笑道:“我來給您幫把手吧,是要調制傷藥嗎?”

丁大夫看了他一眼後站到了周滿身邊,開口道:“我們正打算把王公子身上的傷處理一下呢。”

傷口現在一直是暴露狀態,石掌櫃也看到了,忍不住嘆氣,“是得處理處理。”

滿寶就邀請他們一起,道:“傷口面積太大了,就我和丁大夫兩個不知道要清理多久呢,石掌櫃和寧大夫一起來?”

石掌櫃這時候帶藥上門就是為了挽回名聲來的,自然願意,於是看向主家王太太。

王太太從布掀開後就一直在心痛,她好好的兒子給打成了這樣,這會兒聽見滿寶問,便擡起淚眼問,“這要怎麼清理?”

滿寶道:“得將膿都清理出來,還要將壞肉割掉,然後上藥,這樣才能好得快些,他這是內外交困,內裏的話,現在只能盡量降低溫度,一會兒藥熬好了先喝一劑藥看看,不行再換方子,但這外傷也得盡快處理,這傷您也看到了,要是處理不好,他這……”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