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1章 叫醒

甭管有沒有,反正老周頭楞是讓滿寶答應了下次進宮的時候一定要去問一問這職田到底能不能自個種。

滿寶耐不住老周頭提,只能應了下來。

她的假期不長,除去今天早上的聚會,到目前為止還剩下一天半,所以很是珍惜。

她覺得大嫂做的東西真是什麼都好吃,就是炒的豆腐渣都好吃得不行。

恰巧小錢氏看著滿寶覺得她瘦了,所以逮著空就餵她,餵她的時候就忍不住把跟在她身邊的白善和白二郎給餵了。

從回家的那一刻起,三人的肚子就沒空過。

滿寶一直念叨:“這是不對的,對身體不好,胃總是得不到休息怎麼行呢?”

但還是忍不住想吃呀。

就連白大郎都蹭著吃了不少東西,惹得鄭氏和劉老夫人道:“平時也沒虧過他們,怎麼就跟三輩子沒吃飽過似的?”

劉老夫人笑道:“容姨做的東西太精致了些,周大嫂做的東西味道還好,別說幾個孩子,就是我們大人都覺得好吃。”

鄭氏一想也是。

小錢氏做的許多東西都是平時他們不會做的,比如炒豆子,炒豆腐渣,東西雖粗,但她就是能把味道做得不錯。

滿寶不僅在家裏吃得飽飽的,臨進宮前,小錢氏還給她裝上了一罐醬料,道:“帶進宮裏去,可以絆著饅頭和白粥吃,多吃糧食也能長胖的。”

滿寶摸了摸自己好似又圓回來的小臉,道:“大嫂,我覺得這麼圓就可以了,再圓就不好看了。”

“胡說,圓臉有福氣,胖些才好呢。”

“像恭王那麼胖就不是福氣,而是病氣了。”

白善歪頭想了一下滿寶像恭王那麼胖的樣子,打了一個寒顫後將醬拿過去,“算了,你別吃了,我們替你吃好了。”

小錢氏立即道:“我給你們也準備了的。”

說罷,她連忙拿出另外兩罐一樣大小的醬料。

白二郎一見,立即高興的接過,嘴巴特別甜的道謝,“謝周大嫂。”

小錢氏便笑瞇了眼,她還是下意識的把白二郎當做村裏地主家的二少爺,“二少爺要是喜歡吃,下次我多給你做點兒。”

白二郎連連點頭。

難得過來送兒子出門的白老爺都覺得他丟臉。

滿寶也已經從白善手裏把罐子搶了回去。

老早坐在車上等著的周立君見他們還在磨嘰,便掀起簾子道:“小姑,你們再不走就又要遲了。”

三人因為上次入宮遲被彈劾處罰的事家裏已經都知道了,沒辦法,今兒就是領俸祿的日子,滿寶不說,家裏一去領俸祿也就知道了。

不過這次還真不是他們三個主動交代的,而是白老爺不知打哪兒知道了消息回來把白二郎揍了一頓,直把白二郎從東側院攆到了西側院,然後家裏就全知道了。

為了這事兒,白大郎也被罰著跪了半天,因為他在國子監裏上學,消息靈通,肯定老早就知道的,結果他竟然瞞著不告訴家裏。

白大郎一邊跪一邊腹誹,他不是看莊先生每日進出宮都一臉的淡然,一副不把這事放在心上的樣子,於是才沒說的嗎?

有本事找他,怎麼沒本事找莊先生?

莊先生和他們同在崇文館中,論消息,還能有誰比他更了解嗎?

老周頭知道這事兒時除了心痛就沒別的感覺了,錢氏則是有些害怕,拉著滿寶問道:“皇宮裏的大官會不會因為你遲到便打你?”

“不會,”滿寶道:“這種事兒也就罰俸而已,怎麼會打人呢?”

錢氏這才放心。

不過老周頭卻養成了一個習慣,每天天不亮就醒來,然後等著去叫滿寶。

今天是他們入宮的日子,所以他起得又尤其早,他起床的時候星星和月亮還在天上掛著呢,伸手只能看見模糊的五指,萬籟寂靜,誰也沒醒。

但他就是披著衣服站在了周大郎和小錢氏的門外,沖門裏喊道:“大郎,這時辰也不早了,該起了。”

周大郎睡得迷迷糊糊的,醒來確定是聽到了他爹的聲音,還以為他睡懶覺了,結果摸著黑起身往門外一看,月亮還掛在半空中呢。

老周頭還站在門外,看到只有他起來,便嫌棄道:“你起來有什麼用,叫你媳婦起來,今兒滿寶他們要進宮了,得早些準備早食,別跟上回一樣飯沒吃上還遲到了。”

他念叨道:“遲到一次扣兩個月的俸錢呢,整十二吊錢,哎喲,我的心呀。”

本來還有些抱怨的周大郎一聽到這個數兒,立即沒有怨言了,立即去把妻子搖醒,讓她起來做早食。

老周頭聽到了兒媳婦的聲音,便轉身心滿意足的找他閨女去了。

各個院門晚上是會落鎖的,但因為住的都是家裏人,所以不會加鐵鎖,老周頭拿著一串鑰匙就出門,直接打開正院的院門便進去,把滿寶叫醒後想了想,幹脆去東側院那邊把白善和白二郎給叫醒了。

三人起床時都是一臉的懵,滿寶更是直接坐在院子裏沐浴著星光半天才回過神來她做了什麼。

她擡頭看了看天上掛著的星星和月亮,最後一臉悲傷的去洗臉梳頭了。

同院子的周立君和周立如也被老周頭吵醒了,周立如是呆了半響,然後翻了個身就又睡著了。

立君卻在床邊做了半天,然後眼朦朧的也起身去洗漱了,還幫她小姑整理了一下頭發。

屋裏點了油燈,滿寶打了一個哈欠,眼角沁出淚花來,問道:“你起那麼早幹嘛?”

“我跟您一塊兒去皇城。”

“領俸祿嗎?沒到時辰吧,戶部還沒上工呢。”

周立君道:“不,我去等小姑父他們的同窗,然後再去領俸祿。”

滿寶呆呆的問,“等他們做什麼?”

“小姑父的好多同窗都想買潤白膏呢,只是我覺著他們怕是不好意思上門來,或是這兩日事忙忘記了,所以我決定直接送貨上門。”

其實是,生意還不算談妥,只是白善讓同窗們知道了一下他在用潤白膏,同窗們有些興趣而已。

但最近積累下不少庫存的周立君繼續銷貨,所以不介意提供更優質的服務,她要親自送到宮門口去給他們。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