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3章 外診

易子陽等人陸陸續續的從遠處而來,還沒近前便看到宮墻前排排站著的五人,下馬或下車後就忍不住好奇的問道:“你們這是被罰了?”

白善直接丟給他一瓶潤白霜,道:“不是,等你們呢,打算一塊兒進去。諾,這是你們上次問的潤白霜,二兩銀子,不謝。”

易子陽也不以為意,一邊摸銀子一邊來回的看著他們,問道:“你們怎麼來這麼早?”

包括封宗平在內,四人齊齊的嘆了一口氣,站在一旁的立君什麼都沒說,沈默的接過易子陽的錢後就放進了荷包裏。

她覺得小姑父賣東西好快呀,比她想象的可快太多了。

好吧,這一嘆含義萬分,易子陽一下就領會了,他也嘆了一口氣,然後默默地將行李拿去給侍衛們檢查,也不急著進宮,和滿寶他們站在了一起。

侍衛們:……

突然有點兒生氣怎麼辦,你們到底進不進去?

侍衛們憤憤的檢查完,然後就把籃子放到裏面去,跟另外四件行李擺在了一起。

來的人漸漸多了,這一次,大家顯然都比往常提前了一點兒來,白善也不是碰見誰都丟一瓶藥膏的,他只選認為對方會要的人丟。

果然,每一個接到藥膏的都沒多問一句就掏錢,一個和他們不是很熟的同窗看見還多問了一句,“怎麼不給我一瓶?”

白善看了他一眼後問,“你不是已經娶妻生子了嗎?”

拿著潤白霜的封宗平等人感受到了被冒犯。

那同窗聞言笑道:“娶妻生子就不用在意儀容了嗎?來給我一瓶。”

周立君機靈的送上一瓶,於是都不等人都來齊,她帶來的一盒潤白霜共計十二瓶都賣出去了。

從頭到尾她說過的話不超過五句,這實在是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她將沈甸甸的錢袋拿出來放在了盒子裏,然後擡頭看向小姑和白善,一臉嚴肅的道:“小姑,你們快進宮去吧,我去前頭等著爺爺和五叔他們。”

一會兒還得去領祿米呢。

那算是自己的丟臉時刻,滿寶嘆氣道:“去吧。”

於是他們不再等剩下的人,直接轉身進宮去。

他們領了自己的行李往東宮去,才走到一半,趙六郎就提著自己的籃子飛快的趕來,叫道:“等一等……”

幾人停下腳步回頭看他,趙六郎追上來問,“潤白霜呢,沒我的嗎?”

白善眨眨眼,道:“賣完了,我下次給你帶。”

趙六郎就忍不住念叨:“明明是我問的,你竟然不給我留。”

白二郎嫌他吵,道:“這有什麼,回頭我的分你一半。”

趙六郎驚奇,“你之前不是不願意分嗎?”

白二郎道:“我這會兒沒那麼黑了,我就願意了。”

趙六郎心口一噎,看了眼白二郎的臉道:“其實也沒有白多少。”

“比你們白我就滿足了。”

幾人都不理他們二人,倒是走出了一段的滿寶想起來問,“趙國公的傷怎麼樣了?”

趙六郎就揮手道:“沒事,頭上的包已經消了,這兩天正在看王家的笑話呢。”

眾人嘻嘻哈哈的往崇文館去,都不覺得這事和他們有太大的關系了,事情發展到現在,已經是他們大人的利益之爭,他們只要聽大人的乖乖的在崇文館讀書就可以了。

他們這群太子的伴讀尚且如此,更不要說滿寶了,她都已經被罰過了,這事兒就算過去了。

誰知道才一天,太子就找了她道:“有個外診,你去不去?”

滿寶一臉驚訝,“我還能出外診?”

驚完了才想起來問,“什麼外診?”

太子笑了笑後道:“王家的,王績有個侄子你知道吧?”

滿寶幾乎是下意識的便想起來,“那個縱馬踏青苗的王家侄子?”

太子點頭,“王績把他打壞了,人現在有些不太好,你要不要出去看看?”

作為大夫,救死扶傷是她的本職的,滿寶當然可以去,但她覺得奇怪的是,太子怎麼會讓她去?

見周滿一臉的疑惑,太子便笑道:“想去就去吧,佛家不是說了嗎,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這畢竟是一條人命。”

滿寶便起身道:“好吧,那我去了。”

太子點頭,讓吳公公送她出宮,還給她從庫房裏拿了上好的藥。

滿寶一頭霧水的跟著吳公公往宮外去,問道:“吳公公,您跟我一塊兒去嗎?”

吳公公笑道:“咱家只能把小大人送到東宮門外,榮四會給您駕車的,王家的庶子正在宮外候著呢,您跟著他去就行。”

滿寶還是覺著奇怪,“殿下怎麼想起叫我去?宮中其他太醫出入不是更方便嗎?”

吳公公就笑道:“這是殿下的私情,不好叫其他太醫,而且王家母子也更相信小大人的醫術。”

滿寶就小聲問,“太子跟王大人和解了?”

吳公公壓低了聲音笑道:“您開玩笑了,太子是君,王大人是臣,君臣之間哪兒有什麼矛盾?不過是政見不和罷了。”

那就是沒和解了。

滿寶覺著更奇怪了,她拎著藥箱道:“我是大夫,只救人的。”

饒是吳公公身經百戰,這會兒都忍不住楞了一下,他看了眼周滿,又好氣又好笑道:“哎喲我的小大人,您都想到哪兒去了,殿下讓您去,自然是去救人的。”

他頓了頓,還是給周滿透了一下底兒,“王家的庶子求上門來,殿下不好拒絕,畢竟是一條人命,殿下就應下了。”

滿寶就松了一口氣,和吳公公保證道:“我會盡力而為的。”

不就是打屁股嗎,多半是青紫淤血了,或是傷到了筋骨?不過屁股上的肉多,應該不打緊的。

滿寶這麼想著,到了東宮門外,榮四已經等著了,接了她的藥箱便駕車出宮,在宮門口那裏又檢查了一下。

因為有太子的手令,滿寶是可以出宮的,到了宮外,躲在墻角的一個人立即飛奔上來。

滿寶撩起簾子看他不過比他們大幾歲的模樣,便道:“你要和我們坐車嗎?”

王家庶子看了一眼周滿後微微松了一口氣,立即道:“多謝周小大人,我家裏有車的,我們這就走。”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