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2章 買賣

因為起得太早,大家時間特別寬裕,吃完了早食還有空為醬的事兒爭一爭,但周立君等不及呀,她老早就抱了一大盒子的瓶子上車了。

見他們不走,不免開口催促起來。

三人這才收了醬料,塞到籃子裏,然後就上馬一起出門去了。

這會兒天才蒙蒙亮呢,坊市也才開沒多久,街上就沒幾個人,三人一邊騎馬一邊失望道:“這也太早了,我們能進宮裏去嗎?”

皇宮的大門開不開他們不知道,但皇城的大門是開了的。

但守門的士兵很是稀奇的看了他們一眼,但朱雀門這裏不用詳細檢查,基本上只需檢查一下進去的人員,確認沒有夾帶什麼陌生人員和武器進去就行。

這個時間,皇城裏除了凈掃大街的奴隸外就沒什麼人了,他們的馬車一路順暢的到了承天門門前。

守門的侍衛們看到騎在馬上的三人和白家印記的馬車,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一個侍衛直接擡頭看了一下天色,半響後無語的看向三人,“你們這來得也太早了吧?”

滿寶跳下馬,這會兒她吹了風,反倒精神起來了,道:“你以為我們樂意嗎?這不是家中長輩天沒亮就叫起了嗎?行了,檢查吧。”

白善將馬交給他們,這次他們不慌了,可以在這裏直接登記,由他們派人把馬送到東宮去。

馬很快通過檢查送入,然後他們便把各自的行李拿了下來排隊檢查。

這會兒就他們三個,時間也寬裕得很,於是大家都不急,侍衛們檢查得特別仔細,看到他們都帶了一個罐子,便打開,一股香氣便撲鼻而來。

侍衛們忍不住吸了吸鼻子,低頭看著這有些泛黑的醬料,“這是……”

“這是牛肉醬,”滿寶也吸了吸鼻子,道:“前段時間聽說有人家的牛老死了,這是用老牛肉的肉剁碎了熬的醬。”

侍衛們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作為經常只能吃工作餐的侍衛們來說,這個醬很有吸引力呀。

檢查的侍衛確定沒問題就立即把罐子給蓋上了,然後道:“你們家的廚子還有熬醬的手藝呢。”

滿寶就驕傲道:“這是我大嫂熬的,我大嫂會做的醬可多了。”

侍衛們帶著說不出的羨慕將東西檢查完了,然後示意他們可以進去了,結果三人卻沒動。

侍衛們總覺得他們籃子裏的醬香還總是從那裏面飄出來,於是道:“還站著幹什麼,進去呀。”

滿寶卻道:“先把東西放著吧,我們再等一等別人。”

周立君也從馬車上跳下來了,好奇的看了侍衛們一眼,然後就溜溜達達的跑到白善身邊,“小姑父,一會兒他們來了你幫我美言幾句呀。”

白善一臉嚴肅的點頭,表示一點兒問題也沒有。

白二郎道:“他才不會說好話呢,說好話還得找我。”

立君順勢道:“那二少爺,你也幫我說說好話呀。”

白二郎便道:“那你得換個稱呼,你都叫他姑父了,不得叫我師叔嗎?”

周立君便看了一眼個頭也沒比她高多少的白二郎,不太甘願,“他是跟著我小姑叫的,你憑的什麼?”

“我是你小姑的師弟。”

“那又怎麼樣,我不也在莊先生的門下上過課嗎?同一個先生,不論父子都是師兄弟,我最多叫你一聲學兄。”

白二郎:……

白善和滿寶撲哧一聲笑開。

白二郎覺得她太刁了,和滿寶道:“這樣一來,倒顯得我比你們都小了一輩兒似的。”

四人插科打諢,倒是越來越精神了,但侍衛們困呀,見他們一直站著不走,幹脆揮手把他們趕到一旁,別在這兒打擾他們打盹。

這會兒沒人來呢,他們也就趁著這會兒可以悄悄的瞇一下眼睛了。

等了許久,終於有同窗來了。

最先來的是封宗平,他這次回去也被祖父罰了一頓,甭管算不算大事,反正姿態要做出來。

而且作為剛成長起來的青年人遲到實在不是什麼好習慣,所以他被罰了。

今天便來得早了些,他以為他夠早的了,沒想到有人比他還早,而且還早這麼多。

白善看了一下豎著的日晷,道:“我們比你整整早到了兩刻鐘。”

封宗平從馬上跳下來,將馬丟給自家的下人,然後從家丁的手上接過行李,一臉無語的問,“你們來那麼早幹嘛?”

白善反問,“那你這次怎麼來得這麼早?”

好吧,大家家裏都有一個同款的家長。

封宗平也不急著進宮,問道:“既來了怎麼不進去?”

白善面不改色的笑道:“等你們。”

他打開立君抱著的盒子,從裏面拿出一瓶潤白霜丟給他,“你們上次問的潤白霜,二兩銀子一瓶,交錢吧。”

周立君張大了嘴巴。

讓她更驚訝的是,封宗平還真打開荷包拿出了二兩銀子給她,然後扭頭和白善笑道:“你還記著呢,我自己都快忘了。”

白善看著他黝黑的臉道:“我怕你說不到媳婦。”

滿寶和白二郎樂瞇了眼。

封宗平:……

他拿了藥膏,一並放到籃子裏給侍衛檢查,見他們不進,幹脆也與他們站在一處說話,“聽說了嗎,王績把他侄子打了一頓,聽說把屁股都打爛了。”

滿寶覺得屁股有點兒疼,小聲道:“這就能躲過彈劾了?”

“不能,但也是一種態度不是?”封宗平左右看了看,然後小聲道:“我祖父和我說了,讓我在崇文館就好好讀書,其他的事少管,唉,太子已經不是垂髫小兒,我們這些伴讀就只是陪著讀書而已,勸誡的事兒還是得朝中的大人們來。”

別說滿寶和白二郎了,就是白善都一臉的莫名其妙,“殿下在這事兒上有什麼值得勸誡的嗎?”

遲到是他們遲的,這就是一件兒再小不過的事兒,是大人們非得小題大做,借力打虎,牽連了太子,太子在這件事上有什麼需要改過的?

封宗平搖頭晃腦的要繼續說,陸續有其他同窗來了,他立即收了聲不說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